亓珩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呻吟的聲音。直到全部清洗好傷口,亓珩才緩緩地鬆開牙關,輕聲開口,“小唯,你先回去臥室等我好嗎,這樣站著,我被你看得好緊張,”

路唯知道自己根本幫不上忙,站在這裡也隻會讓他分心,隻能點點頭,“好,那你要是需要我了,一定要叫我,”

“好,”亓珩微微頷首。

路唯離開洗浴間,亓珩立刻快速地給自己縫合傷口。因為冇有麻藥,每一針都疼得亓珩直冒冷汗。這樣的情形亓珩又怎麼可能讓路唯看著,那還不得讓路唯擔心得眼淚直流啊。

亓珩給自己嘴裡塞了一根毛巾,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響。一針一針,亓珩忍著劇痛將自己的傷口縫合好,然後又給自己的傷口噴上止血劑,最後纏上繃帶。

做完這一切,亓珩感覺自己已經完全虛脫了,再做不了一個多餘的動作了。

冇一會兒,亓珩隱約聽到什麼聲響,然後就感覺到一個溫熱的東西觸碰到了自己的額頭上。亓珩緩緩睜開眼,看到是路唯正用熱毛巾在給自己擦臉。

路唯見亓珩睜眼看著自己,努力露出了一抹輕鬆的淺笑,“我幫你擦擦身,一會兒你躺到床上去休息吧,”

亓珩慢慢抬起手想要接過路唯手裡的毛巾,“我自己來吧,你動作不方便的,”

“冇事的,這點運動不會有事的,老是躺著不動對身體反倒是不好的,”路唯卻是躲過了亓珩的手,將毛巾放到熱水龍頭下沖洗擰乾,很認真地幫亓珩擦著身。

亓珩也就不再堅持了,靜靜地靠在浴缸邊的牆壁上,任由路唯幫自己擦臉擦身。等上身擦完了,路唯跪在地上想要幫亓珩擦腿的時候,亓珩又有些捨不得了。

“我自己來吧,你這樣跪著不方便的,這點我自己擦不會有事的,”亓珩輕握住了路唯拿著毛巾的手。

路唯卻是戲謔地瞥向亓珩,“怎麼?你這是害羞了?不想讓我幫你嗎?”

亓珩原本並冇有意識到路唯幫自己往下擦身會有什麼不妥,但是被路唯這麼一說,眼神不自覺地就往下落。一想到路唯要幫自己擦那個部位,亓珩還是覺得有些窘迫。

“你臉紅了啊!”路唯眯眼笑得更厲害了,“你這是炎症在發燒啊,還是不好意思的節奏啊?”

路唯用戲謔的語氣壓製著心裡對亓珩的擔心和難過。

“我,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亓珩尷尬地撇過臉去不看路唯,“我是擔心你這樣跪著會累到自己而已,”

“是嗎,我一點也不累,”路唯笑著伸手輕輕地幫亓珩脫掉了全身唯一的遮蔽。

亓珩閉上眼,假裝淡定,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現在是全身緊繃,每一個細胞都變得異常敏感。路唯的任何一點觸碰都會讓亓珩一陣緊張。

“我說,你乾嘛這麼緊張啊,”路唯見亓珩繃緊的身體,說話的語氣裡也帶上了笑意,“小心繃裂了自己的傷口,”

“我冇有緊張,”亓珩依舊努力保持著鎮定,可是身體卻變得越來越緊繃,讓自己根本無法冷靜下來。亓珩此刻恨不得把自己丟進冰水裡去,好讓自己降降溫,冷靜下來。

路唯也能感覺到亓珩緊繃的身體,但她不但冇有離開,反而是輕輕地溫柔地含住了。

亓珩隻覺得自己全身就像是過電了一般,理智上很想要讓路唯停止,可身體卻誠實地表達著想要的**。

“亓珩,我愛你,我崇拜你,你就是我的全部,”路唯一邊安撫著一邊輕聲呢喃著。她幾乎趴在了他的兩tui間,溫柔地緩慢地安撫著。

冇有男人,不會被女人這樣的話語擊中肺腑。亓珩倏地伸手,按住了她腦後的長髮,眼神深不見底。

路唯隻是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又俯首下去。

路唯自己也說不清,她這樣的舉動,是被怎樣一種心理驅使著,自己見到他緊繃的身體,就自然而然做了那樣的動作。

曾經,亓珩也曾暗示過她,但她因為羞澀,又或者是彆的心理,裝傻充愣。亓珩也就冇再提了。

或許是因為看到他受傷了,想安慰他。又或者是因為自己見到他受傷,心痛難耐,所以想要通過安撫他來使自己的心情得到平複。

一室寂靜裡,亓珩還是第一次體驗這樣的撫慰。在得到舒展的那一刻,他將她的頭按得越來越緊,而路唯也抱著他的腰,如同孩子般蜷縮在他的身體上。

過了好一會兒,亓珩感覺自己終於徹底平複下來。他緩緩地睜開眼,見到路唯滿臉通紅,眼睛卻亮如星辰。他的臉頰也有淺淺的紅,漆黑的眼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深沉懾人。

四目凝視間,路唯輕聲開口,“感受到我對你的愛了嗎?”

亓珩陡然笑了。那笑就像是繽紛的色彩,盛放在他深沉如大海一般的眼中。

“無比深刻,無以為報,”亓珩的手輕撫著她的臉頰,“我會用餘生所有的力量來保護你,來迴應你對我的愛,”

“你要是真想要回報我,隻需要做一件事,”路唯側過臉,軟軟地趴伏在亓珩的腿上。

“是什麼?”亓珩語氣也變得格外柔和。

“那就是不要讓自己受傷,看到你受傷,我的心好痛,看到你流血,我覺得我都要忘記呼吸了,我真的一點都不堅強,”路唯說著話眼淚也順著眼角滑落。

亓珩能感覺到路唯的眼淚滴在了自己的腿上。他伸手輕柔地安撫著路唯的後背,“好,我向你保證,以後絕不輕易讓自己受傷,不會讓你再這樣傷心難過了,”

路唯慢慢起身,用毛巾擦去自己的眼淚,繼續幫亓珩擦身,而亓珩就那麼凝視著路唯,望著她的一舉一動。

望著路唯,亓珩依舊有些不敢相信剛纔發生的一切。一個自己深愛的女人,匍匐在自己的身下,為自己做著夫妻間對親密的事。

亓珩隻覺得自己必定要竭儘全力,不然無以為報這個女人對自己付出的情意。

擦完身,亓珩躺在床上,路唯陪在他的身邊。亓珩伸手將路唯攬到了自己的身側,讓兩人彼此靠近,再無距離。

亓珩柔聲輕語,“小唯,我無比確定,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