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唯,你的心思還真是細呢,”丁妍覺得自己開始明白路唯想要做什麼了。

路唯眯眼笑了起來,“我就是想要假公濟私一下而已,”

“懂你了,”丁妍麵對路唯這笑眯眯的樣子,想要拒絕也說不出口,“這樣吧,也不要在你的那家小店了,索性就搬到我的那個餐廳吧,地方大,還有比較私密的包廂,那些大人物們吃什麼做什麼說什麼都會比較方便一點,你說呢,”

“真的可以嗎?”路唯高興得眉毛都揚起來了,“不會太麻煩丁姐姐了吧,”

“不會,也就是說個話的功夫而已,”丁妍想著在自己的地盤上做事,就算路唯和她的保鏢有什麼心思自己也都能應對。

“那可就太棒了!謝謝丁姐姐了,”路唯滿臉寫著期待。

丁妍離開後,亓珩立刻問出了自己心裡的疑惑,“小唯,你這麼積極地要丁妍再開一次全魚宴是有什麼特彆的目的嗎?”

“你這麼聰明,難道會想不到嗎?”路唯挑眉笑望著亓珩。

亓珩思忖了片刻後,不確定地開口,“難道說上次的那個全魚宴裡的魚不是人類族當地有的?”

“這個我怎麼會知道?”路唯兩手一攤。

“那你總不見得是想要讓丁妍再去請一次那幾個人吧,”亓珩覺得如果是這個原因,那應該是不太可能的。

“你覺得她會去請嗎?”路唯反問亓珩。

“這個不太可能吧,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你過個生日為什麼要讓那些人過來?”亓珩覺得路唯的這個想法有點不太可能實現。

“我不這麼覺得,”路唯卻有自己的想法,“丁妍如果是真的想要滅了肖一凡而取而代之,那麼她肯定是要向那些人展示自己的實力的,當然還有她的忠心,”

“明白了,丁妍如果想要向那些人證明她也有舉辦新年宴會的能力的話,你的這次生日宴會就是個絕好的機會,”亓珩明白了路唯的打算,“而我們也能暗地裡看看她是不是會跟暗寒族的人聯絡,或者說看她請的那些人類族高級官員裡會不會有外族暗探,對吧,”

“對!就是這個意思,那天應該是個好機會,”路唯上下打量了一下亓珩,“你現在隻是我的保鏢,所以根本不用跟我一起坐在餐廳裡,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小唯,你真是變聰明瞭,這都能讓你想到,”亓珩不得不感歎路唯的心思還真的是細緻。

路唯傲嬌地瞥了一眼亓珩,“我一直都很聰明的好嗎,隻是人家不給我展示的機會而已,”

“嗯嗯,那這次的宴會就讓你好好展示一下,我就專心做一個保鏢,”亓珩笑著攬住路唯,將她擁入懷中,輕輕地吻著路唯的頭頂,“小唯,能有你在我的身邊真的是我最大的幸運了,”

“我也是,如果不是遇見你,我大概還在那個偏遠行星打轉吧,”路唯說到這裡就又想起了能量石的事,“那個,你讓你的朋友找的礦石找到了嗎?”

“礦石?”亓珩皺著眉,似乎冇有明白路唯在說什麼。

“你不會忘記了吧?”路唯有些急了,說話的語速都變快了,“就是你帶我去買戒指的那天啊,你不是讓你的那個朋友幫你找礦石的嗎?就是我那個十方扣的能量石啊,”

亓珩見路唯著急得像是一隻炸了毛的兔子,忍不住撲哧笑出了聲。

路唯見亓珩竟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立刻明白過來自己這是被他捉弄了,立刻抬手揪住了亓珩的一直耳朵,“敢騙我!明明知道居然裝不知道,我還以為你真的不記得了,已經忘記了呢!”

亓珩見路唯的眼眶又有些泛紅了,立刻收斂起笑臉,溫柔地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傻瓜,你的事我一定會記得的,就算不記得了,隻要你說出來,我就算付出任何代價也會幫你辦到的,你可是我這輩子最想要保護,也是我想儘辦法也想要滿足的人了,”

“以後不許再拿這種事騙我了,”路唯抬起胳膊摟住亓珩的脖子,“我一點也不喜歡你把我忘記了的樣子,”

“好,以後保證不會了,”亓珩將路唯打橫抱起,“作為對我說錯話,惹你不開心的懲罰,今天晚上你想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你的所有要求我都答應,”

“真的?”路唯有點不相信。

“當然,我說話可是一言九鼎,”亓珩說著話就又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如果我做不到,你可以繼續罰我,”

“好,這可是你說的,”路唯低頭想了想開口道,“既然是懲罰,那麼我就要你今天晚上隨時聽候我的吩咐,我要喝水你就要給我倒水,我要吃什麼你就要去給我買什麼,買不到就要親手做出來,”

“冇問題!”亓珩一臉壞笑地睨著路唯,“你以為這些事就能難倒我?我看到時候先睡著的人肯定是你,”

亓珩抱著路唯回到了臥室,“你先躺一會兒,我去給你倒點熱水泡個腳,然後再睡覺,這樣可以睡得更舒服一點,”

“你是想直接把我弄睡著了,你就不用忙了,對不對?”路唯對著亓珩翻了一個白眼。

“怎麼會呢?”亓珩眯眼笑著直接轉身就進了浴室。

冇過一會兒,路唯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似有非有的一股草藥味。

“你在弄什麼呀?”路唯坐起身,見到亓珩端著一大桶黑乎乎的熱水來到自己的麵前。

“這是給你調理身體用的哦,我之前查過一些資料,後來又問了一些專家,保證對你的身體和孩子都是有用的,”亓珩邊說邊蹲下身,輕輕握住了路唯的兩隻腳,慢慢地,很溫柔地將路唯的兩隻腳放進藥水裡。

路唯驚愕得瞪著亓珩,“你什麼時候查的啊?連這個你都想起來了?”

“不是,”亓珩語氣低沉,“是我還是冷夜的時候查的,”

“怎麼感覺你不太高興了啊?”路唯感覺亓珩剛纔那句話明顯心情有些低落。

“冇有,就是覺得自己以前做得還不夠好,冷夜居然都能想到這些,我卻冇有想到,”亓珩低著頭,輕輕給路唯的腳做按摩。

“冷夜吃亓珩的醋,亓珩你也會啊?”路唯眯眼笑了起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