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我還在想要是你的那個係統又給你釋出什麼任務,你完不成可怎麼辦,”亓珩聽了路唯的話也就安心了。

“大不了再回到一星而已,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了我們的孩子的,”路唯眯眼笑指指自己的孕肚,“有你在,我還怕完不成任務嗎?”

“那是,有我在,保證任何任務都能順利完成的,”亓珩說著笑著,心裡卻是無比感激這個心思剔透的女人,無論自己說什麼,她都給自己一個安心。

“這個,”路唯發了兩個菜品名稱給亓珩,“一個改成清湯豆腐,一個改成琉璃魚骨,就這兩道菜吧,”

“名字很一般啊,”亓珩看著菜名也猜不出這兩道菜有什麼奧妙。

“名字一般,可做法不一般哦,”路唯解釋起來,“清湯豆腐這道菜的工序很複雜,說是清湯其實是彙聚了十多樣山珍熬出來的湯頭,而這豆腐嘛,也不是一般的豆腐,著豆腐裡麵是夾心的,夾的是十種海味熬出來的凝脂凍,一口咬下去,湯汁就會從豆腐裡麵流出來,”

亓珩聽得眉毛高高揚起,“還有這麼神奇的菜呢!”

“那是啊,這可是很考驗功夫的一道菜,而且食材想要集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路唯呲牙笑著,“這就要靠你了啊,亓獵,”

亓珩會意地笑點點頭,“那這第二道菜呢?食材也很麻煩嗎?我看你寫的是魚骨,應該不是很難弄到吧,”

“這道菜的精髓就是魚骨,而且不是什麼魚骨都能做成這道菜的,”路唯煞有其事地說著,“這道菜要用的到的魚骨必須是深海裡的海魚的頭頂上的一塊魚骨,俗稱龍骨,最好是要那種大型海魚的魚骨,不然做出來的菜品是不成形的,根本不能看,”

“明白了,”亓珩點頭,“這個確實不容易,但是我覺得菜名還是有些平淡,丁妍應該會覺得我們是在敷衍她吧,”

“你把我剛纔跟你說的做法簡單地描述給她,相信她會明白這兩道菜裡的奧妙的,”路唯卻覺得丁妍是這方麵的專家,不可能不懂這兩道菜的價值的。

“你還真的是菜品寶庫啊,什麼樣的菜品你都能想得出來,”亓珩也不得不感歎路唯這個腦子真的是個無價寶,難怪丁妍要盯著路唯不放。

“這都要感謝那個係統,”路唯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腦子裡有這麼一個係統是一件挺不錯的事。

“以前你一直叫人家蠢係統,現在又覺得人家好了?”亓珩笑睨著路唯。

路唯聳聳肩,“蠢是蠢,但是有用還是挺有用的,”

亓珩將路唯改的兩道菜發給了丁妍,而丁妍見到這兩道菜的第一感覺就是路唯這是在故意難為自己嗎?

那道清湯豆腐裡要用到十種山珍和十種海味,雖然不難找但是還是需要花些時間的,而第二道菜的魚骨卻是必須要到白沙海星纔有可能找到,這一來一去的時間上也是很難把握的。

思來想去,丁妍還是決定先找亓珩問問情況。

聽了丁妍的話,亓珩卻是很淡然地開口給了丁妍一個建議,“其實你可以找星際獵人幫你啊,多找幾個獵人同時幫你找食材,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的,”

亓珩的話猶如醍醐灌頂一般,讓那個丁妍豁然開朗,“我怎麼就冇有想到呢,真的是傻了,不過呢,”

丁妍也不想放過亓珩。

“不過什麼?”亓珩猜測丁妍這是想要讓自己做什麼了。

丁妍可不會放過這樣一個能利用亓珩的機會,“我想著,山珍海味什麼的就讓一般的星際獵人去找,那魚我還是想要拜托亓獵幫我去找,而且根據那道菜的做法,一條魚也就隻能做一份,那麼按照那天晚宴的人數,至少需要八條那樣的魚,我覺得一般的星際獵人應該是很難找到的吧,”

“實在不好意思,最近我一直要照顧小唯,小唯的身體並不是很穩定,所以我也不敢帶著路唯到處飛行,”亓珩自然是不能輕易答應了丁妍的,必須要讓丁妍將這件事算作是自己賣給她的一個人情。

“其實我覺得小唯一直住在飛船裡對身體不是很好的,如果亓獵不介意的話,我覺得小唯可以住到我那裡去,我的彆墅距離醫院也近,萬一有什麼情況送醫院急救也方便,你說呢,”丁妍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如果能將路唯捏在自己手裡,那麼亓珩還不得乖乖聽自己的。

亓珩冷嗤,“你的算盤打得也太明顯了吧,三歲小孩都能看出你這是想要拿路唯來鉗製我,我會傻到讓你利用嗎?更何況,我跟小唯說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以後絕對不會再分開了,”

“我也是好心關心路唯,亓獵你也不用這麼小人之心吧,”丁妍自然是不會承認自己是有利用之心的。

“我承認我就是一個小人,並不是什麼君子,不然我早就死了幾百回了,防人之心不可無,就算是我多心了,你也就多擔待吧,”亓珩的語氣冷冽而強硬,“你需要我幫忙,就應該有一個幫忙的態度,不是嗎?”

丁妍終於聽明白了亓珩話裡的意思。原來他是想要自己求他幫忙,讓自己能欠他一個人情。

“亓獵,你需要我做什麼儘管說,我能幫你的也一定出手,”丁妍卻並不想向亓珩低頭,她可是丁家的家主,掉價的事自己可是不能做的。

亓珩嘴角微勾。他冇有想到丁妍居然是直接跟自己提出了交換條件,不想讓她自己低自己一頭。

“我讓你做什麼,你都願意幫我?”亓珩開口試探,眼眸犀利地盯著丁妍。

“力所能及,義不容辭,”丁妍也不會把話說死。

“果然不愧是丁家家主,說起話來也是滴水不漏啊,”亓珩訕笑,“那我也就隻能儘力而為了,大家都彼此心照不宣,你說呢?”

“亓獵怎麼可能讓自己做虧本的買賣呢,”丁妍心裡很清楚,自己這次的晚宴想要成功就必須要得到亓珩的支援,所以說話多少還是留了一點餘地的,“隻要亓獵儘力而為,我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懈怠的,”

“好,那就一言為定,”亓珩也見好就收,“你隻要在獵網上下雇傭單,我一定會接單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