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在十二個小時內完成任務,”係統發出了提醒。

對於係統的提醒,路唯隻能無奈地翻白眼了,但下一秒路唯就意識到坐在自己對麵的人正盯著自己,路唯立刻堆起一張笑臉,“先生,你看可以麻煩你跟店家......”

“亓珩,”那個人冷聲打斷了路唯的話,“我不叫先生,我叫亓珩,”

“哦,齊先生,能不能麻煩你跟店家說一下,讓我用一下他們的廚房?”路唯很著急,完全冇有注意到麵前的這個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已經不對了。

“我不需要你證明什麼,你如果吃完了就跟我走,”亓珩不想再跟這個女孩浪費時間了,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不行!”路唯伸手越過桌子就拉住了亓珩的衣服,差點帶翻了桌子上的水杯,“我,我一定要做給你看!我,我不是隻值一頓飯的,真的,你看一下吧,”

“你到底有什麼問題?”亓珩越來越覺得這個女孩有古怪。

“我,我就是一定要做,”路唯低著頭不看麵前的男人,但手卻倔強地抓著他的衣服不放。

“為什麼?”亓珩來了興趣。

“做完了再告訴你,可以嗎?”路唯覺得如果現在把自己腦子裡有一個係統的事告訴這個人,這個人肯定會以為自己腦子是有問題的,那樣的話就更加不會幫自己了。

亓珩眼看著這個女孩又急又糾結的樣子,猜測她一定是一個有秘密的人,說不定還真的會有人願意出錢買她的。

“可以,”那個人悠悠然地又坐回到椅子上,抬起頭看向一直站在路唯身後的服務員,“這位對你們的菜不滿意,我也覺得一般,我出雙份的費用,讓她再做一套出來,”

服務員一臉糾結,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麻煩的客人,“我需要問一下我們的老闆,”

亓珩輕抬了一下手,示意她趕緊去。

與此同時,路唯正在用係統搜尋這幾道菜所需要的食材以及做法。她發現這幾道菜做法其實並不複雜,難點也就是在火候的掌控上。

路唯瞭解了這幾道菜的做法後心也放下了一半了,自己再怎麼差,刀工和火候還是能拿捏的,畢竟被自己的老爹魔鬼訓練了好幾年了,早就得心應手了。

亓珩吩咐完服務員後,一瞥眼就見自己麵前的女孩不知道一個人在想什麼,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傻笑,好像腦子裡有個人在跟她說話似的。

“真是個有趣的女孩,”亓珩玩味地笑看著路唯。

服務員叫來了店老闆,而那店老闆隻是看了一眼坐在那裡的男人,就開口道,“他要做什麼就讓他做,彆惹事,這個人可不簡單,他要是真想要做點什麼,我這小店可經不起他折騰,”

服務員不可思議地也看向那個男人,“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老闆隻是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名服務員,“不知道就到星網上去查,現在趕緊去乾活!”

“是!”服務員見自家老闆一臉嚴肅,立刻轉身快步走向那個人。

“請吧,”那名服務員一走到亓珩身邊就微微躬身,語氣也變得小心謹慎。

亓珩對著路唯一撇頭,“去吧,看看你能給我什麼驚喜,”

路唯二話不說立刻站起身跟著服務員去了後廚。

一進入廚房,路唯就開始了洗切剁削,很快就將所有的食材都處理好整齊地碼放在一個個乾淨的盤子裡備用。

在開始正式烹製這些菜的時候,路唯發現這裡使用的是電爐,並不是明火。這讓一直使用明火炒菜的路唯有些犯難了,她怕自己控製不好火候,到時候那個蠢係統又要判定自己不合格了。

正當路唯在犯難的時候,係統卻及時地給到了路唯提示,告訴她這裡的電子爐火的溫控,以及相對應的明火的大小。

“這次提醒的蠻及時的嘛,”路唯稱讚了一句。

係統卻立刻給出了另一條資訊:由於係統給出了提示,所以四道菜都必須完成,否則就視為任務失敗。

“混蛋係統!”路唯罵了一句。

係統出現了一條資訊:無法識彆命令,請儘快完成任務。

路唯翻了個白眼,繼續乾活。

路唯開始做第一道菜熗鍋魚。先將洗淨的魚擦乾水分後煎炸至兩麵金黃,然後在鍋中倒入一些油,將乾辣椒和花椒倒入小夥煸炒,炒至酥脆後撈出晾涼搗碎。

接著路唯又將蒜末薑末倒入鍋中煸炒,再將已經搗碎的辣椒花椒粉倒入翻炒幾下後盛出來放在一邊。路唯又在鍋裡倒入一些油,將現成的豆醬煸香,然後加入一百毫升清水煮開,之後倒入炸好的魚。

路唯讓魚在鍋裡翻了幾翻,等入味後盛到一個盤子裡,然後將之前混合好的蒜薑辣椒花椒粉均勻地碼在魚身上,接著再撒上一些綠色的蔥花做點綴。

最後路唯又用鍋將少許油熱到八成,然後淋在魚身上,這樣一道正宗的熗鍋魚纔算大功告成了。

路唯一邊做還一邊像個好老師一般對著站在一旁的廚師講解著,“做這道菜,魚不能一味地要求大魚,這樣容易炸不透,那樣會影響到魚酥香的口感,其次就是蒜薑辣椒花椒粉不能一下子一起放進鍋裡煸炒,之後也不能撒太多,這樣會蓋過了魚的味道,最後就是一定要用熱油淋一下,這樣可以最大程度地逼出蔥和香料的香氣,”

一旁的廚師聽得也是一愣愣的。

路唯做完一道菜又接著做另一道菜,手腳幾乎是不停的。很快她就做出了另外三道菜:麻辣豆腐、回鍋肉和燜蒸鴨子。

每一道菜路唯都是一邊做一邊說,嚴格按照之前老爹和係統提供的做法做出來的,可以說是色香味俱佳的美食。這幾道菜經過路唯這麼一改,已然不僅僅是一道菜了,已經上升為一道極具觀賞性的菜肴了,讓吃客們既飽了眼福,又飽了口福。

看著眼前幾道擺盤精緻的菜肴,亓珩心裡也是不得不感歎路唯的廚藝果然是與眾不同。

亓珩每一道菜都嚐了一口後,淡淡地開口,“看來你還真的是有幾分價值的,這點錢還是值的,”

路唯此時卻隻是慶幸自己能順利完成係統的任務,自己終於保住了自己僅有的一顆星了。

“跟我走,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你,回頭肯定能賣個好價錢,”亓珩放下筷子站起身。

路唯驚愕他竟然可以這麼隨便地說出把自己賣了這樣的話。

“你到底是什麼人?”路唯心想難道自己遇到了人販子了?

“買賣人而已,”亓珩嘴角勾起一抹狡邪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