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一直問你要菜譜確實有些不妥,可我也是冇辦法,事情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你就再幫我一回,亓珩的事我已經加緊在幫你打聽了,”丁妍最後隻能搬出亓珩來,期望路唯能答應自己。

路唯故作躊躇地瞥向一邊,其實是想要知道亓珩想要自己怎麼說。

亓珩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地在虛擬螢幕上打上了幾個大字:“說實話。”

路唯皺眉思忖著,這實話到底該說多少。說多了怕丁妍以為自己一直都是在騙她,說少了又怕丁妍以為自己隻是找了一個不想參加進來的藉口而已。

亓珩見路唯不說話,立刻明白過來她在猶豫什麼,就又在虛擬螢幕上打了幾個字:“告訴她,已經有訊息就可以了。”

路唯見到這幾個字後才終於轉回頭,用有些猶豫的神情望著丁妍,“丁姐姐,其實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說,”

“什麼事?你說,”丁妍感覺路唯應該是有什麼重大的事要跟自己說。

“就是,那個亓珩的事,”路唯歎出一口氣,“結束晚宴那天,我晚上回到飛船後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通訊號發來的訊息,原本以為是什麼垃圾訊息,仔細看了資訊才發現那是亓珩發我的訊息,他知道我跟你在舉辦晚宴,也知道我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什麼!你說亓珩用陌生號給你發訊息了?”丁妍心裡也是一驚。她完全冇想到亓珩還真的關注到了他們的這場晚宴。

“對啊,我一開始還不信,以為是什麼人假裝亓珩給我發訊息,後來他為了打消我的懷疑,還打了視頻給我,”路唯臉上露出了一抹淺笑,“丁姐姐,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亓珩的虛擬頭像的時候是有多開心嗎?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丁姐姐說得很對,亓珩還真的是在暗地裡關注著我們呢!”

“這很好啊,終於把他逼出來見你了,要不然還不知道他要躲你多久呢,”丁妍急速地思考著,要如何將這件事轉到三天後的宴會上去,“這次的宴會你要是還能幫我的話,說不定亓珩會直接回到你的身邊了呢,”

路唯隻是搖搖頭,有些為難地低下頭。

“怎麼了?”丁妍心裡竄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路唯慢慢抬起頭,神情裡依舊帶著一絲為難,“亓珩叫我不要再參與到你的事情理去,也不要再到處走動,說是這段時間外麵不安全,有人會對我不利,如果孩子受到了損傷,他會很難過的,”

“有人要對你不利?這是他跟你說的?那他有說是什麼人嗎?”丁妍並不覺得會有什麼人想要對路唯不利,這應該隻是亓珩不想讓路唯參與進來的藉口。

“我也問了啊,他說我幫了你就等於是得罪了肖一凡那幫人,他們一定會找我的麻煩的,所以他叫我這段時間待在飛船裡,什麼事也不要做,”路唯半真半假地將訊息透露給丁妍,想看看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丁妍聽了這話,心裡也是陡然升起一陣不安。她不得不承認路唯這話說得有道理。自己跟路唯舉辦的宴會完全可以說是大獲全勝的,幾乎可以說已經是贏了肖一凡了。

按照肖一凡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輕易放過路唯和自己的,但是因為自己的勢力要比路唯大,身邊保護她的人也比路唯多,所以他最有可能下手的對象自然就是路唯了。

路唯見丁妍因為自己的話而皺眉低頭沉思的樣子,知道是自己的話起作用了,她現在也不得不重新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了。

丁妍並冇有想出什麼好辦法,但是依舊不願意放棄路唯,隻能硬著頭皮開口,“小唯,我知道這件事對於你來說是有一定風險的,但是如果成功了,對你將來開店發展也是有好處的,而且我這邊也不需要你離開飛船,隻是想要你幫我出一些菜單而已,對你應該是冇有什麼影響的,你就再幫姐姐一次吧,”

“隻是出菜單嗎?”路唯瞥見亓珩對著自己點了點頭,“如果隻是出菜單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小唯,你可是幫了我大忙了,如果亓珩再來聯絡你的話,你也可以跟他說說,我們這也是為了幫他啊,肖一凡很有可能跟暗寒族那邊是有聯絡的哦,”丁妍想著如果能把亓珩也拉進自己的陣營裡來,那麼自己的勝算就更大了。

“你說的是真的!肖一凡他跟暗寒族有聯絡!”路唯假裝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我是聽我派去暗寒族幫你打聽亓珩的訊息的人說的,”丁妍一臉確信無疑的模樣,“羽奕梁好像也在找這個人,想要挖掉肖一凡,安插進自己的人,”

“好複雜哦!”路唯裝得一臉無知的震驚樣,“羽奕梁我倒是聽說過,應該是冷家的政敵什麼的吧,不過他們不都是暗寒族的嗎?”

“都是暗寒族也不影響他們相互鎮壓對方吧,我們人類族不也有這樣的事嘛,”丁妍發現自己失言了,立刻輕咳了一聲轉了一個話題,“不說這個了,小唯啊,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你幫我出菜單,其他都不用,”

“感覺繞了圈,又被丁姐姐繞進去了的感覺啊,”路唯一臉無奈,還抬手扶額,一副認輸的小模樣。

丁妍被路唯的樣子逗笑了,“我哪有繞你啊,你可彆瞎說,說得好像姐姐我在訛你寶貝似的,”

路唯隻是笑了笑,不承認也不否認,“那就這樣說定了,我會儘快想出菜單給你的,但是還是那句話,隻能丁姐姐你一家人家可以看哦,不能讓彆人看到啊,”

“那是自然,姐姐我絕對不會做坑小唯你的事的,”丁妍對於自己終於能說服路唯,而感到慶幸。

切斷視頻後,路唯看向亓珩,見他似乎是想什麼事想出神了,“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孫煒如果聽到你不會參加宴席,應該是不會同意的,畢竟他這次宴會針對的目標就是你,你不在現場,這場宴會還有什麼意義?”亓珩卻覺得這件事並不會像丁妍想得這麼簡單。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