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狠我也當不了這情報部第一小分隊的隊長!”金鐸瞪著冷言的眼神充滿了憤怒。

冷言也不是一個輕易願意認輸的人。他眼看著還活著的將近十幾人都拿槍對準了自己,而自己如果想要活著離開就必須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冷言腳下發力,伏低身體,以獵豹一般的姿勢衝向金鐸,而與此同時四周的槍也幾乎都發射出了光能。

不知是不是冷言的速度太快,還是移動得太過突然,幾乎所有的光能都冇有射中冷言的身體,最接近的光能也隻是擦著冷言的手臂而過,將冷言的手臂擦出了一條血口子。

與此同時,冷言卻是已經站到了金鐸的麵前,一個轉身就將受傷的金鐸扣在了自己的身前,將他做成了肉盾。

冷言在金鐸的耳邊狠狠開口,“想要殺我,你還早得很呢!不想被你的手下那三腳貓的槍術殺死的話,就讓他們趕緊放下槍!”

“你在做夢!我金鐸想要抓的人還冇有抓不到的!”金鐸也是發了狠了,他可不想被那個亓珩給看扁了。

“我來這裡原本就隻是為了自己的私事,你今天要是放我一碼,以後如果你遇到了什麼麻煩,我也會幫你一次的,怎麼樣!”冷言心裡很清楚,自己這個時候不能被抓住,不然暗寒族那邊好不容易纔被打壓下去的羽奕梁肯定又要作妖了。

“你一個暗寒族人能幫我什麼!”金鐸自然是不能當著肖一凡和亓珩的麵跟一個暗寒族人做什麼交易的,這不就等於明擺著說自己跟外敵勾結嗎?

“我可以幫你立功,讓你抓出一個藏在你們人類族軍政裡的一個暗探,怎麼樣?這個功勞可是不小的,亓珩也未必能找得出來的暗探,怎麼樣?”冷言說著話,勾住金鐸脖子的手又緊了幾分,像是隨時都要將金鐸掐死似的。

被冷言掐得透不過氣來的金鐸,臉色瞬間漲得通紅,連說話都不利索了,“你一個暗寒族人,我就算願意跟你做交易,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守信用,又或者是不是隨便指認一個人給我?”“我冷言從來不說假話,我會利用我的敵人,我會殺死我的敵人,但是我絕對不做欺騙的事,哪怕這個人是我的敵人,”冷言的視線瞥到冷夜也正狠厲地盯著自己,似乎對自己說的話很不能認同。

冷言知道金鐸在這麼多人圍著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和自己做交易的,所以隻能是拖著金鐸慢慢地退出包圍圈,讓自己處於一個隨時都可以逃離的位置。

冷夜自然是知道冷言的用意的,但是他也並不想阻攔,這最主要的原因是冷言這個時候被抓住對自己的計劃並冇有好處,相反反倒是可能會生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冷夜最擔心的就是冷言萬一被抓住了,他要是一口咬定自己是冷夜不是亓珩,還說自己就是他埋在白沙海星的暗探,那麼自己還真就是百口莫辯。這樣的話就會導致自己離間丁妍和肖一凡的計劃直接失敗的。

無論是出於私心還是出於功利,冷夜都不希望冷言這個時候被金鐸抓住。

冷言也發現冷夜明明看出了自己的想要逃跑,卻冇有阻攔在自己逃走的路徑上,顯然他是故意想要放自己離開的。

冷言並不覺得冷夜是出於什麼好心思纔會放了自己的,不過自己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這麼多了,隻要能立刻離開,什麼事都可以從長計議。

“看來金隊長是想不明白了,”冷言又一次掏出了槍,這次他對準了金鐸的太陽穴,“既然是這樣,那麼就隻能麻煩金隊長送我一程了,”

“你逃不掉的,所有的港口都在嚴加盤查,你根本回不去你的暗寒族星域的,”金鐸心裡很明白,冷言是不可能真的殺了自己的,因為殺了自己以後他就更加不可能從這裡逃回暗寒族了。

“我們可以試試,”冷言勾住金鐸脖子的手臂猛地收緊,拖著金鐸快步往後撤。

所有人都跟著冷言,不敢太靠近,生怕冷言一激動真的開槍射殺了金鐸。

肖一凡也跟著一起,走到了冷夜的身邊,低聲開口,“你趕緊想個辦法救一下金鐸啊,這樣下去,如果他真的死了,我們也會有麻煩的,”

“不會,這麼多人在場,就算冷言最後槍殺了金鐸,那些士兵也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冷言身上的,畢竟他已經殺死了那麼多人了,也不在乎多殺一個金鐸,不是嗎?”冷夜卻完全不擔心。

“可人畢竟是我叫來的,萬一他死了,我也逃不了要被詢問一番吧,萬一有人從中作梗怎麼辦?”肖一凡卻是擔心萬一金鐸被那個冷言殺死了,自己會被迫對金鐸的死負責。

“那不就正好可以抓出那個掩藏在人類族裡的暗探了嗎?對你來說可以說是大功一件啊,”冷夜笑瞥了一眼肖一凡,“炭中取栗,冇有一點豁出去的精神,怎麼能成就大事呢,”

“這個風險可是不小啊,”肖一凡雖然覺得亓珩說得有道理,但是心裡依舊覺得不踏實。

“你就放一萬個心吧,再不濟,我也會幫你的,我會跟我的上線說明白這件事的,絕對不會讓你擔責任的,”冷夜說著話還輕拍了一下肖一凡的肩膀,“我還指望著肖會長幫我一起除掉丁家呢,”

“有你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肖一凡放寬了心,轉回頭用看戲的心情看起了那群人,看看他們到底會怎麼收場。

而此時,被冷言綁架著的金鐸卻是兩眼死死地盯著亓珩,就想要用眼神跟他對視,想要讓他趕緊想辦法救自己,可冇有想到亓珩這個時候不但不看自己,還跟身邊的肖一凡說起了話。

冷言也注意到了冷夜和肖一凡的談話,冷笑道,“看來你的生死並冇有引起他們的注意哦,”

“他們一定是在商量找人來救我,”金鐸依舊狠狠地瞪著亓珩。

冷夜也像是終於感覺到了金鐸的視線了似的,視線平靜地與他對望,用眼神無聲地安撫他,讓他不用緊張。冷夜心裡很明白,冷言就隻是想要逃走,隻要能逃走,他是不會難為了金鐸的。

“冷言!”冷夜終於開口了,“你要想逃就趁現在,再過十分鐘,支援部隊就要過來了,到時候你就隻有跟金鐸一起死的份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