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見到自己身後的店鋪裡湧出了二十幾個人,將他和冷夜圍在中間。

“冷言,你為了我這樣一個小人物,冒這麼大的風險,真是不值當,現在我倒是要看你怎麼讓自己脫身,”冷夜想的是,如果冷言想要逃脫就一定會動用自己在這邊的暗探的,這樣自己正好也能摸一下冷言在白沙海星的底細。

冷言收回手槍,冷冷掃視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幾個人,又看向一直警惕地盯著自己的肖一凡,“肖會長,我勸你還是不要做這麼自不量力的事了,就憑你這幾個人想要留住我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看你還是珍惜一些你手底下的人的性命吧,”

“我手底下的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打手,他們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肖一凡卻覺得這是冷言自己在硬撐場麵。

“那就試試吧,”冷言話音一落便以最快速度向包圍他們的人群裡衝了過去,冇有幾分鐘就將那些人全都打趴在地上。

肖一凡震驚地瞪著自己的那一隊精英,居然那麼輕易就被冷言打趴在了地上,哼哼著根本起不來。

“我現在應該可以離開了吧,”冷言不屑地瞥了一眼肖一凡。

肖一凡卻是求助一般地望向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亓珩。

“冷言,”亓珩在冷言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悠悠地開口了,“丁妍想要代替肖一凡成為人類族新年宴會的主辦人,應該是你在暗地裡支援的吧,”

“你在胡說什麼?”冷言不明白冷夜突然提到丁妍是什麼意思。

“我胡說?”冷夜譏笑,“丁妍再暗寒族也能安然無恙地開店,你敢說這中間冇有你們冷家的庇護嗎?”冷夜提到這件事,就是要肖一凡更加相信自己剛纔說的話。

“我們冷家想要做什麼根本不需要利用一個女人,”冷夜猜測難道會是羽奕梁?如果真的是羽奕梁的話,那麼冷夜就是想要通過自己將丁妍和羽奕梁安插在人類族裡的暗探拔出來。

“你還真敢說,當初你利用路唯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吧,”冷夜眼眸裡閃過一抹寒氣,“丁妍雖然是個女人,可是她在三個種族星域裡的勢力可是不容小覷的,甚至有了超過美食協會的勢頭,所以你們纔會不惜代價地要與她合作對不對?”

“完全不知所雲,”冷言冷嗤,“暗寒族也不止我們冷家一家,但是如果......”

話到嘴邊,冷言突然停了下來。他發現自己中了冷夜的拖延計謀了,自己的周邊突然就又冒出了一隊人了。

“果然好手段,居然想到了用這種拖延的計謀,”冷言盯著冷夜的眼睛裡充滿了殺氣,“不過,你也應該知道,隻要是我不想做的,冇有人可以強迫我,隻要我想要離開,誰也留不住,”

冷夜隻是聳聳肩,“我也就隻是想要跟你確認一下丁妍的事而已,跟什麼拖延戰術完全無關,你想要走儘管走就是了,”

冷言又瞥了一眼肖一凡後就快步衝著冷夜的方向,急速跑去,像是要跟冷夜做個對決似的。可是冷夜卻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好像冷言根本不是衝向自己似的。

冷言也確實不是想要跟冷夜較量,他隻是感覺到了隻有冷夜身後的方向是冇有人埋伏的而已。

“我還會再來找你的,一日入了我冷家的門,就永遠彆想離開!”冷言在經過冷夜的身邊時在冷夜的耳邊狠狠地丟下一句。

聽到這句話,原本還想要放過冷言一碼的冷夜立刻迅速轉身,順勢用右手用力扣在了冷言的肩膀上,讓他再無法離開一步。

冷言也是發了狠了,使出了全力與冷夜廝打了起來。

就在兩個人打得不分伯仲的時候,金鐸的人也從四周衝了出來,又一次將冷言團團圍住了。

“上前!將冷言給我抓起來!”金鐸對自己的手下下令。

金鐸的手下一窩蜂地湧了上去,想要抓住冷言,可冇有想到冷言的體術還真的是不一般。他在與冷夜纏鬥的間隙,還能將那些人一拳一個地擊倒。

冷言表麵的凶悍卻也擋不住內裡體力的消耗,他感覺到自己的體能在急速地下降,如果不速戰速決的話,自己早晚會因為體力不支而被這群裡也活捉的。

冷言拔出了手槍,在與冷夜打鬥的同時,開槍直接將靠近自己的人射死,這樣就能給自己創造出一個逃生的缺口。

金鐸眼看著自己帶來的人一個個地被冷言射殺,而亓珩一個人顯然也根本壓製不住冷言。金鐸果斷地自己衝了進去,跟亓珩一些與那個冷言搏鬥了起來。

二對一的情況下,冷言很快就落了下風。

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冷言在打鬥的間隙一個縱越拉開了自己跟那兩個人的距離,用槍直接瞄準了金鐸,厲聲喝道,“再靠近一步,我可就真的不客氣了!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

“你逃不掉的!我已經報告了總部,所有的航空港都不會放你離開的!”金鐸也高聲喝道。

“我能來就肯定能離開!”冷言根本不怕這樣的威脅,“我冷言在人類族潛伏了這麼多年根本冇有人發現,如果不是我自己想要回去暗寒族了,你們根本不可能發現得了我!”

“一個棋子隻有放到了棋盤上纔有用,你冷言隻有回到了暗寒族才能發揮作用,你在我們這裡根本什麼都做不了,”金鐸一邊喘著氣一邊點擊了自己的通訊環,“我已經叫了支援了,我看你就不要再掙紮了,束手就擒吧,”

冷言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他扣動扳機,一束光能直接穿過了金鐸的右邊肩胛骨,鮮血立刻浸染了金鐸的製服。

“我冷言就算是死,也不會被你們抓的!”冷言語氣極儘狠厲,“我在死前一定會拉你們中的一個跟我一起死的!”

金鐸冇有想到冷言真的會開槍,瞪著冷言的眼睛是又驚又怒,“你居然敢打傷我!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的!”

金鐸對著還活著的那些手下高聲憤怒地命令道,“所有人拔槍!打傷打中冷言的人,我多獎勵三個月的工資!”

“算你狠!”冷言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碰到比自己還要狠毒的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