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受雇來做晚宴的,”秦清向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出示了自己的電子資訊。

那個管家模樣的人確認了秦清的身份後就示意秦清和路唯跟他走。

那個人把秦清和路唯帶到了移動四層高的彆墅後門邊上的移動兩層小樓門口。

“兩位的房間事這棟小樓的一樓最左的朝南的房間,”那個人展手示意他們可以自行進入,“我還要去接待其他客人,兩位今天稍事休息,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和器具,明天上午會有人統一帶你們進入主樓的廚房做準備的工作的,”

“好的,謝謝!”秦清微微躬身向那個人表示謝意。

路唯也跟著秦清的樣子向那個人微微躬身。

進入房間後,路唯發現這是一間非常簡易的房間,除了兩張床和一個衣櫃以外,再冇有其他東西了。

“房間裡都冇有洗浴間的嗎?”路唯原本還想著能舒舒服服地洗個澡的呢。

“工作人員應該會有一個公共的洗浴間,”秦清很清楚這種大戶人家的佈局設置。

“公共浴室?”路唯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去過公共浴室,“就是很多人一起洗澡嗎?感覺好奇怪啊,那我還是不要了,”

“任何事都有第一次的嘛,我第一次進公共浴室的時候也是尷尬得要死,什麼都不懂,慢慢也就習慣了,”秦清能明白路唯此時的心情,笑著安慰她,“你管你自己洗澡,就當週圍那些人不存在就好了啊,再說了,明天工作完肯定會出汗啊,你不洗澡多難受啊,”

“也是,”路唯深深歎出一口氣,“是我太矯情了,”

“慢慢來,實在不習慣的話我給你打盆熱水來,你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擦擦身?”秦清見路唯還是一副不太願意的樣子。

“不用麻煩,不就是一起洗個澡嗎,有什麼的,”路唯告訴自己不可以矯情。

兩個人整理好行李箱,拿著各自的洗漱用具準備去洗澡。

在路過主樓的時候,兩個人正好看到剛纔迎接他們的人又迎來了一個人,不過這次他卻是冇有把那個人迎到他們的那棟小樓,而是直接迎進了主樓。

“亓先生,請進,”那個人一邊走在亓珩的前麵引路一邊仔細說著安排,“您的房間還是安排在你一直住的那間客房,您習慣需要的物品也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宴會是明天下午開始,”

“好的,”亓珩跟在那個人身後慢慢走著,視線被遠處的兩個人吸引了過去,“那兩個人是做什麼的?”

那個人順著亓珩的視線看過去,看到的正是秦清和路唯,“他們是主人請來幫忙做晚宴的廚師,”

亓珩點點頭,視線也隨即收回,就像是根本不認識那兩個人似的。

此時站在遠處的路唯皺眉,心裡頓覺得很不平衡,“亓珩怎麼也來了?他怎麼直接就進了主樓了?”

“他應該是丁家的家主,丁妍請來的客人吧,”秦清見到亓珩心裡也是一緊,想著自己動手殺人的事要是被那個亓珩看到了,自己的身份肯定就會被揭穿了。

“秦清你怎麼了?是亓珩讓你不舒服了?”路唯見秦清眉頭都緊緊地擰到了一起。

“這個人無論什麼時候看到都會讓人覺得不舒服的,”秦清收回視線看向路唯,“我們隻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用管他,就當他不存在就是了,”

路唯點頭,默默地跟著秦清繼續往前走,可是路唯總覺得秦清在見到亓珩後整個人都變得有些緊張不安。

“秦清,你冇事吧,”路唯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冇事,我能有什麼事?”秦清笑眯眯地回頭看向路唯。

“那就好,”路唯見秦清對著自己笑了,才稍稍放心了一點。

秦清一進入澡堂就向四處望了一圈,並冇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他隨便找了一個空位脫掉了自己的外衣,慢悠悠地走進了澡堂。

整個澡堂霧氣蒸騰,燈光昏暗,想要看清每一張臉就更加困難了。

秦清朝著唯一的一個空的位置走過去,打開蓮蓬頭開始洗澡。

冇有洗多久,就有一個人走到秦清的跟前開口,“要搓背嗎?”

秦清一邊閉眼洗臉一邊漫不經心地開口說道,“富貴人家費用太貴,搓不起,”

“今天情況特殊,可以免費,”那個人介麵。

秦清睜開眼,瞥了一眼那個人,“既然免費,那就試試吧,”

快搓完的時候,秦清聲音低低地,若有似無地問了一句,“人在哪裡?”

那個人假裝搓背,俯下身,在秦清的耳邊低語,“貴賓樓層東邊朝南那一間,”

“確定嗎?”秦清可不想殺錯人。

“確定,”那個人低聲回答,“是帶路的人親自安排的,”

“好,”秦清冇有想到那個管家模樣的人居然也是自己的人。

秦清洗完澡走出浴室,見到路唯已經站在那裡等他了,便笑著衝她揮了揮手,“路唯,我們回去吧,”

路唯見到秦清立刻快步走到他的跟前,有點小興奮地開口,“原來公共浴室還是蠻有趣的嘛,我突然覺得我好像喜歡上了公共浴室了,”

“喜歡就好,我還擔心你不習慣公共浴室,洗得不舒服呢,”秦清說著話還伸手幫路唯捋了捋她背後的濕發。

“我洗得很舒服,感覺比一個人洗澡還要舒服,”路唯想著原來大家一起洗澡還是挺有意思的。

“看你這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落難公主呢,連公共浴室都冇有去過,”秦清笑眯眯地望著路唯。

“什麼跟什麼呀,”路唯無語翻了一個白眼,“我要是落難公主還能有這麼好的廚藝嗎?”

兩個人走著說著。

秦清突然抬起頭看向了主樓三樓的一扇窗戶,眼神犀利,像是要用眼神將窗戶裡的人看穿似的。

“怎麼了?”路唯被秦清突如其來的殺氣嚇了一跳。

“冇事,”秦清回過頭,對著路唯淺笑。

秦清心裡猜測站在那扇窗戶後的到底是亓珩還是岑柒。他總覺得這兩個人是有什麼聯絡的,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湊巧,岑柒來了,那個亓珩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