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丁姐姐叫的丁妍很是受用,心情也變得更加愉悅了,連說話的語氣都變的輕快了,“小唯啊,你有什麼難處跟我說,我能幫你的一定會幫的,”

“我就是想麻煩丁姐姐幫我打聽一下亓珩的訊息,”路唯覺得時機差不多了,就提到了另一件事,“哦對了,說到亓珩,我想到以前亓珩跟我說到新年宴會什麼的,我在想,他會不會那天也會去啊,”

“新年宴會?你是說人類族軍政高官們的聚會?”丁妍不確定路唯指的是不是這個。

“應該是的吧,”路唯不太確定地撓著頭,“亓珩就隻是跟我說到了那天可以帶我去,說不定還能讓我成為宴會裡的主廚什麼的,”

“哦?”丁妍揚了揚眉,“亓珩還有這個本事?不過也不是冇有可能,畢竟那次鬥宴他和他的搭檔成績也是很好的,再加上那個肖一凡的幫襯,或許還真能成事,”

路唯聳了聳肩,對丁妍提到的肖一凡有些不置可否,“我可不覺得那個肖一凡會幫亓珩,而且在我看來他就是一個轉麵忘義的人,根本不可能真心幫亓珩的,”

丁妍附和著點點頭。

“丁姐姐,要是你能代替那個肖一凡主持晚宴就好了,肯定會比那個肖一凡做得好得多,”路唯嘟著嘴,一副為丁妍鳴不平的樣子。

丁妍隻是淡淡一笑,“我可不是協會會長,我隻是一個商人,那幫人怎麼可能看得上我,”

路唯正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話題的時候,冷夜用虛擬螢幕提示路唯,讓她提一下肖一凡被自己弄傷的事。

路唯立刻領會了冷夜的意思,不屑地搖了搖頭,“我看那幫軍政官員也隻是圖個名頭,要是肖一凡已經被人做成太監的事被他們知道了,我想那些高官肯定會恨不得直接把他丟出去的吧,”

丁妍又被驚得揚起了眉毛,“肖一凡被人做成了太監!開玩笑的吧!你怎麼會知道的?”

路唯假裝無語地歎了一口氣,“這件事就是在我跟他合作的時候發生的,他的傷就是冷家派來的冷夜,在我店裡弄的,你說我怎麼會不知道?”

“看來他也是極力在封鎖訊息的,”丁妍突然就想到了前段時間有人跟她提到,肖一凡受傷進醫院的事。

“這麼悲催恥辱的事,他肯定不會想要任何人知道的吧,”路唯還擺出了嘴角下彎,很嫌棄的表情,“萬一宣揚出去了,他以後可就冇法在人類族混下去了啊,”

“也是,”丁妍冷笑著搖了搖頭。

“這也就是惡人自有惡人磨,我看他那個會長肯定也是做不長久了,”路唯一臉嫌棄地搖了搖頭,“要是亓珩在的話,肯定會借題發揮,讓那個肖一凡再無翻身之力,可惜了,我還期待能進那個新年宴會去長長見識呢,”

“你也不用這麼失望吧,有些事隻要我們想做,說不定就能成功哦,”丁妍聽著路唯的話卻是想到了一個主意,“你要是這麼想要進新年宴會,我倒是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路唯好奇地瞪著丁妍。

“把肖一凡拉下馬,”丁妍意味深長地瞥著路唯,“你要是能想辦法把肖一凡受傷的事漏出去,那麼我就有辦法取代他,到時候我就讓你做我們丁家的大廚,名正言順地進入新年宴會,你覺得怎麼樣?”

“我?”路唯不太確定地指著自己,“丁姐姐覺得我有這個能力散佈謠言?”

“這件事也就隻能你做,我做的話一方麵容易被肖一凡盯上,另一方麵會被人質疑訊息的真實性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丁妍想要路唯明白,她的身份不適合做這件事。

路唯藉著撓頭,眼睛瞥向了一邊的冷夜,見他衝自己點點頭,才放下手,一臉為難地開口,“我明白你的意思,那我就試試吧,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誰會願意相信我的話啊,”

“你可不是什麼無名小卒,你可是亓珩的妻子,現在有很多人想要找機會接近你呢,”丁妍笑睨著路唯,“更何況,無名小卒的話才更具真實性,不是嗎?”

路唯點點頭,見冷夜又在螢幕上打上了“條件”兩個字。

路唯眼看著這兩個字,卻完全想不出來自己要提什麼樣的條件,隻能不停地撓著頭。

“怎麼了?是有什麼難處嗎?”丁妍見路唯一臉有事想說的表情。

“難處倒也不是冇有,隻不過如果丁姐姐能暗地裡幫幫我就更好了,”路唯衝著丁妍頭去求助的眼神。

“你想要我怎麼幫你?除了人以外,錢什麼都好說,”丁妍完全冇有意識到路唯的身後還有一個人在幫她,所以單純就覺得路唯確實是有困難不好意思開口。

路唯心想,我最不缺的就是錢了,亓珩給自己的錢都夠自己花好幾輩子的了。

“我也想要在人類族首都星開一家自己的餐館,但是因為肖一凡這個人,你是知道的,連我在白沙海星的店都被他占為己有了,”路唯越說越委屈,眼圈都紅了,“丁姐姐,你願意幫我嗎?”

“你為什麼想要在人類族都城開店?金沙星這邊不好嗎?”丁妍弄不明白路唯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我是人類族啊,亓珩也是,我們自然是想要在自己的星域裡開店的,”路唯一副委屈的樣子,“而且我要是能在首都星開店,萬一哪天亓珩回來了,找到我也能更容易一些,不是嗎?”

丁妍附和著微微頷首,“這個其實也不是很難,但是這個跟你散佈謠言有什麼關係?”

“我現在在金沙星,想要把這個訊息傳到人類族高官的耳朵裡可是不容易的,但是如果我能在首都星開一家店,那訊息傳播起來肯定能更快啊,”路唯就當自己是一個想要藉機占便宜的小女人。

丁妍嘴角微微揚起,“你這小算盤打得也是不錯呢,”

“丁姐姐,你同意嗎?”路唯一臉期待地瞪著丁妍。

“我能說不同意嗎?”丁妍想的是,如果路唯隻是想要藉機在首都星開個小店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自己也算是做個順水人情,幫她一下而已。

“我就知道丁姐姐一定會幫我的,”路唯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