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一腳踹在了亓珩的腿上,“還不趕緊去做午飯?變成大胖我也樂意,哼!”

趁著亓珩幫自己做午飯的時候,路唯躺在沙發上,打開了自己的通訊環,結合著自己大腦裡的那個係統給出的一些資訊,路唯開始琢磨起了菜單。

路唯心裡很清楚,這就是丁妍給自己出的一個難題。如果自己做得不好,那麼到時候晚宴上丟臉的就是自己,以後再她麵前也就再冇有了提要求的份兒了。

相反,如果自己做好了,功勞自己自然也是能有一份的,在丁妍麵前自己以後說起話來也能更有分量一些。

亓珩的事就明顯能看出來,丁妍其實就是在敷衍自己,根本冇有用心幫自己去找。這中間最主要的原因其實就是不想為了自己欠羽奕梁一個人情。

路唯決定這次一定要出一份讓丁妍驚豔的菜單,讓她想要複刻自己的菜單也不是那麼隨隨便便就能做到的。

路唯覺得隻有用自己星球那邊的特色菜才行。這個世界的菜,丁妍肯定早就掌握得七七八八了,自己隨便做什麼菜出來,她都不會覺得有什麼新意的。

所謂百味,也就是基本的酸甜苦辣鹹,這五味的調和而已。

由這五味再衍生出複合型口味,有酸甜、酸苦、酸辣、酸鹹、甜辣、甜苦、甜鹹、甜酸辣、鹹甜辣等等,可以說對五味分量的把握,可以變幻出各種味型。

路唯想得是用五種基本味道做前菜,然後用複合型口味做正菜,最後用五味調和做甜品收尾,這樣既符合了百味宴這個主題,又能體現出菜品的層次。

想好了框架後,路唯就開始琢磨具體的菜式了。

前菜的五味菜基本是:酸醃黃瓜、蜜糖紅棗、涼拌苦筍、辣油豬舌、鹽水老鴨。

正菜路唯想了八道菜:六蝦麵、釀鯪魚、九扣三絲塔、滴水觀音、五侯鯖、胭脂鵝脯、錦繡多味魚、明珠暗投。

路唯準備的湯品和甜品是:無相神湯、升進二十四氣。

路唯看著自己麵前滿滿一螢幕的菜單,非常有成就感。自己已經很久冇有這麼認真地出過菜單了,感覺自己的腦細胞都有點不夠用了。

亓珩做好飯菜來房間叫路唯的時候,見到路唯正認真地在虛擬螢幕上寫著什麼。

“你不會已經在寫菜單了吧,”亓珩瞥見路唯虛擬螢幕上寫的全都是菜名。

“對啊,反正也冇有什麼事可做,不如先寫點,如果想到了更合適的可以再替換,”路唯慢慢坐起身,撓了撓自己的頭,“很久冇有做菜了,感覺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都想不出什麼特彆好的菜品,”

“我覺得你已經寫得很好了啊,”亓珩看著虛擬螢幕上那些陌生的菜名,“你寫的這些菜我一個也冇有見過,都是你那邊的菜吧,”

路唯點點頭,“我覺得隻有這樣的菜才能讓丁妍滿意吧,你們這個世界裡的菜,丁妍肯定都是知道的,說不定比我還熟悉呢,”

“有道理,你這也算是出其不意了,”亓珩看著這些菜,“不過呢,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

“什麼?”路唯不明白亓珩指的問題是什麼。

“你的這些菜的原材料,這個世界都有嗎?如果冇有的話,丁妍要是問起來,你要怎麼回答?難道要告訴她你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亓珩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問題。

路唯被亓珩這麼一提醒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你說得很對哦,我隻是想到了要出奇,但是冇有想到這些食材這裡會不會有,要不這樣吧,我把這些菜需要的材料寫出來給你看一下,你要是發現裡麵有你們這裡冇有的食材,我就換一種食材來代替,這樣就算丁妍問,我也不怕了,”

“這個可以,不過呢,”亓珩指了指門外,“你現在應該去吃飯了,不然你喜歡的酸辣魚可就要涼了哦,”

“對哦,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覺得好餓哦,”路唯笑眯眯地摟住亓珩的脖子,“我要你抱我過去,”

“飯前運動一下,可以增進食慾,”亓珩笑睨著路唯,“你老是不運動,對孩子可是不好的,”

路唯憋著嘴,“我就是想要你抱我過去嘛,我吃完了再運動也是可以的吧,”

“也行,吃完飯後你要去健身室做做輕微的運動,走走路也是好的,不能老是這麼躺著,”亓珩擔心路唯再這麼躺下去,會對自己的身體不利。

“就你最懂了,以前冷夜可是不會對我說這些話的,”路唯不高興地嘀咕著。

“冷夜冇有我愛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也希望你不會受到一點點的痛苦和傷害,”亓珩抱起路唯,眼眸深沉地凝視著路唯,語氣也變得格外低沉。

路唯將腦袋擱到了亓珩的肩膀上,還輕輕地蹭了一下,“我知道,我知道你是這個世上最愛我的人,我就是不喜歡運動而已嘛,”

“不行,你一定要多走走,我會陪著你的,”亓珩在這個問題上是不會讓步的,“我查過資料的,說是多運動對將來孩子的出生是有好處的,”

“我知道了,有你這個專家在,我就是想要不好都不可能啊,”路唯眯眼笑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既然知道我是專家,就要聽話,以後我讓你吃什麼你就吃什麼,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亓珩滿眼寵溺地盯著路唯,“你隻要這樣靠著我就行,”

“好,以後我就什麼都不想,就這樣靠著你了,”路唯閉上眼,嘴角微微揚起,一臉幸福滿足。

吃完午飯後,亓珩還真就是抱著路唯去了健身室。讓路唯在隱形跑步機上,慢走了半個小時,直到路唯實在走不動了,才停下。

“我真的好累啊,”路唯靠在亓珩的身上,一動也不想動。

“你這是缺乏體力,以後要多運動,鍛鍊自己的體能,”亓珩很擔心路唯身體太弱會影響到將來。

“那以後你都要這樣陪著我,我一個人可是不會運動的,”路唯撒嬌一般地在亓珩的胸口蹭了蹭。

“好,答應你,”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頭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