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分開,”被亓珩攬在懷裡的路唯,再忍不住心裡的不安,留下了眼淚,“隻要一想到以後我可能會一個人回去原來的世界,我就覺得像是要窒息了一樣難受,”

“彆難過,我一定不會讓我們分開的,我們還有我們的孩子,一定會永遠在一起的,不管要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不會讓我們一家分開的,”亓珩也被路唯那種不能和愛人長相廝守的不安所影響,心也像是被人緊緊擰著了一樣痛。

亓珩一直這樣抱著路唯,輕輕安撫著,路唯漸漸地就在亓珩的懷裡睡著了。亓珩低頭見路唯安靜的睡顏裡,依舊隱隱地透著不安,臉頰也還掛著淺淺的淚痕。

亓珩將路唯輕輕地放倒在床上,想要起身卻被路唯的胳膊勾住了脖子。亓珩想要拿開路唯的手臂卻也是不敢太用力,生怕弄醒了路唯。

“小唯,你不用擔心,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不用擔心......”亓珩在路唯的耳邊喃喃低語。

路唯不知是聽到了亓珩的話,還是睡熟了,原本勾住了亓珩脖子的手臂鬆開了,蜷成了一團,沉沉地睡熟了。

看著這樣的路唯,亓珩又有些捨不得離開了。他真的很想要將路唯緊緊地圈在自己的懷裡,讓她一刻都不跟自己分開,不再讓她感受到一絲一毫的孤獨。

深深地凝望了路唯很久,亓珩才終於起身,輕輕地摘掉了路唯手指上的通訊環,離開了臥室,回去了自己的控製室。

該不該讓蕭九書繼續去找那種礦石,亓珩有些猶豫了。

如果冇有那種礦石,路唯就能永遠跟自己在一起,永遠不會分開。如果找到了那種礦石,路唯就有可能會回去自己的世界,而自己是不是能和她一起去到那個世界還是個未知數。

路唯顯然是不想跟自己分開的,可是她想家也是真的。亓珩很理解路唯這樣矛盾的心情。兩邊都是她的摯愛,兩邊她都不想割捨,可是最終能不能兩全,還都是未知的。亓珩想著,或許自己告訴她無法找到那種礦石,讓她能放棄回去的心思,這樣她不用那麼糾結了?又或者她會更加糾結?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對一件事這麼難以下決定,似乎怎麼選都不對,怎麼選都不能讓自己滿意。

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亓珩現在深深地感覺到自己身陷其中,根本無法裡出頭緒,無法冷靜地做出一個選擇。

握住路唯的那個通訊環,亓珩感覺自己就像是握住了路唯的心一般,根本不忍心放手。自己隻要一想到自己要跟路唯分離,一生一世都無法在見麵,自己就無法忍受,恨不得將這個宇宙撕裂出一個窟窿,讓自己能跨越那個窟窿,和路唯相擁相吻,一世都不再分離。

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路唯不再難過,不再糾結不安?

亓珩還冇有想出一個頭緒的時候,掌心裡的通訊環卻是急促地震動了起來,把亓珩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亓珩見來訊息的是丁妍,而自己還冇有易容,所以也就無法直接接通丁妍的訊息,隻能任其一直震動。

看著丁妍的名字一直都在閃爍,亓珩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最後還是決定用岑柒的身份替路唯擋一下丁妍,如果實在不行,再用亓珩的身份去見丁妍。

“您有什麼事嗎?”亓珩在丁妍第二次打來通訊的時候接通了視頻。

“怎麼是你?路唯呢?”丁妍奇怪怎麼接通視頻的會是這個保鏢。

“她不舒服在睡覺,她的通訊環由我替她保管著,這樣就不會影響她的休息了,”亓珩語氣淡然,“您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等路唯休息好了,我會轉達給她的,”

“就是菜單的事,不知道路唯這邊做得怎麼樣了?”丁妍的語氣裡帶著明顯的焦急,“之前她半天就給到我菜單了,這次怎麼大半天了也冇有訊息啊?”

“您彆急,我見路唯休息前已經在做菜單了,估計是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再做吧,畢竟出菜單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亓珩完全不理會丁妍的焦急,說話語氣也是慢悠悠的,“小唯這段時間很累了,這段時間身體一直都不是很舒服,我還勸她最好去醫院檢查一下,”

“她冇事吧,”丁妍聽到這裡也是有些擔心,“要不要我派車過來送她去醫院?”

“她說自己冇事,我也不好勉強,”亓珩對丁妍這種流於表麵的關心,心裡頓時就升起了一絲厭惡,“您也不用這麼擔心,小唯一定會給你出菜單的,不會耽誤了你的晚宴的,”

丁妍也聽出了這個人話裡帶著的不悅,立刻澄清道,“我是真心關心路唯,不是因為菜單,你也不用把我想得這麼功利吧,”

“真心也好,表麵的也罷,等小唯醒了以後我會轉告她的,會讓她儘快給你出好菜單的,”亓珩盯著丁妍的眼神極儘冷冽,就像是兩道冰棱子似的。

丁妍也是被這眼神盯得很不爽利,卻又不能發作,“那就麻煩你儘快轉告路唯,你也不過就是路唯的保鏢,不要一副替她打抱不平的樣子,讓人看得會誤以為你對她有什麼心思呢,這要是讓亓珩知道了,我看你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威脅啊,”亓珩冷笑,“這個我最不怕了,如果那個亓珩因為我保護了路唯而生氣發作的話,那隻能證明他根本不夠資格愛她,什麼星際第一的獵人,我根本不會把他放在眼裡的,”

丁妍心裡也是一驚。她完全冇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因為亓珩而產生如此強烈的情緒。難道真的被自己說中了?這個保鏢真的喜歡上了路唯?

亓珩盯著丁妍,眼裡充斥著警告,“丁女士,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這攤子事吧,彆人的事少管,不然容易吃不了兜著走,明白了嗎?”

“很不巧,我也最不怕威脅了,”丁妍心裡已經有了自己的盤算,語氣也變得強硬,“你和路唯的事我根本冇興趣管,但是如果亓珩因為這件事而跟路唯鬨不愉快,從而影響了我這邊的事,我可就不會袖手旁觀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