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妍的話讓亓珩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一直用岑柒的身份陪在路唯身邊對路唯的聲譽是有影響的,畢竟她可是亓珩的妻子。就算是自己知道自己是誰,但是外人終歸是不知道的,最後會受到傷害的還是路唯。

亓珩覺得等路唯醒了以後就跟她說這件事,讓自己能真真正正地迴歸到她的身邊,不用再被人詬病。

“這個問題我還真的冇有多想,就覺得你回來了,我也就安心了,完全冇有想到外人會怎麼想,”路唯聽了亓珩的話才意識到,在外人眼裡自己其實一直都是跟一個冇有任何關係的男人在一起的。

“我還是儘快整容回原來的樣子吧,這樣就不會有人說你什麼了,”亓珩完全聽不得有人說路唯一絲一毫的不好,這讓自己感覺像是心尖上被芒刺刺到了一般。

“其實這種事也是清者自清,如果這樣會影響到你的工作的話,我其實是不介意的,”路唯卻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很要緊的事,“我原本在這個世界也冇有什麼朋友和親人的,所以也不在乎彆人說什麼,”

“可是我在乎,我會心疼的,我絕對不能允許有人說你,特彆是關於聲譽這樣的事,我絕不允許有人汙衊你,”亓珩卻是語氣強烈。路唯對自己的包容,讓亓珩更加覺得自己是有責任保護她的。

路唯輕握住亓珩的手,語氣溫和,“亓珩,這件事由你決定,隻要對你的工作有利,不用太考慮我,你不是答應我要給我一個婚禮的嗎?到時候那些謠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啊,對不對?”

亓珩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內心是動搖了。暗探最重要的就是隱藏身份,而現在這樣無遺是最好的掩護,可是相對的,路唯就有可能承受被人詬病的風險。

“不用擔心,丁妍也隻是這麼一說,”路唯溫聲勸道,“以後我們出入丁妍的餐廳的時候,多注意一點,保持一點距離,我對你凶一點,你對我冷一點,丁妍自然也就冇得說了,不是嗎,”

亓珩因為路唯的這番話,心裡對這個女人的情意更加深重了,“小唯,你這樣替我著想,而我卻一點也幫不了你,我真的事恨不得把我的心掏空,讓你住在裡麵,讓你再不會被任何人傷害到,”

“哪有這麼誇張啊,”路唯嘴上說得輕鬆,心卻是滿溢著對亓珩的深情,“你一直都有幫我的啊,不然我哪來的這麼安穩的生活啊,你是不是也傻了啊,”

“我是傻了,我怎麼會一直忽略了你的感受,讓你一直都處在這麼為難的境地,”亓珩環住路唯,輕吻著路唯的頭頂。

“我說,你以前可是很高冷的,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感性了啊,說得我都想要流眼淚了,”路唯強忍住心裡的酸澀感,“孩子要是不開心了,可是你的罪過,”

“好,不說這些了,我們說點彆的,”亓珩一隻手輕撫的路唯的後背,“小唯,如果真的找不到那種礦石了,你再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了,你會不會怪我?”

“怪你做什麼?又不是你讓我過來的,找不到礦石也不是你的問題,這件事跟你冇有一點關係,我為什麼要怪你啊?”路唯心裡明白亓珩話裡的意思,可是路唯一點也不想亓珩因為這件事而自責。

“如果回不去了,你就再也見不到你的親人了,而你能依靠的也隻有我了,你怕嗎?”亓珩就是想要用路唯的回答來安穩自己彷徨糾結的心。

“遺憾總是有的,但是害怕是冇有的,”路唯閉上眼,聆聽著亓珩胸口輕輕的心跳聲,“被你這樣抱著保護著,我感覺很安穩很安心,”

“那,如果,那個礦石隻能讓你一個人回去,你會回去嗎?”亓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心裡的不安讓他不斷地想要從路唯這裡得到答案。

“亓珩,”路唯緩緩坐起身,盯著亓珩的眼眸裡透著堅毅的光芒,“你不用擔心,也不用感到不安,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我不會跟你分開的,不管將來能不能回去,我都不會跟你分開的,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小唯,”亓珩閉上眼,用額頭貼向路唯的額頭,“你真的是......”

亓珩不得不承認,路唯真的是看穿了自己的忐忑,看穿了自己的那點自私的小心思。

“對不起,以後我不會再問這樣的問題了,”亓珩輕聲低語,“我太害怕失去你了,以後不管你能不能回去,我都一定會想儘辦法陪在你的身邊的,小唯,我願用我的一切來換你的幸福,”

“剛纔還說要說點彆的,不讓我掉眼淚的,怎麼又要把我弄哭了,”路唯輕啄了一下亓珩的唇,“今天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有這麼多的感傷?”

“可能是太害怕會失去你了吧,”亓珩微紅著眼眶,凝視著路唯,“小唯,你真是上天賜予我最好最好的禮物了,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冇有你我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意義了,”

“又來了,”路唯努力調節著氣氛,不想讓自己破功流眼淚,“你再這樣,我可真要生氣了,”

“好,不說了,我們來說說丁妍吧,”亓珩深呼吸,心裡也是在檢討自己,不該惹路唯傷心難過的。

“丁妍怎麼了?她來通訊問我要菜單了?”路唯想著丁妍現在找自己也就這麼點事了。

“對的,你睡著的時候,我帶走了你的通訊環,接到了丁妍的視頻,說的就是菜單的事,”亓珩將路唯的通訊環又戴回到路唯的食指上。

“你怎麼回的?”路唯想知道亓珩會怎麼做。

“我現在還隻是岑柒,不是亓珩,不能替你做決定的,所以我隻是跟丁妍說,等你醒了以後,跟你說這件事,讓你儘快給她出菜單,”亓珩的語氣裡帶著一絲歉意。

路唯聽得出亓珩話裡的意思,隻是不在意地聳了聳肩,“我做決定不就等於是你做決定嗎?隻不過是通過我的嘴說出來而已,菜單的話,你看著合適的時間發給她就是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