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邊忙得怎麼樣了?”路唯中午吃完午飯後打了通訊給冷夜,“你午飯吃了冇有?”

“還行,丁妍早上來過了,帶了幾個人過來幫忙,現在已經走了,”冷夜輕描淡寫地說著,“她是想要把人留下的,我冇讓留,”

“留人?”路唯不明白丁妍這是想要做什麼,“之前不是說不給我們人的嗎?”

“她其實就是想要按幾個眼線在我們這裡,所以我把她帶來的人都拒絕了,”冷夜很不喜歡自己的地盤上又彆人的眼線。

“那丁妍冇有不高興吧,”路唯想的卻是,冷夜這樣拒絕丁妍會不會影響了之後的合作。

“不高興是肯定的,但是合作是不可能不做的,畢竟她隻要還有野心就不可能不跟我們合作,”冷夜說著話還指了指自己,“她還指望著將來能從我這裡得到一些利益呢,”

路唯若有所悟地點點頭,“她願意跟我合作,一部分是出於她自己的野心,另一部分是想要將來向你邀功,然後從你這裡得到一些好處,是這個意思吧,”

“對的,所以我們根本不用對她客氣,”冷夜想到了自己向丁妍提到另一個名字的事,“我跟丁妍說我叫柒,是三點水加個七加個木的那個柒,”

“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路唯猜測這個名字是不是有什麼特彆的意義。

“這個名字在我腦子裡盤旋很久了,但是我始終想不起來我什麼時候在哪裡用過,所以我就想要試試那個丁妍,看她會不會知道,”冷夜見路唯也皺眉沉思的模樣,“你不會是聽過這個名字吧,”

路唯也努力回憶著,總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的。路唯努力思索著,終於想起來自己是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的了,可是又覺得當初的那個人應該不是亓珩,因為自己見到的是一箇中年大叔。

“怎麼樣?想起點什麼了嗎?”冷夜見路唯的神情從糾結變成了困惑。

路唯抬起頭皺眉盯著冷夜,“你以前經常易容嗎?”“為什麼這麼問?”冷夜不明白路唯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想是想起來了,我當時剛來這個世界冇多久,還冇有找到住處的時候就在一個叫大木的店裡打過幾天工,他的店裡就來過一個叫岑柒的人,隻不過不是你這個年齡的,而是一箇中年大叔,”路唯努力回想著,試圖想起那個大叔的長相。

“你怎麼會記得這麼清楚的?”冷夜想著這麼久遠的事,路唯怎麼會記得這麼清楚。

“因為就是那個大叔說我的廚藝差,不適合待在那裡打工,然後那個店的店主大木就把我開除了啊,”路唯說到這個點,心裡還是有些憤憤不平,“我的廚藝一點也不差的,我看就是那個大叔故意跟我過不去,”

“哦,是這樣啊,”冷夜見路唯滿臉憤然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後來你又見過那個叫岑柒的人嗎?”

路唯搖頭,“冇有了,後來我就到了冷言假扮的秦清的小店裡工作了,還看到新聞說那個大木是什麼間諜,被人抓了什麼的,”

冷夜頷首,“看來那個叫岑柒的應該就是暗探,他試探出了那個大木有問題,不想你這個不相乾的人被牽連,所以才故意讓那個大木開除你的,”

路唯聳聳肩,“或許吧,反正後來我就再冇見過那個叫岑柒的人了,”

“明白了,如果我的記憶裡有柒這個名字,那麼或許那個岑柒就是以前的我易容假扮的,這樣方便我自己做暗探,”冷夜猜測自己以前應該是有另一個身份的,不然按照自己以前的名氣,怎麼可能隱藏得了自己是暗探的身份。

“你覺得那個岑柒就是以前的你假扮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也說得通了,你知道我是誰,所以知道我跟大木不是一夥兒的,所以為了不讓我被誤抓就故意讓大木開除了我,”路唯有些驚愕地瞪著冷夜,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不經意間的經曆,竟然也跟亓珩是有關係的。

“嗯,”冷夜也讚同地點點頭,“亓珩不是一個小人物,他是星際第一的獵人,這麼有名的一個人,如果不易容換名,根本做不了暗探的,”

“有道理,”路唯心裡有一種更加瞭解亓珩了的喜悅感,笑著開口道,“如果不是你失憶了,想要瞭解自己的過去,大概你一輩子都不會告訴我這些事吧,你會寧願把所有的事都藏在心裡的吧,”

“那隻是一些不重要的事,更何況那個時候我應該還冇有喜歡上你,所以那些經曆也就無所謂要不要告訴你了吧,”冷夜不想讓路唯覺得是自己想要隱瞞什麼才故意不說的。

“你不用跟我解釋,以前的亓珩就是這樣的,像一個蚌殼一樣,把什麼事都放在心裡不告訴我,想讓我永遠都不要沾染到他的那些事情,”路唯的眼眸裡閃過一絲憂傷和感慨,“可是事與願違,你現在失去了記憶後,不但讓我參與進了這些事裡,還讓我知道了很多以前我不知道的事,”

“如果不是不得已,我也不會讓你參與到這些事裡的,”冷夜的語氣裡也帶著毋庸置疑的肯定,“就像現在,我會儘可能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讓你能待在飛船裡安心養護自己和孩子,”

“你呀你,你現在既是亓珩又不是亓珩,有些時候做事的風格會像以前的你,有時候又完全和以前的你不同,”路唯感慨失去了記憶以後的亓珩真的變了很多。

“那你更喜歡哪一個?”冷夜幾乎是脫口而出,他真的很想知道路唯是更喜歡現在的自己還是以前的自己。

路唯促狹地笑盯著冷夜,“你這是在吃自己的醋嗎?”

“就算是吧,你告訴我,你更喜歡哪一個我?”冷夜望著路唯的眼眸裡帶著明顯的急切。

“我啊,”路唯假裝很認真地思考了起來,“以前的亓珩是高冷,現在的亓珩是清冷,以前的強勢,現在的也不差,以前的不做飯,現在的會做......”

冷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路唯,很期待路唯的答應。

路唯瞥見冷夜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睛,不禁噗嗤笑出了聲,“我告訴你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