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亓珩終於記錄完了路唯口述的所有食材。亓珩在記錄這些食材的同時,還標註出了哪些食材是他們這個世界冇有的,需要路唯替換的。

“小唯,”亓珩指著自己虛擬螢幕裡被自己標紅的食材,“這些食材在我們這裡都是冇有的,你需要換一種食材,”

路唯快速瞄了一眼,又望向亓珩,“你是星際第一的獵人,你應該是對這個世界最熟悉的,你幫我想想這些食材應該用什麼食材替換是最好的,”

“我?”亓珩冇想到路唯會直接把這個難題踢給自己,“這個可是你的專長,怎麼又找上我了啊?”

“怎麼不行嗎?”路唯憋著嘴,“我就想要你幫我啊,我雇傭你幫我不行嗎?亓獵?”

亓珩被路唯那一聲亓獵叫得哪還有一絲的不情願,心都軟化了,但是表麵上還要裝得不情願的樣子,“雇傭我可是很貴的哦,你準備出多少?”

路唯卻是笑著指了指自己的孕肚,“我這裡也是很貴的呢,我這麼辛苦,還不值得雇傭你幫我做點什麼?”

亓珩也伸手輕覆在路唯的孕肚上,手指還輕輕地摩挲著,眼神也是溫柔得像是要用自己眼睛裡透出的光,將孩子溫柔地環抱住似的。

“值得,值得雇傭我一輩子,”亓珩語氣深沉如大海,溫柔如三月春風一般,“我亓珩一輩子都是你們的,”

“喲,乾嘛一下子變得這麼深情啊,好不習慣哦,”路唯嘴上這麼說著,手也輕握住了亓珩覆在自己孕肚上的手。

亓珩輕笑,嘴角微揚,“以後我多說說,你就會習慣了,”

“那你幫我做唄,”路唯笑靨如花,還衝亓珩眨了眨眼。

“遵命,老婆大人,”亓珩回過頭準備開始幫路唯改食材了,可是還冇有看一個字就聽到路唯肚子裡發出了咕嚕嚕的聲音。

兩個人同時無語地捂臉笑了起來。

“我幫你先去買點蛋糕來吃吧,”亓珩邊笑邊開口,“不然我根本冇法專心工作了啊,”

“那你還不快去,”路唯逞強地撇過臉,心裡也是吐槽自己真的是太無語了,居然這麼快就又餓了。

等買回蛋糕後,路唯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一邊大口吃著蛋糕,一邊看著亓珩認真地改著食材。

看著看著,路唯想到了一件事,“亓珩,你改的這些食材是隨便都能在市場上買到的,還是需要雇傭像你這樣的獵人才能得到的?”

亓珩嘴角微揚,立刻明白了路唯的意思,“你想要怎麼樣?如果你想要難為一下丁妍,我也是可以做到的,畢竟原始星上有很多珍稀的動植物,”

“哦,我覺得稍微難為一下就可以了,不用太難為,萬一惹得丁妍不需要我們跟她合作了也不太好吧,”路唯隻是想要讓丁妍重視他們而已。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就是不想讓丁妍小看了我們而已,對嗎?”亓珩完全能理解路唯的心思,“畢竟她也不知道我就是亓珩,你拿著亓珩的名頭也冇法讓丁妍真正重視你,對吧,”

“就是這個意思,”路唯覺得亓珩真的是太懂自己了,“你現在名義上隻是我的一個保鏢,而我也隻是一個孕婦,說到底丁妍願意跟我合作也就是看在我是亓珩的妻子的份上,要不然估計她連看都不會多看我一眼吧,”

亓珩點頭,“她這種人就是這樣的,很勢力,對她有用的人,她就會笑臉相迎,對她冇有用的人,她會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所以我們一定要趁著這次的機會讓丁妍好好看看我們的實力,不能讓她小看了我們,”路唯傲嬌地揚了揚下巴。

亓珩笑著附和道,“那是肯定的,有我在,還能讓你被人小瞧了嗎,你就不用擔心了,專心吃你的蛋糕,把身體養好就行,其他的都交給我,”

“好哦,”路唯還端著一小塊蛋糕走到亓珩麵前,給他也吃了一口,還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好甜,”亓珩眯眼笑著感歎了一句。

“哪個甜?”路唯知道亓珩這是一語雙關,所以就非要他說清楚。

“都甜,但是老婆的吻更甜,”亓珩心領神會地回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路唯滿意地坐回到椅子上繼續吃了起來。

“這麼甜的蛋糕,真是虧你還能吃得下,我是吃一口就已經膩得不行了,”亓珩抿了抿嘴。

“我就是想吃甜的啊,而且覺得吃下去以後心情特彆愉悅,也覺得特彆滿足,”路唯說著話就又塞了一大塊蛋糕進嘴裡。

“看你這個狀態,按照古時候的說法,你這個應該是要給我添一個小情人了的節奏,”亓珩手上忙著活兒,嘴角卻是一直抑製不住地高高地揚著。

“你很喜歡女孩嗎?看你著高興的樣子,好像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女兒了似的,”路唯見到亓珩說到小情人時的開心樣子,心裡還有些小小的嫉妒。

亓珩瞥向路唯,見她也正不高興地瞪著自己,更是忍不住低頭笑出了聲,“你是在吃醋嗎?”

“你這一看就是女兒奴的節奏,以後要真的是個女兒,我肯定就會被你排在第二位了啊,”路唯用叉子戳了幾下蛋糕。

亓珩站起身走到桌子邊,拿起另一個小叉子插起一塊小蛋糕遞到路唯的嘴邊,“你在我心裡永遠是第一位的,哪有媽媽吃女兒的醋的啊,我向你保證,以後不管是女兒還是兒子,你都我們家裡最重要的那個,永遠排在我的前麵,”

“這還差不多,”路唯張嘴一口就吃掉了亓珩遞過來的蛋糕,“趕緊乾活兒去,”

“是,老婆大人,”亓珩笑眯眯地放下叉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路唯卻是越吃越覺得亓珩剛纔的那句話有哪裡不對勁,想明白了的路唯,氣鼓鼓地瞪著亓珩,“你剛纔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排在你的前麵,那孩子就是排在我前麵了啊,我還是第二的啊,”

“比我好就好了啊,我可是最後一名呢,”亓珩笑睨著路唯,“你們都是第一名,都是最重要的,冇有先後,小傻瓜,真的是太可愛了,”

“我纔不傻呢,”路唯被亓珩的話戳到了軟處,語氣也變得柔軟,“你彆太辛苦就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