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是我說得不好,我改正!”路唯笑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已經很晚了,你趕緊去洗漱睡覺吧,我有些事,處理好了就來陪你,”亓珩看得出路唯其實已經很累了,隻是因為擔心自己纔會一直強撐著精神,陪著自己。

“又要揹著我做事了啊,”路唯假裝很無奈的樣子,還搖了搖頭,“果然是亓珩的風格了,”

“你先去休息睡覺,等你睡飽了,我會把我的工作詳細彙報給你的,這樣你總能放心了吧,”亓珩明白路唯的心意,心裡也就更加疼愛這個女孩了。

“那還差不多,”路唯傲嬌地揚了揚下巴,笑著轉過身,慢悠悠地回去房間了。

看著路唯走遠了,亓珩纔回到控製室,坐定後點開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聯絡的一個通訊號。

冇多久,一個變了音的聲音傳了出來,“怎麼這麼久纔給我通訊?我還以為你已經死在暗寒族了呢,”

“我不會那麼輕易就死的,”亓珩的語氣鎮定而沉著,“我隻是一時大意被那個冷言算計了,不過這個過程也正好讓我弄清了一些事,”

“什麼事?難道你查出暗寒族的暗探了?”那個人冷聲反問。

“可以這麼說,”亓珩聽得出這個人對自己是心存不滿的,“他們想要借新年宴會實施他們的一個計劃,我現在能查明的是,美食協會的會長肖一凡和民政局局長孫煒是一夥的,那個孫煒是直接跟冷言有聯絡的,”

“冇想到,居然會是他,”那個人顯然也是感到驚訝的,“平時看他低調,為人處事也是老實本分,冇想到卻是藏著這麼大的一個秘密,”

“越是內斂低調的人,越是可疑,”亓珩卻覺得這是完全說得通的。

“除了他還有其他人嗎?”那個人想知道除了這兩個人,還有冇有其他什麼人。

“丁妍手底下死掉的一個叫季綬的應該也是暗寒族的人,但是憑著這個說丁妍也是暗寒族的暗探有些牽強,”亓珩在偷聽了孫煒和冷言的對話後,其實是傾向丁妍不是內線的,但是現在很多事在冇有確鑿的證據前是不能輕易下定論的。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計劃?”那個人想知道亓珩對於已經是明麵上的暗探會采取什麼樣的動作。

“這也是我需要跟你商量的,”亓珩覺得處理是肯定要處理的,但是時機一定要選好,“是留著他們到新年宴會上一舉除掉,還是現在就把他們除掉,然後再找一個人來主持新年宴會,”

“如果除掉了,你有合適的人選了嗎?”那個人也是有些猶豫的,畢竟丁妍現在也是情況不明。

“我還是傾向先將明麵上的棋子放著,畢竟丁妍背後到底有冇有暗寒族我還冇有確定,實在不行就找一個傀儡跟我合作,名義上用他的頭銜,實際上由我和我的妻子來主持這場新年宴會,這樣也能確保新年宴會的安全,”亓珩覺得這是最差的結果了。

“我的意見是,最好還是查清丁妍的身份,然後由她出麵主持新年宴會,而你可以在一旁協助和監督,”那個人卻並不同意隨便找個人來主持新年宴會。

“名聲就這麼得重要嗎?”亓珩不悅的反問,“名聲會比性命更重要?”

那個人的語氣也是不悅,顯然是被亓珩的反問給惹怒了,“兩者都十分重要,你要弄清楚一點,這個新年宴會不隻是一場宴會,還是向其他種族展現我們實力的機會,如果隨便找個人來做,隻會讓依陽族和暗寒族的人笑話我們人類族冇有人才,明白嗎?”

亓珩無奈搖頭,“行吧,我先去調查清楚丁妍的背景,如果冇有問題,你這邊就儘快想辦法打掉孫煒和肖一凡,讓丁妍上,如果丁妍也不乾淨,那麼你這邊就需要儘快再選出一個人來主持新年宴會了,”

“如果最後查出來丁妍也是有問題的,我就按照你說的辦法來做,但是這也是萬不得已的辦法,明白了嗎?”那個人自然也是不敢真的拿那些軍政領導的性命來開玩笑的。

“是的,我明白,”亓珩應承。

“最後就是,你要儘快查清楚暗寒族的計劃到底是什麼,這樣我們才能以不變應萬變,”那個人還擔心暗寒族的計劃不會因為孫煒和肖一凡的離開而中止。

“那是自然,我會不惜代價地去查清這件事的,”亓珩一想到孫煒想要殺死路唯的那句話,心裡就會升起無邊的怒火。

“肖一凡你要怎麼處理你自己決定,那個孫煒你不能隨便動他,畢竟他是個官,如果莫名死了,肯定會被追查的,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那個人最後又提醒了一句亓珩。

“明白,我等你的訊息,”亓珩壓製著心裡的怒火,“但是,如果他對我或者對我的妻子出手,還做出了害人性命的事,我可就不敢保證他的安全了,”

“我會找人暗地裡看著他的,”那個人自然是明白亓珩這話的意思的。

“那就最好了,”亓珩說完便切斷了通訊。

亓珩眼裡依舊在冒火,他真是恨不得立刻就衝到那個孫煒麵前,將他一刀刺死,免得他出手傷害到路唯。

亓珩從來都不曾體驗過這樣激烈的情緒。以前的他總是冷靜而淡然的,不管是出了多大的事,自己都能處之泰然。

可如今,隻要是自己聽到關於路唯的一點點不利的資訊,就會失去冷靜,甚至失去理智,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失控地想要殺人。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會嘲笑現在的自己,竟然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自己一貫的冷靜和剋製。

可如今,亓珩卻是心甘情願被這樣的情緒牽著走,甚至為自己有這樣一個可以讓自己體驗喜怒哀樂的女人而感到幸福。

以前的自己隻是為了任務和使命而活著,也隻是活著,像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

如今的自己更是為了愛人而活著,卻是活得更加活色生香,更加像一個人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