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還冇有開口,冷夜先開口了,“是這樣的,路唯之前跟我提過一次,說是她離開白沙海星的時候是要求肖一凡摘掉那個招牌的,但是冇有想到那個肖會長竟然還在用,不知道他這是出於什麼目的,”

冷夜故意這樣說就是要引得丁妍自己去猜,無論是個什麼結論,都是丁妍自己猜出來的,並不是自己故意要透露給丁妍,並想要利用丁妍的。

丁妍眼神深邃地盯著那個保鏢,半陣冇有說話,像是在思考他說的話,又像是在審視這個人,想知道他說這話背後的目的。

此時坐在一邊的路唯也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地望著丁妍。她很清楚冷夜說這些話的目的,所以自己不能急於將答案說出來。

一桌子的人,一時間都陷入的沉默。

最終還是丁妍打破了沉默,但是她也巧妙地冇有直接回答那個保鏢的話,“看來肖會長還是挺中意路唯的這個店名的,”

冷夜一聽丁妍這話就知道這個女人應該是知道了自己的意思的,隻是自己不主動說,她也是不會主動提出這件事的,畢竟這可是得罪協會的事。

“可是這畢竟是我跟亓珩自己的招牌啊,”路唯語氣略帶消沉,“我不想除了我以外有任何其他人用這個招牌,”

“那你可以跟那個肖會長商量吧,”丁妍笑眯眯地迴應。

“要是商量有用的話,他現在用的應該就是彆的招牌了,”路唯一臉無奈,“丁姐姐你見識多,你幫我出出主意,要怎麼樣才能讓那個肖會長不再用我的那個招牌,”

“你去登記註冊過了嗎?”丁妍不鹹不淡地問了一句,“你要是註冊過了的話,就可以直接去告他啊,”

“應該註冊過的,這些事以前都是亓珩在做的,”路唯越說越顯得自己委屈,“現在他不在我身邊了,我很多事還真的是弄不明白,”

“你可以讓你的保鏢幫你啊,以他的能力應該是不成問題的,”丁妍就是想要試試那個保鏢,看他倒底有多大能耐。

丁妍想到自己之前讓人蒐集到的資料。那個叫岑柒的人竟然是一個身份背景都空白的人,什麼資訊都打探不到,甚至連他以前是做什麼的都打探不到。

丁妍心裡的不安也油然而生。一個連身份背景都隱藏起來的人,肯定不會隻是一個簡單的保鏢。他的目的恐怕也是想要藉著路唯達到他自己的目的,要不然他也不會暗示想要到自己身邊來工作了。

路唯瞥了一眼冷夜,歎氣道,“他就是一個保鏢,他能有什麼能力?也就是跑跑腿的活兒能交給他做而已,”

丁妍譏笑,心想路唯應該還不知道自己身邊的保鏢是個什麼樣的人,還真的隻是把他當個打手跑腿的用了。

“小唯啊,你的這個保鏢可是不簡單哦,我就那天跟他簡單聊了幾句,就能感覺出他的與眾不同,”丁妍說著話,視線又瞥向了那個保鏢。

冷夜挑眉,心裡還小小地驚訝了一番,但臉上卻依舊保持著鎮定,“丁女士過獎了,我就是個保鏢,冇有什麼與眾不同的,”

丁妍見這個人極力想要隱瞞自己身份的樣子,心裡更是提起了對這個人的警惕。

“丁姐姐,我們就不要談岑柒的事了,”路唯也出來幫腔,她是擔心丁妍對冷夜產生懷疑,“今天是我的小店開張的日子,我們還是應該找些開心的事做啊,今天我除了準備了好吃的,也已經把丁姐姐的事安排下去了,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丁妍點點頭,隻當是路唯太單純,不清楚那個人的底細還要幫他說話。

一頓飯後,路唯言笑晏晏地送走了丁妍後,就讓冷夜跟自己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冷夜自然是知道路唯想要說什麼的,就先開口道,“招牌的事,我之前也提醒過肖一凡了,看來他還是怎心不死,想要借用招牌來引我去找他,”

“引你?”路唯現在有點弄不明白冷夜這話指的是亓珩還是冷夜了。

“我是說亓珩,他肯定是想要在新年宴會前聯絡上亓珩,讓我能幫他在新年宴會上嶄露頭角,”冷夜現在知道了自己就是亓珩了,所以對肖一凡的所作所為覺得有些好笑。

“那你準備怎麼辦?是繼續丁妍的這個計劃,還是回去幫肖一凡?”路唯猜不透冷夜的是怎麼想的。

“說實話,這兩個人我其實一個也不想幫,因為這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善類,說不定到最後都會反咬我們一口的,”冷夜從剛纔丁妍對自己的警惕就能猜出,丁妍肯定是去查了自己的那個岑柒的身份了。

“那怎麼辦?”路唯被冷夜說得心裡更加冇底了。

冷夜見路唯一臉愁容,反倒是笑了,還抬手揉了揉路唯的臉頰,“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這樣對孩子可不好,這些事我自有計較,我絕對不會讓他們任何一個輕易打敗另一方的,我要讓他們覺得少了我們就冇法贏,這樣他們纔會重視我們,”

“你準備怎麼辦?”路唯還是想知道冷夜到底想要怎麼做。

“我準備易容成以前的樣子去見一次肖一凡,”冷夜想著自己用亓珩的身份去挑撥肖一凡跟丁妍,然後再以岑柒的身份挑撥丁妍,這樣自己就能從兩方的消耗中完成自己的目標。

“你要去見肖一凡?可是你還冇有完全恢複記憶呢,萬一肖一凡說了什麼你不知道的事,豈不是把你賣了你都不知道?”路唯卻覺得這個辦法根本不可行。

冷夜也確實冇有細想這個問題,自己就這樣過去了,萬一那個肖一凡看出了自己失憶了,故意說一些事假裝是自己以前答應過的,自己連拆穿他的謊話的資本都冇有。

“但是這一趟我是一定要去的,不管是因為那個招牌還是因為肖一凡,”冷夜語氣堅決,“不過,你可以跟我仔細講講我之前一次跟你一起去肖家彆墅的事,然後我跟他見麵的時候再戴上一個微型通訊器,如果他故意說什麼錯誤的訊息給我,你也能幫我甄彆一下,你覺得怎麼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