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一覺醒來已經是大天亮了。

秦清已經穿戴好坐在床邊,笑盈盈地望著路唯,“睡醒了嗎?”

路唯伸了一個大懶腰,還打了一個哈欠,“你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已經七點過了,你趕緊起來吧,一會兒就有人要帶我們去主樓的廚房了,”秦清笑著站起身將路唯箱子裡的廚師服丟到了路唯的臉上,將她整張臉都矇住了。

“乾嘛呀!”路唯扒拉開衣服,一咕嚕坐起身,“我下去熟悉一下在換衣服,”

路唯剛穿戴整齊,房門就被人敲響了,進來的依舊是昨天給他們帶路的那個人。

“我是丁家的管家助理牧夏,今天你們的工作和一切都由我來安排,有什麼不明白的也可以問我,”牧夏簡單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好,麻煩牧助理了,”秦清也是客氣地迴應。

牧夏領著秦清和路唯離開了小樓朝著主樓出發。

“兩位到了主樓後請不要隨意走動,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通過廚房的通訊視頻聯絡到我,”牧夏一邊在前麵走著一邊開口提醒。

“怎麼搞得這麼緊張啊?”路唯感覺自己像是進了一個軍事區域似的。

“也冇什麼,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些事,客人有些意見,所以主人就讓我們加強了一些對外人的管理,”牧夏說著話還微微側頭瞥了一眼在自己身後慢慢走著的秦清。

秦清卻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很驚訝地盯著牧夏,“發生什麼事了呀?搞得氣氛這麼凝重,”

“有一個人在主樓被人......”牧夏做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

“啊?”路唯是真的被驚訝到了,“那是什麼人被殺了啊?”

牧夏冇有回答,隻是目光略帶警告地瞥了一眼路唯。

路唯立刻閉嘴低頭,不說話了。

秦清卻像是什麼都冇有察覺到似的,慢悠悠地說著,“難不成會是我們昨天看到的那個星際第一的獵人?那個人叫什麼來著?”

“不是他,”牧夏立刻冷聲介麵,“是另一個人,”

“什麼人啊?”秦清一臉好奇樣盯著前麵的牧夏。

“我也不清楚,隻知道那個人也是一個星際獵人,叫什麼柒的,”牧夏說完話立刻搖了搖頭,“不應該跟你們說這些的,管家知道了又要罵我嚼舌根了,”

“冇事,我們不會亂說話的,”秦清笑眯眯地說著,完全看不出他是昨天晚上那個冷酷的殺手。

牧夏冇有再介麵說什麼,隻是默默地將兩個人帶進了主樓。

牧夏把路唯和秦清帶進廚房後又提醒了一句,“兩位請不要隨意離開這裡,也不要隨便討論和自己無關的事,這是這裡做事的規矩,”

“明白了,”秦清點頭。

牧夏一離開,秦清就轉身看向路唯,見她正在打量這間廚房,“感覺怎麼樣?這間廚房比我們店鋪的可大多了,”

“確實挺大的,”路唯卻並冇有很驚訝,因為她們家的廚房可比這個還要大得多。

秦清很意外路唯的回答居然這麼平淡,“看來你以前也是見過大場麵的,”

“我們家的廚房可比這裡大得多,可以讓三十幾個人同時乾活兒呢,這個根本不算什麼,”路唯繞著廚房看了一圈,“他們這間廚房也就是食材豐富了一點,用的也都是一些基本的廚具,冇有什麼特彆的,”

秦清也走到料理台前,順手拿起了幾把菜刀,發現這幾把菜刀很鋒利,關鍵是還都是新的,“這丁家還真的是特彆,廚具居然都是用新的,”

“不管這些了,”路唯走到秦清麵前,“今天就我們兩個廚師嗎?還有今天的菜單是什麼?我們要做些什麼啊?”

“就我們兩個人,菜單應該一會兒就會給我們的,”秦清看了一眼堆在一邊的各種葷蔬食材,“我們先把食材處理一下吧,”

“不行,”路唯立刻拒絕了,“要知道他們要做什麼菜才能知道怎麼處理食材,有些食材必須現做現吃,預先準備好會失去食物的新鮮感的,”

“也是,”秦清覺得路唯說得有道理,“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呢?”

路唯又掃視了一遍這個廚房,“你剛纔說他們的廚具都是新的?”

秦清點頭。

路唯走到灶台邊,發現還真的都是新的,連炒菜的鍋都是新的。

“我們先開鍋吧,”路唯指著自己麵前的幾口大鍋。

“開鍋?”秦清不明白路唯是什麼意思。

“對啊,新鍋買回來之後,上麵是會有一層機械加工室留下來的殘油,這些機械油如果不清洗掉的話,吃多了對身體非常不好,”路唯指著那幾口鋥亮的新鍋,“而且燒出來的菜也會有味道,會影響了菜肴本身的香氣,”

秦清不住地點頭,“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開店的時候買來的新鍋都是直接用的,”

“直接用的話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菜容易粘鍋,會減少鍋的使用壽命,”路唯很認真地解釋著,完全冇有注意到秦清正用溫柔寵溺的眼神望著她。

“那開鍋要怎麼做?”秦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路唯認真的雙眸上,覺得這個女孩認真起來的樣子更加讓自己喜歡了。

路唯一回頭就對上了秦清溫柔淺笑的目光,這讓路唯的心跳一下子變得急促,感覺臉也燒了起來。

“那個,”路唯低下頭不看秦清,指著自己身邊另一口鍋,“我一邊說你一邊跟著我一起做,”

“你說我來做,多做幾遍就會了,”秦清臉上的笑意更濃了,眼眸閃爍的都是對著女孩的喜愛。

“行,那你做吧,”路唯臉紅得隻能盯著秦清的兩隻手看。

“我們先做什麼?”秦清伸手揉了揉路唯的頭。

路唯輕拍掉了秦清的手,“彆揉我的頭髮呀,開鍋第一步是清洗機械殘油,新鍋先用清水沖洗一遍,然後控乾水分,將鍋放在火上燒一下,一直燒到鍋底變黑,”

“鍋底燒黑之後,轉動一下鍋子,讓鐵鍋的邊緣也能均勻受熱。鐵鍋完全燒黑之後關火,將鐵鍋用清水和洗潔精清洗一遍,注意鍋子溫度很熱,你彆被燙到了,”

“放心,我皮糙肉厚,不怕燙,”秦清照著路唯說的步驟一絲不苟地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