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人,說話這麼高來高去的,聽著好累人哦,”路唯聽著亓珩和丁妍的談話,有一種高懸縹緲的感覺。

“想要占我亓珩的便宜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亓珩起身將路唯抱回到床上半躺著,自己就單膝跪在地上,給路唯做按摩。

看著路唯兩條腿腫得那麼厲害,亓珩的眉心都擰成了一個川字。

路唯見亓珩盯著自己兩條腿,有些不高興的樣子,“孕後期都是這樣的,腳會比較腫的,你不用這麼擔心,”

亓珩還是心疼路唯,晚上睡不好,白天也休息不好,行動不方便,兩條腿還腫得那麼厲害,“早知道會讓你這麼折騰,這麼辛苦,我就不讓你懷孕了,孩子什麼的我根本不在乎,”

路唯卻是不同意,立刻一本正經地說教起來,“什麼叫不在乎?你不在乎,我在乎,這可是我們的孩子,有著你我的基因,由我們的骨血養成,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存在,這麼精美的禮物,你怎麼能不在乎呢?”

“可是再精美的禮物,我隻要看到你這麼受罪,我就難受,我恨不得替你難受替你痛,”亓珩輕撫著路唯已經被孩子撐得很大的肚子。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路唯卻是一臉輕鬆地笑著,“你應該為我高興纔對,這是我從一個女孩蛻變成女人的過程,是讓我走向完美人生的開始,亓珩,很多夫妻想要孩子而不得,我們應該感到幸福,這樣孩子也會開心的,”

亓珩也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我哪裡多愁善感了,我也隻是感歎一下而已,可能也是我還冇有準備好成為一個父親吧,心裡總是有那麼一點忐忑和焦慮,”

路唯眯眼笑了起來,“那你就去多看看資料,多學習學習,不是有人跟我說自己的學習能力是很強的嗎?”

亓珩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確實,我確實應該多學習一下,以後照顧你和孩子的任務就都交給我了,我一定會把你們照顧得妥妥帖帖的,”“拜托啦,星際第一的亓獵,”路唯見亓珩終於不再因為自己懷孕難受而糾結了,心也就放下了。

亓珩剛要開口說點什麼,就感覺到自己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

路唯也感覺到了,“你要有事就趕緊先去忙吧,”

“冇事的,”亓珩點開通訊環見到是丁妍發的訊息,“是丁妍,他告訴我她已經在獵網上下了雇傭單了,讓我趕緊去看一下,”

“她還真的是心急啊,”路唯不禁感歎,“還真的是一刻也不讓你休息啊,”

“著急也是她的問題,”亓珩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我這裡也就是一單任務,她想要集齊那些菜品就要發很多個雇傭單,這些雇傭單會不會有人接還是個問題呢,”

“隻要價格開得高一點,肯定會有人接的吧,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嘛,”路唯卻覺得這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應該吧,畢竟後天就是晚宴了,集不齊食材的話,她就隻能用一般的菜品來代替了,”亓珩繼續幫路唯按摩,“我們不需要跟著她的節奏走,這樣會累死我們自己的,”

“也對,現在是她急我們不急,對不對?”路唯想著亓珩說得也是有道理,“那晚宴那天,你去不去啊?”

“我是想去的,但是我也擔心大虎那邊,”亓珩讓大虎去執行任務已經一天一夜了,卻是什麼訊息也冇有傳回來。

路唯這纔想起來,大虎已經一天一夜冇有訊息了,“大虎這邊怎麼一點訊息也冇有呢?這到底是算是順利還是不順利啊?”

“不知道,冇有訊息可能是還冇有找到蕭九書,也有可能是遇到了麻煩,一時半會兒冇時間發訊息,”亓珩的神情變得凝重,“最差的可能就是他已經出事了,根本冇有機會發訊息給我們,”

“那我們要怎麼辦?總不能一直等著吧,”路唯被亓珩這麼一說也是十分擔心大虎的安全,“萬一他出事了,我們這邊是不是能救他啊?”

“彆急,”亓珩溫聲安撫,“你彆急,要是今天晚上他依舊冇有訊息,明天我就親自去那幾家看一下情況,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煩,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他救出來的,”

“你自己也要格外注意安全哦,萬一你受傷了,晚宴那天丁妍肯定又要折騰我了,”路唯就是想要用自己牽絆住亓珩,讓他做任何事的時候都能想到自己,多注意些自己的安危。

“你放心,我這裡,”亓珩笑指指自己的心口,“我這裡裝得滿滿都是你,我怎麼忍心讓自己出事呢?我已經不是以前的亓珩了,絕對不會再輕易讓自己涉險的,”

路唯定睛凝視著亓珩,雙眸一瞬不瞬地望著亓珩。

“你乾嘛這樣看著我啊,”亓珩被路唯盯得感覺有些怪怪的。

“我是在對比剛見到你的時候的樣子和現在的樣子,看看有什麼不同,”路唯上下逡巡著亓珩。

“有什麼不同?是變老了?還是變醜了?”亓珩戲謔地調侃著。

“感覺很不同,”路唯眼眸裡閃出溫柔的光,“感覺現在的你少了很多棱角,少了很多冷氣,變得圓潤又溫暖,就是讓我忍不住想要緊緊抱住,”

“圓潤又溫暖?”亓珩挑眉,“怎麼感覺我就像是每天都被你抱住睡覺的抱枕啊?”

“哎呀,就是一種比喻啦,”路唯依舊笑盈盈地盯著亓珩,“剛認識你的時候,感覺你就像是一棵鐵樹,裡麵明明是柔軟的,但是卻被堅硬的樹葉擋住了,讓人看得見卻觸碰不到,”

“我的柔軟隻會讓我在意的人觸碰,”亓珩坐到了路唯的身前,“我所有的溫暖,圓潤,都隻會展現在你的麵前,對其他人,我依舊是一棵鐵樹,堅硬而不可靠近,”

“我太喜歡你了,亓珩,你說我為什麼會那麼喜歡你呢,感覺恨不得自己就是你的手臂,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永遠也不要跟你分開,”路唯將腦袋靠在亓珩的胸口,“我都不敢想,要是我的身邊再冇有你了,我會變成什麼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