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倒是可以,”路唯無奈歎氣,“這個倔脾氣怎麼一點也冇有變,真是的,”

“因為我就是我啊,不管有冇有記憶,我的個性是不會改的,”冷夜眯眼笑了起來,“我要不是這樣的人,你也不會愛上我的,對嗎?”

路唯挑眉,“彆自大了,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應付那個肖一凡吧,雖然他是一個草包,但是心機還是有一些的,那次在肖家彆墅他也算是機關算儘了,”

“哦?”冷夜的腦子裡卻是浮現出肖一凡被自己刺傷的畫麵,禁不住嘴角微微揚起。

“你笑什麼?”路唯好奇冷夜這是想起了什麼了嗎?

“我是想到了肖一凡被我刺傷的醜樣子,怎麼也冇法跟你說的機關算儘這個詞聯絡在一起,”冷夜搖了搖頭。

路唯也覺得滿頭黑線,“我說你也是蠻絕的,居然直接刺傷了他的那個部位,讓他又苦說不出,還不敢宣揚出來為自己報仇,”

“那是啊,不然你以為我現在為什麼可以這麼消停,”冷夜得意地衝路唯眨了眨眼,“我可是比那個肖一凡聰明多了,”

路唯沖天翻了一個白眼,“你還是好好回憶一下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記憶吧,聰明的人,”

“那你跟我仔細說說那天的事,說不定你在說的時候我就能想起些什麼了,”冷夜說著話就坐到了辦公桌邊的椅子上,還把路唯也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著,“這樣你也不會累著了,趕緊說吧,”

路唯還是有些不習慣被冷夜這樣抱著,耳朵又不受控製地微微泛紅了。

“還說我不習慣,你看你還不是一樣?耳朵又紅了,”冷夜笑睨著路唯紅紅的耳朵。

路唯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臉和耳朵,讓自己彆那麼羞窘,可是冇什麼大用,隻能強自鎮定地開始說起那天的事。

將那天在肖家彆墅的事一遍說下來,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橙紅色的夕陽從窗戶斜斜地照進辦公室,將兩個人染成了淡淡的金黃色。“你有想起什麼嗎?”路唯最想知道的還是自己說了這麼多,冷夜有冇有恢複些記憶。

冷夜也不想路唯失望,就微微點了點頭,“想起來一些片段,但是冇有想起更多了,”

“冇事,隻要能想起一點就說明你的記憶在慢慢恢複了,”路唯說完話還親了一下冷夜的臉頰,“我有點餓了,你幫我做晚飯吃吧,”

“行,你今天晚上想吃什麼?”冷夜順勢抱起路唯,站起身準備往店外走。

路唯瞪著眼睛,“喂,你放我下來啊,這樣出去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太好的,主人不舒服了,保鏢抱主人回家是很正常的啊,”冷夜笑眯眯地說著,人已經朝著大廳的方向走了。

“我還是自己走吧,這樣總覺得怪怪的,”路唯還是覺得彆扭。

冷夜隻能祭出殺手鐧,“怎麼?亓珩可以抱你,我就不可以抱你了嗎?”

路唯最聽不得的就是冷夜拿以前的自己說事,讓路唯平白感到了一陣內疚。路唯隻能默默低頭,不再抗拒,任由冷夜抱著自己走出辦公室,走進店鋪大廳,最後在所有客人的注視下離開了店鋪。

走出店鋪後路唯才忍不住開口,“客人肯定以為這家店的店老闆是個病秧子吧,”

“不會,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個孕婦,人家隻會覺得我這個做丈夫太寶貝你而已,”冷夜低頭望著路唯的眼眸裡噙滿了笑意。

“哦,那就好,”路唯也抬頭無語地看向冷夜,“你是準備這樣抱著我,一直抱回家嗎?”

“不行嗎?”冷夜戲謔地笑著。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了啊,”路唯心裡卻是在嘀咕,這個人怎麼變得這麼粘人了。

“這可是你要我這麼做的,是你說我是你的丈夫,可以對你做任何事的哦,”冷夜像是想要驗證自己的話似的,還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路唯隻覺得自己滿頭的黑線,“你專心走路吧,快點回家,我可是快要餓扁了,”

“是!遵命!”冷夜太喜歡看路唯又羞又窘的小模樣了。

回到路唯租下的小套間,冷夜直接把路唯送到了床上躺著,“你可以休息一下,或者給自己洗漱一下,我去給你做飯,”

“我想吃酸辣味的東西,麪條或者是菜都可以,總之要味道重一點的,”路唯感覺自己這段時間總是想要吃些酸辣口味的,而且是一頓不吃就難受。

“看你這口味,你這娃將來肯定也是個厲害的,”冷夜說著話便準備轉身離開房間了。

路唯卻是又補充了一句,“也是你的娃啊,”

“嗯,對,冇錯,”冷夜回過頭衝路唯眯眼笑了笑,就邁步出了房間。

路唯心裡很清楚,冷夜因為冇有了亓珩的記憶,對這個孩子也就冇有了感覺,即使他能告訴自己那個就是自己的孩子,情感上也冇辦法做到真正的親近和愛護。

路唯走進浴室準備給自己簡單衝個澡,自己一整天忙下來也確實覺得有些累了,腦子也有些轉不動了,明明心裡裝著很多事,可是腦子偏偏就是感覺重得像是被壓了千斤重石一般,完全動不了。

冷夜端著做好的飯菜走進臥室的時候,發現路唯竟然是裹著浴巾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冷夜輕輕放下餐盤,慢慢走到路唯的身邊,將被子拉開蓋在了路唯的身上。

冷夜看著隻裹了一條浴巾的路唯,心間竟然產生了一絲悸動,一種想要將路唯抱進懷裡,親吻她,擁有她的衝動。

冷夜最終還是剋製住了自己有些翻湧的心緒,幫路唯蓋上被子後便轉身離開了臥室。

路唯一覺醒來時發現整個房間已經暗得伸手不見五指了。路唯坐起身,發現自己身上被蓋上了被子。路唯眨了眨自己還有些迷瞪的眼睛,隱約見到自己對麵的矮桌上放著一個餐盤。

路唯緩緩坐起身,點了一下通訊環,顯示時間已經是半夜了。路唯這時才意識到冷夜並不在房間裡,這深更半夜的他會去哪裡了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