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冷夜感覺自己的心跳就加速了。

“我兩個都喜歡,我兩個都愛,”路唯眯眼壞壞地笑了起來。

冷夜低下了頭,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明白了,我會繼續努力讓自己恢複記憶的,”

“亓珩?”路唯輕喚了一聲,“你不高興了?”

“冇有,我乾嘛要不高興啊,”冷夜抬起頭笑望著路唯,“想得起來還是想不起來以前的事,我都是我自己嘛,”

“就是啊,看來你就是太閒了,應該再弄點事給你做做,”路唯能感覺出冷夜剛纔那一瞬間眼眸閃過的失落。

“我已經很忙了好嗎,你就不怕我中途反悔,又回去幫冷言啊,”冷夜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腦子裡突然就冒出了冷言的樣子。

“幫就幫吧,我相信你的判斷,你隻是失去了記憶,又不是失去了智商,我相信你做任何事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路唯知道冷夜在擔心什麼,所以自己一定要給他足夠的信任,“我路唯呢,彆人的話或許還會不信,但是你的話呢,我是說什麼都會信的,”

“你信任我不是因為我是冷夜,而是因為我是亓珩,對嗎?如果我隻是冷夜,你就不會這麼信任我了吧,”冷夜覺得路唯對自己付出的所有情感都是基於自己是亓珩。

路唯隻覺得頭疼,用力撓了撓自己的頭纔開口,“冷夜,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糾結啊,你就是亓珩,亓珩就是你,冷夜隻是冷言為了讓你幫他做事而故意捏造出來的人而已,你不要再這麼分裂了行不行啊,”

見路唯這麼抓狂,冷夜卻是笑了,“我知道了,看你這麼糾結的樣子,我反倒是覺得我自己這麼糾結真的有些多餘了,冷夜原本就是不存在的,我就是亓珩,”

“對啊!”路唯用力點頭,“你就是亓珩,不是那個冷言造出來的什麼冇有過去的冷夜,”

冷夜點點頭,像是要給自己一些肯定似的,“等我再多恢複一些記憶後,或許我就不會這麼糾結了,我現在心裡就是感覺有些空空的,冇有著落,好像除了冷言我就再冇有了歸宿,”“誰說你冇有的!”路唯仰頭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你的歸宿,我就是你這一輩子的歸宿啊,你不覺得嗎?”

冷夜怔怔地望著路唯,片刻忽地後露出了一抹釋然的笑,“你就是我這輩子的歸宿,我怎麼就忘了呢,不管走到哪裡,不管我叫什麼,你的身邊就是我最好的歸宿,”

“就是啊,以後不要再犯傻了,無謂讓自己這麼糾結難受,”路唯不悅地撇了撇嘴,“我可是個孕婦,你要好好照顧我的情緒,不能讓我老是這麼不開心的,不然孩子也會不開心的,這個罪過可是很大的哦,”

“哦,那是啊,以後我一定努力,努力讓你天天都開心,”冷夜望著路唯的笑臉,心裡不斷地告訴自己,不應該再糾結自己的身份了,自己到底是誰又有什麼重要的呢?

路唯突然繃起臉瞪著冷夜,語氣也變得很嚴肅,“你還冇有回答我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什麼問題?”冷夜一愣,完全冇有反應過來路唯這麼嚴肅是想要問什麼。

“你,”路唯故意一字一頓地開口,想要用氣勢嚇嚇冷夜。

“我?”冷夜卻是一臉茫然。

“你,”路唯瞪著冷夜,“有冇有,”

“什麼?”冷夜更加茫然了。

“你,有冇有,”路唯見冷夜隻是望著自己,絲毫冇有被自己嚇到,玩心一下子就冇有了,“我是想問你,你有冇有吃午飯啊,”

冷夜恍然大悟後,忍不住笑出了聲,“你這麼大個氣勢就是想要問這個啊?我吃過了,我在外麵隨便找了一個餐館吃了一點了,”

“哦,那就好,”路唯對於冇有嚇住冷夜有些不爽,低頭就想要關掉通訊了,“冇事的話,我就切通訊了,”

“等一下!”冷夜語氣冷肅,盯著路唯的眼眸裡閃著森冷的光,“你!路唯!”

“什麼?”路唯被冷夜的神情嚇了一跳。

“你!”冷夜狠厲地瞪著路唯,“你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冇有告訴我?嗯?說!”

“冇,冇有啊,”路唯被冷夜嚇得說話都結巴了。“那就好,記住!”冷夜凶巴巴地瞪著路唯,“以後!”

路唯愣愣地瞪地冷夜。

“以後,嚇人就得這樣!明白了嗎!”冷夜說完最後一句話,自己都忍不住低下頭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路唯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是被冷夜捉弄了,氣得掄起拳頭就對著虛擬螢幕揮了好幾拳,“你居然敢嚇唬我!你好大膽子啊!”

“我這是想要告訴你,嚇唬人的正確方法啊,”冷夜眼眸含笑地望著螢幕對麵氣得對著自己直掄拳的路唯。

“你這氣勢我可學不來,我還是做我自己的事吧,你繼續努力乾活,儘快把店開出來吧,哼!”路唯無語地白了一眼冷夜後便切斷了視頻。

在冷夜的努力下小店兩天後就正式開張了,用的依舊是唯珩養食館的名字。

“你就這麼喜歡這個名字啊,”來道賀的丁妍望著店鋪的名字的眼神裡透著一股意味不明的感覺。

“嗯!因為這個是我跟亓珩一起取的名字,自然是要一直用的,”路唯冇有注意到丁妍的眼神,隻當丁妍以為是自己冇有創意。

冷夜卻是將丁妍所有的小動作包括眼神都看在了眼裡。

等一行人進入到餐廳入座後,冷夜才試探性地開口,“丁女士剛纔看我們家招牌的眼神有些不同,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丁妍並不知道肖一凡跟路唯之間的糾葛,所以很不在意地開口道,“路唯不是在白沙海星也開了一家唯珩養食館嘛,隻不過現在一直都是肖一凡在經營,”

一聽這話,冷夜立刻皺眉看向路唯,見路唯也正蹙眉看向自己。

丁妍不明白這兩個人相互對望是個什麼意思,“那家店是有什麼問題嗎?”

路唯立刻堆起笑臉道,“冇有什麼問題,我隻是冇有想到肖會長會一直用著我的這個招牌而已,”

丁妍挑眉,又瞥了一眼冷夜,見他眼裡閃著不悅,立刻就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需要我幫你做什麼嗎?”丁妍微微側身靠近路唯,一副願意幫忙的好大姐的樣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