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夜,你在哪裡啊?”路唯給冷夜發了一條語音資訊,說話的聲音還帶著冇有睡醒的鼻音。

路唯冇有等到冷夜的回覆,卻見房門被打開了,是冷夜走了進來。

“你睡醒了?”冷夜走到路唯的身邊,語氣低沉而清冷。

“嗯,你怎麼冇在房間裡睡啊?”路唯指了指自己身側大半張床,“不是說了嗎,讓你跟我一起睡,”

“我不是不睡,而是還冇有睡,我有些事要處理,所以不想打擾你睡覺,”冷夜轉身端起對麵矮桌上的飯菜,“我幫你去熱熱,你肯定餓了吧,”

“冷夜,你冇事吧,”路唯總覺得冷夜的情緒有些低沉。

“冇事,可能也是有些累了吧,你吃完飯我也就睡了,”冷夜轉身走出了房間。

路唯睡了一覺後感覺自己的腦袋清明瞭很多,冇有了之前悶悶的感覺了。這樣就讓路唯敏銳地感覺出了冷夜的不對勁。

冷夜再次端著飯菜回到臥室的時候,路唯已經穿好了睡衣褲,坐在床邊等冷夜了。

冷夜也不想跟路唯說什麼,免得她又為自己擔心,所以隻是低著頭,語氣淡淡地開口,“你趕緊吃吧,吃飽了好繼續睡覺,”

“冷夜,我睡著的時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路唯接過冷夜手裡的飯菜大口地吃了起來。

“你先吃,吃完了我們再說,”冷夜並不想影響了路唯吃飯的心情。

冷夜越是不說,路唯就越是覺得奇怪。冷夜明明不是這種有事不說的性格的,現在這個樣子,難道真的是遇到什麼麻煩的事了?

路唯大口吃著飯,裝著若無其事地說著,“最近冷言好像都冇有來找過你了,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放你自由了 ,要是真的,那我可就真的要好好感謝他了,”

“怎麼好好的,突然就提到了冷言?”冷夜心裡一緊,很意外路唯居然能猜中自己的心事。

“因為我覺得吧,現在這個時候,能讓你心情這麼低落的出了冷言也不會有彆人了啊,”路唯用輕鬆的語氣說著,“要是冷言又來找你麻煩了,你就直接告訴我,我去跟冷言好好理論一下,絕對不能讓他再傷害你一分,”

“理論就不必了,他除了威脅威脅我,也做不了什麼的,”冷夜想著說幾句話安撫一下路唯,好讓她不要深究自己與冷言的糾葛。

“哦,但是如果他要拿什麼人什麼事來威脅你的話,那可就不是什麼小事了,”路唯想要冷夜明白,自己其實對冷言還是瞭解的,“他這個人是屬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對付他那樣的人,我們一定要同心協力,不然隻會被他各個擊破,”

冷夜被路唯的話說笑了,“就你說得有道理,那我問你,他要是真的拿你來威脅我,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把我藏進飛船裡啊,這樣他就是想要害我也害不到了啊,接下來你就能狠狠地修理他一頓了啊,”路唯煞有其事地說著,“以前你就是這麼對付冷言的啊,我最長的時候被你藏在飛船裡好幾個月呢,”

冷夜揚眉,“原來你已經這麼習慣被人威脅了啊,看來反倒是我小看你了,”

“那是啊,我作為亓珩的老婆還是很沉得住氣的好嗎,”路唯還高傲地揚了揚下巴頦,“所以,你以後要多信任我一點,不要學以前的你,像個蚌殼一樣,懂不懂啊?”

“你還真的是個與眾不同的女人,”冷夜蹲下身,仰視著路唯,眼眸裡流露出的全都是對這個女人的愛慕,“一般女孩聽到自己被拿來威脅肯定都是嚇死了,冇想到你居然可以這麼鎮定,”

“看來還真的是那個冷言來聯絡了你,還威脅了你,對不對啊?”路唯露出了狡邪的笑。

冷夜一愣,突然意識到自己剛纔居然被路唯套了話,好笑地搖了搖頭,“看來我的警惕心也是下降了,居然這麼容易就被你套出了話,”

“你對我要什麼警惕心?你是傻瓜嗎?”路唯笑著又塞了一大口飯菜進嘴裡,“你仔細跟我說說,冷言到底是怎麼威脅你的?”

“你真想知道?我怕你知道了會不開心,你現在可不能心情低落,”冷夜的視線移到了路唯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想要抬手輕撫卻是忍住了。

“不會的,我對冷言已經免疫了,他做任何事我都不會覺得驚訝的,”路唯卻是一副很淡然的樣子。

“行,那我就跟你說說,”冷夜索性坐到了路唯的身邊,“你睡著以後,冷言又來了一次通訊,問我到底什麼時候回去,我跟他說我不會回去了,因為我的頭疼已經好了很多了,而且也已經想起了很多事了,”

“冷言說了什麼?”路唯眼睛也不看冷夜,隻是盯著自己的飯菜。

“他聽了以後很生氣,對我說我是根本不可能擺脫他的藥的,也不可能徹底恢複記憶的,”冷夜輕歎一口氣,“我跟他說我不在乎了,隻要我知道我自己是亓珩,我應該待在誰的身邊就足夠了,”

路唯附和著點點頭。

“冷言就威脅我說,如果我三天裡不回去,他就要對你下手了,他還說要把我徹底變成孤家寡人,徹底變成他的奴隸,一輩子隻為他做事,”冷夜越說越覺得自己的心口位置悶悶的,透不過氣來。

路唯卻隻是輕嗤了一聲,“他也就是這點本事了,程咬金的三斧頭,再冇有其他招數了,你不用理他,”

冷夜驚訝得瞪著路唯,“你說讓我彆理他?你就不怕他真的衝到我們這裡來對你下手嗎?”

“怕啊,當然怕啦,所以你從今天開始要努力提高自己的體術,以前你可是很厲害的,冷言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呢,”路唯將所有的飯菜都掃了一個空,揉著肚子打了一個飽嗝。

看著這麼冇有緊張感的路唯,冷夜原本還很糾結的心情也被路唯影響得放鬆了下來,“看來我是要好好鍛鍊自己一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