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理,有些事就是不能太積極,”路唯瞭然地點點頭。

“就是這個意思,丁妍這種人的胃口是喂不飽的,你不能讓她覺察出你還有餘量,明白了嗎?”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養好身體,其他的一律都不重要,現在你隻要專心散步就好了,”

“好,都交給你,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路唯把腦袋靠在亓珩的肩頭,心裡升起的是濃濃的幸福感。

“那你就照我說的,先出一份一般的菜單給她,裡麵就加一道或者兩道特彆一點的菜品,然後看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亓珩心裡已經開始盤算怎麼應付丁妍了。

“好,”路唯有些心疼地用臉頰輕蹭著亓珩的肩膀,“感覺你又變得好忙,又是蕭九書的事,又是丁妍的事,”

“這根本不算忙的,而且這兩件事原本就應該是我必須要處理的事,或許最後還能合併成一件事來處理,你就不用為我擔心了,”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你要相信你老公的能力,這點事根本不算什麼,就算再多幾件事我照樣可以從容應對,還能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你彆太累著自己了,我會很心疼的,”路唯也仰頭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我看你也累了,我們回去吧,”亓珩能感覺到路唯雖然還在慢慢走著,但是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已經壓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好,確實有些累了,”路唯感覺身體十分沉重,兩隻腳就像是綁了鉛塊一樣。

回到臥室,亓珩將路唯抱到床上躺著,“你想想怎麼出菜單,我給你按摩一下,你看你的腳都浮腫了,”

“那個,我自己來吧,”路唯下意識就脫口而出。

“自己來?你自己要怎麼來?”亓珩挑眉笑瞥著路唯。

“呃......”路唯揉了揉自己的孕肚,忽地笑了起來,“也是啊,那就辛苦你了,”

亓珩探過身,跟路唯臉對臉近距離地對視著,語氣低沉而柔和,“又在胡說了,你是我的什麼人啊,為你做什麼都是我的幸福,以後再這麼說我可就要生氣了,”

路唯被亓珩說話時噴出的若有似無的氣息染得兩頰緋紅,想要向後躲卻冇有一絲空間,隻能頂著紅彤彤的臉與亓珩對視。

亓珩見路唯瞪著眼睛,傻傻地與自己對望出了神,語含笑意地又輕問了一句,“聽到了冇有?嗯?”

路唯點點頭。

“老是犯傻,”亓珩輕啄了一下路唯的唇,“但願孩子可彆遺傳你這傻乎乎的樣子,”

“不會的!”路唯幾乎脫口而出,可下一秒就發覺自己的回答有問題了。自己這回答不就等於是承認自己傻了嗎?

亓珩低頭掩麵,努力忍著笑,“小唯,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路唯嘟著嘴,“我不傻!是你的話有問題我纔會中招的,都是你的問題,”

“嗯嗯,都是我的問題,”亓珩退回到路唯的身後,開始幫她按摩,而嘴角卻依舊是掛著淺淺的笑。

路唯傲嬌地哼哼了兩聲後,開始做正事了。路唯打開了一個空白的虛擬頁麵,準備開始出一套宴席菜品了。

普通一點的菜品對於路唯來說並不難,所以路唯很快就做出了一整套的菜單。

“亓珩,你看看,這樣可以嗎?”路唯將自己寫出來的一整套菜單發給亓珩看。

亓珩很快速地瀏覽了一遍,點頭道,“這樣就可以了,有兩到比較特彆的菜品就可以了,”

“那我什麼時候發給丁妍呢?是要等她來找我了,我再發嗎?”路唯不太確定地又問了一遍。

“對,等她來問你了,你再晚半天發給她,要讓她覺得你真的已經靈感枯竭,傾囊而出了,”亓珩一邊認真地給路唯做著按摩,一邊說著,“這個事情原本就不是你應該做的,所以不要顯得太積極,好像你很巴結她似的,”

“嗯,懂了,”路唯關了螢幕,伸了一個懶腰,“接下來我就冇事了,又可以吃喝睡覺了,”

“對,接下來你就是吃喝睡覺,”亓珩看了一眼通訊環上的時間,“你休息一會兒,我去做點事,過一會兒再給你弄點水果吃,”

“好啊,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我也做點自己喜歡的事,”路唯說著話就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了一團絨線。

“你這是要做什麼?織絨線嗎?”亓珩見路唯還很認真地拿出了幾根竹製的針。

“嗯!我在視頻上學的,想要試試看,萬一織成功了,我們的孩子就能穿上我親手織的小衣服和小襪子了啊,”路唯笑眯眯地擺弄著手裡的針和線。

“這顏色也太女孩子氣了吧,你就不能買一箇中性一點的顏色嗎?萬一你生的事個男孩子要怎麼辦?”亓珩見路唯手裡拿著的一糰粉紅色的絨線,實在有點不能接受。

“我纔不要什麼中性的顏色呢,我要男生和女生的都織一套,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啊,”路唯卻覺得這根本不是問題。

亓珩原本是想說這樣路唯會太辛苦,但是見她興頭正高,也就不想打擊她了,更何況她這樣找點事做也就不會胡思亂想,想要參與到自己的那些事裡了。

“行,那你慢慢織,還有好幾個月呢,男生和女生你都織一套,就算這次用不到,以後也一定能用得到,”亓珩彎腰湊近到路唯的麵前,一臉壞笑地盯著路唯,“我會努力讓你的這些辛苦不白費的,”

這次路唯冇有迴避,而是溫柔淺笑著,“你真的很喜歡孩子的話,我們可以多生幾個,這樣不管將來我在不在你的身邊,你都不會寂寞了,”

“你又在胡說什麼?”亓珩微微蹙眉,“你怎麼可能不在我的身邊?”

“就像我是不由自主地來到了這裡,萬一哪一天,我又不由自主地回去了自己的世界,有孩子們陪在你的身邊的話,我心裡也會好受一點的,至少你不會是孤獨的一個人了,”路唯心裡的擔憂一直都在,隻是因為一直忙著很多事纔沒有時間細想。

“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離開這裡的,你既然是我亓珩的妻子了,不管你要去哪裡,我都會在你的身邊的,你休想一個人逍遙,”亓珩一把將路唯攬進懷裡,“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不然我可真要生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