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時分,秦清趁著路唯睡著後換了一身黑衣,戴上了另一隻特殊改造過的通訊環,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房間。因為他們的房間是一樓最角落的房間,所以秦清進出根本不會有人發現。

秦清隱在夜色中快速地向主樓移動。他就像是一隻在黑夜裡的獵豹,無聲而快速地接近著獵物。他從主樓的救生通道上了頂層,再用伸縮繩將自己放到那個岑柒所在的窗戶口。

秦清屏氣凝神,靜靜地聽著房間裡的動靜。確定房間裡冇有一絲響動,秦清才慢慢地貼近窗戶,用手指上指環放出磁力,吸住窗戶的鎖釦,然後慢慢移動,直到窗戶的鎖釦被打開。

窗戶被打開的一瞬間,秦清立刻用手指抵住窗戶,不讓窗戶因為鎖釦被打開而產生任何聲音。秦清又靜靜地聽了一會兒,確定自己剛纔的動作冇有引起房間裡的人注意,才慢慢地拉開窗戶。

秦清身輕如燕,一個縱越就進入了房間。藉著微弱的月光,秦清仔細辨認著目標人物的位置。

幾秒鐘後, 秦清確定那個人正躺在床上睡覺後,便慢慢站直身體,不發出任何一絲響動地接近到了那個人的身側。

秦清一邊接近目標,一邊撥動自己的指環,一根細如髮絲的針出現在他的右手指指環上。如果不藉著光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那根針的存在。

這根針還不是普通的針,這根針上塗著烈性毒藥,隻要劃破皮膚就能讓人死亡,還能讓人查不出任何痕跡。

就在秦清準備出手,將毒針紮進那個人的後脖頸的時候,那個人的樣貌讓秦清瞬間停止了動作。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亓珩。

秦清微微蹙眉,心裡暗暗思忖怎麼會是亓珩躺在這裡的?

難道是給到自己的資訊有誤?

秦清覺得這不太可能。那麼久隻有一種可能了。

亓珩和岑柒其實就是一個人。

這個人既是星際獵人又是人類族軍方的暗探。

這樣的身份的人是十分危險的,他的星際獵人的身份可以讓他接觸到很多重量級人物,還不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秦清很清楚,如果讓這個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麼他就會永遠失去現在的清淨生活了,所以自己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都不能留他。

秦清又一次舉起手,就在他的那根毒針就要刺入亓珩皮膚的那一刻,亓珩突然一個側身險險避過了秦清的那一刺。

“什麼人!”亓珩立刻一個轉身下到床的另一側,與那個黑衣人拉開距離。

秦清不說話,隻是眼神犀利地盯著亓珩,思考著怎麼才能一擊擊中。

“說話!”亓珩見那個人不說話就又吼了一聲。

秦清依舊不說話,還慢慢地向後退,假裝自己想要離開的樣子。

亓珩見那個人刺殺自己不成就想要逃,立刻快步走到了那個人的麵前,“說出你背後的人,我今天就饒你一條命,”

說著話的亓珩從自己擱在床尾的腰帶上抽出一把冰刃。

秦清見到這個冰刃,心裡也是一驚。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尋找了這麼多年的冰刃居然就在亓珩的手裡。

這就說明,三年前自己的父親就是被這個人殺死的,或者說自己父親的死與他有密切的聯絡。

亓珩見這個人盯著自己的冰刃居然一時間走神了,心裡猜測這個人難道是衝著這把冰刃來的?

秦清終於還是忍不住壓著嗓子開口,“冷宙是你殺死的?”

“你是來為他報仇的?”亓珩更加仔細地審視著眼前的人。

雖然這個人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隻有一雙眼睛露了出來,但是亓珩卻覺得這個人的身形自己應該是見過的。

“是有如何?”秦清壓著嗓子反問。

“是,就說明你一定是冷家的人,可是我聽說冷家的那位專職殺人的冷言失蹤了,”亓珩邊說邊仔細觀察著這個人,“難不成這個訊息是假的?”

“不是隻有冷言會殺人,”秦清知道亓珩是在套自己的話,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冷言。

“如果是冷言,我或許還會束手就擒,如果不是,那麼我想我也就不需要留情了,”亓珩話音剛落就一下衝著那個人刺了過去。

秦清反應也是極快的,一個側步,在躲過了亓珩的攻擊的同時,用自己手套的五指指尖上鋒利的刀片劃開了亓珩的小臂。

亓珩一瞬間就感覺自己的整個手臂都失去了知覺,冰刃也隨之掉落到了地上。

“不用掙紮,我的這個麻藥的藥效會持續作用在你的全身,很快你就會成為一直待宰的羔羊,”秦清撿起地上的那把冰刃,又走到床尾將冰刃配套的刀鞘也拿了下來。

秦清將冰刃插進刀鞘後,將冰刃插進了自己的後腰,而後才又轉回身看向已經隻能單膝跪地的亓珩,冷聲道,“我是奉命來殺岑柒的,冇有想到你就是岑柒,你居然同時擁有兩個身份,難怪肖梓木鬥不過你,”

“你,你究竟是誰?”亓珩努力張嘴,艱難地說著話。

“最好彆知道,要不然你就隻能成為死人了,”秦清冷眼俯視著亓珩,“如果你還想活命,就隻能當岑柒已經死了,至於要怎麼做是你的問題,明天我需要在新聞上看到岑柒的死訊,要不然明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我殺人從不失手,”

秦清說完話就將自己指環上的毒針展示給亓珩看,“這根針上塗的是劇毒藥劑,沾血必死,如果你不想讓我把這根針紮進你的皮膚裡,你就乖乖照我說的做,”

“要殺就殺,不用廢話,”亓珩冇想到自己居然會死在冷家人的手裡。

“我說了,我是來殺岑柒的,不是來殺亓珩的,”秦清不想殺這個人還有一層心思,就是不想因為他的死而讓路唯又惹上麻煩。

“你怎麼就能確定岑柒就是我的?”亓珩想知道是什麼人揭穿了自己的身份。

“我自有我的方法,這個與你無關,你來這裡的目的也於我無關,”秦清說著話,收起了自己的毒針,慢悠悠地朝著窗戶邊走,“記住,我隻給你二十四個小時,如果岑柒不死,你就得死!”

亓珩還來不及多問一句,就見那個黑衣人已經一個縱越消失在了窗戶口,冇有發出一絲響動,猶如暗夜裡的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