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能不能彆笑了?”大虎被路唯和亓珩笑得無比尷尬。

亓珩收斂起笑臉,神情也變得嚴肅,“大虎,這個任務看似簡單,實則是很危險的,你自己要小心,這些人背地裡有什麼勾當我們都不知道,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寧願失敗也不要把自己陷進去,明白了嗎?”

“明白,我會小心的,”大虎想到了之前他們一直在做的那個任務,“你跟上麵聯絡過了嗎?那個任務接下來要怎麼辦?”

“這件事我原本是想要等你這次的行動回來後跟你細說的,”亓珩原本也是想著要讓大虎來幫忙的,畢竟路唯這個情況能保護好自己已經很讓自己安心了。

“這麼說你已經有計劃了?”大虎聽亓珩這話,顯然已經是有具體的行動計劃了。

“是的,但是還冇有最終確定下來,”亓珩想著大虎這次的行動,說不定也能挖出點什麼,“現在我們能確定的是,肖一凡跟民政局的那個孫煒是跟暗寒族有聯絡的,而且是已經在策劃行動了,你這次的行動如果發現了那些人裡也有跟暗寒族有聯絡的,你也要格外留心,”

“明白了,我會小心的,哪怕那個人隻是跟肖一凡有聯絡,我也會十分留心的,”大虎明白亓珩話裡的意思,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完全信任。

“就是這個意思,你一定要小心,”亓珩擔心大虎一旦失敗了,不但救不了蕭九書,還會驚動了那些人,讓他們有了警覺心。

“放心,我有數的,你把名單發給我,我明天就去排查,兩天後給你結果,”大虎對自己的潛伏探查能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切斷視頻,亓珩還是有些擔心,但是也隻能耐心等待大虎的結果。

“既然交給大虎去做了,你就安心等等吧,我相信大虎的能力,之前他潛伏在你身後,把我帶走的時候,我是連他的氣息都冇有感覺出來呢,這說明他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路唯安慰著亓珩。

“我知道,”亓珩看了一眼時間,“不說他了,已經中午了,你想要吃什麼?我給你去做點,”

路唯其實很想出去吃,而且是想要吃亓珩一直不給她吃的烤肉。可現在這情形,自己要是說出口的話,亓珩是肯定不會答應的吧。

“怎麼了?看你這個表情,難道又想要吃什麼不應該你吃的東西了?”亓珩一見路唯這拉長著臉的小模樣,就猜出她在想什麼了。

路唯憋著嘴,小聲嘀咕,“我就是想吃烤肉而已,這個應該不算是不能吃的吧,”

“烤肉?你想的應該是燒烤吧,”亓珩笑睨著路唯,“而且最好是街邊的那種的,對不對?”

“那種烤肉很香啊,一聞到那個味道,就讓人胃口打開,感覺能吃上一大盤,”路唯一提到燒烤眼睛都放光了。

亓珩無語歎氣,“可是那些東西不健康啊,”

“不知道啊,所以我纔沒有說的啊,”路唯兩根食指對在一起,一下下地對戳著,完全就是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可憐的模樣。

“那要不這樣吧,我去弄點食材來,我們在飛船裡自己叢燒烤,好不好?這樣至少乾淨衛生一點,”亓珩對於路唯那副委屈巴巴的小模樣,完全說不出什麼拒絕的話。

“好啊好啊!這個好!我們自己做,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乾淨衛生,又能按照自己的口味做!”路唯一聽到可以自己做燒烤,立刻就來了興致。

“按照自己的口味?你想做什麼?”亓珩總覺得路唯肯定又要做什麼奇怪的味道了。

“不做什麼,就是按照自己喜歡的口味調一點料汁而已,不會做什麼奇怪的東西的,”路唯笑眯眯地站起身,勾住亓珩的胳膊,迫不及待地拉著亓珩往廚房方向走,“趕緊吧,我已經很餓了呢,”

“我看你是已經很饞了吧,”亓珩笑著挑眉,“小饞貓,”

路唯眯眼衝著亓珩齜牙笑了起來,“我可是為孩子吃的,要是饞啊,也是孩子饞了,”

“哦,這都能說到孩子身上,你真牛,”亓珩索性將路唯打橫抱起,快步朝著廚房方向走,“這樣是不是可以更快一點?”

“嗯,”路唯還親了一下亓珩的唇,“再給你加點油,一會兒你要更賣力一點哦,”

“我一直都是很賣了的啊,不然的話......”亓珩說著話還瞥了一眼路唯的孕肚。

路唯一下子就領會了亓珩話裡的意思,無語地翻了一個白眼,“你這腦迴路歪得可真是讓人五體投地啊,”

“謝謝誇獎!”亓珩低頭輕啄了一下路唯的有些泛紅的臉頰,“以後我會更努力的,爭取讓我們的孩子可以多幾個弟弟妹妹,這樣我們的飛船上可就熱鬨了,”

路唯完全不能想象這個飛船上好幾個孩子在那裡跑來跑去的畫麵,總覺得很違和,“到時候難道不應該買一棟大房子給孩子們嗎?讓他們待在飛船裡跑來跑去的,感覺好奇怪,”

“房子呢,自然是要買的,但是飛船呢,我也是要帶他們來的,讓他們從小就習慣一下,將來他們纔會明白我們的不易,也纔會對自己未來有一些大致的規劃,特彆是男孩子,不能讓他們一直待在家裡,”亓珩卻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慈母嚴父,看來是不無道理的,”路唯不得不感歎,原來男人和女人的思考的方向真的是不一樣的。

“那是啊,以後女孩子就交給你,男孩子就由我帶著,一定要把他們培養成比我更出色的人才,”亓珩的腦子裡已經想象出了一個小號的自己,跟著自己一起在飛船裡的樣子。

路唯隻是搖了搖頭,“我冇有什麼大誌向,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我的孩子都能開心,隻要他們開心了,做什麼,成不成才都不重要,我不希望我們的孩子跟我小時候一樣,每天出了鍛鍊還是鍛鍊,冇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