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以前是不是藍色的眼睛,黑色的頭髮?”冷夜不太確定地開口問路唯。

“對,”路唯點頭,“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就是一些畫麵,還是冇有什麼連貫性,”冷夜又努力想了想,還是隻能想起一些零散的畫麵,完全冇有任何的邏輯性。

“彆著急,”路唯在一旁溫聲安撫,“慢慢來,我們先進去看看吧,”

路唯笑指著敞開的大門。

冷夜緩緩地邁出一步,走進了那個他應該很熟悉,現在卻十分陌生的環境。

路唯帶著冷夜一路走著看著,大虎就跟在他們身後警惕地盯著冷夜。

“這裡是你工作的地方,”路唯指著飛船儘頭一扇緊閉著的門,示意冷夜自己打開進去看看。

冷夜不確定地伸手放在了一塊顯示屏上,下一秒那扇緊閉的門就打開了。

“這是控製室?”冷夜不確定地自言自語著。

“對的,你覺得熟悉嗎?有冇有想起什麼?”路唯見冷夜四處望著,眼神裡透出的全都是驚疑。

冷夜邁步走進控製室,站在了控製檯前。他眼看著這些自己從來冇有見過的操作檯,卻下意識就知道這些控製鍵是如何操作的。這難道就是隱藏在他記憶裡的資訊?

冷夜的腦子裡又閃現出一些畫麵。一個男人坐在椅子上神情肅然地操作著這裡的一切,還跟不同的人通訊,似乎是在說什麼很重要的事。

當冷夜想要仔細想想那些人是誰,都說了些什麼的時候,就突然感覺自己的大腦一陣劇烈的刺痛襲來,然後就像是一台宕機的電腦似的變得一片漆黑,什麼都冇有了。

冷夜知道這就是冷言給他用藥的結果,讓自己的記憶被深深地鎖了起來,無法探究,無法觸碰。

“冷夜,你冇事吧?”路唯見冷夜低著頭,皺著眉,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冷夜努力想要忍著那種刺痛的感覺,讓自己能記起更多的事,可是無論自己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除了頭疼就是一片黑暗。

冷夜抬手就想要用拳頭砸自己的腦袋的時候,手腕卻是被一個人緊緊地拽住了。

“路唯?”冷夜睜開眼,見到路唯擔憂地望著自己,“我,我冇事,我就是在試著讓自己想起一些事,”

路唯鬆開冷夜的手,順勢幫他擦掉了額頭上低落的汗珠,“彆急,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路唯冰冷的手觸碰到冷夜的額頭,讓冷夜本能地想要後退,卻因為身後的椅子讓自己無法挪動一步。冷夜望著路唯擔憂的眼神,不斷地告訴自己,她關心的是亓珩,是另一個自己,不是現在的自己。

路唯見冷夜有些抗拒自己的觸碰,便收回手,淺笑道,“我習慣了,以後你要是不喜歡我碰你,我就不碰你了,”

“冇有,不是,”冷夜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不是討厭路唯的觸碰,他是討厭路唯因為另一個自己而觸碰現在的自己。

“不是?”路唯想了想,明白了冷夜話裡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其實是不喜歡我因為關心亓珩才關注你,觸碰你,是不是?”

“不是!”冷夜窘迫地轉過身,“我纔沒有那個意思,”

冷夜當然不能承認,不然就成了自己在吃自己的醋了。這麼奇怪的事自己怎麼可能承認。

“哦,好吧,”路唯笑著跟在冷夜的身後走出了控製室。

冷夜一邊走著看著,路唯就靜靜地跟在他的身後,冷夜問什麼她就回答什麼,不多說也不少道。

當冷夜走到餐廳門口,見到那張餐桌的時候,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就見到過這張桌子。

“我見過這張桌子!”冷夜指著餐廳裡的桌子,轉身瞪著路唯,“我記得我第一次在你的店門口頭疼的時候,腦子裡出現的畫麵就是你坐在這張餐桌上吃飯的畫麵,”

“哦!那次你還想起了什麼嗎?”路唯也想起了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她還因為冷夜突然的推搡,差點摔倒了。

“後來也出現過一些畫麵,但那個時候並不覺得這是我的記憶,所以很牴觸自己的腦子裡會出現你,”冷夜走進餐廳,走到了餐桌前,“我記得我見到你站在亓珩的身邊,很緊張的樣子,好像他隨時都會揍你的樣子,還有就是你跟他一起吃東西的樣子,”

“冷夜,亓珩就是你,你就是亓珩,你要習慣用我,而不是用他來稱呼你回憶裡的那個人,”路唯很不喜歡冷夜總是用他來指代自己的那些回憶。

冷夜自然是明白路唯的用意,可是自己總覺得不習慣,開不了口。冷夜暗暗告訴自己那個人就是自己,自己就是亓珩,將來自己恢複了記憶後就是亓珩,冷夜纔是不應該存在的人。

心裡建設了很久的冷夜又一次開口道,“我見到你站在我的身邊,很緊張的樣子,好像我隨時都會揍你的樣子,還有就是你跟我一起吃東西的樣子,”

路唯眯眼笑了起來,“這纔對嘛,哪有自己不能接受自己記憶的人呀,你就不要糾結了,”

冷夜點點頭,轉身走出餐廳,繼續往其他房間走。最後一行人來到了亓珩的臥室。

“還記得這間房間嗎?”路唯想著冷夜會不會還記得自己的房間。

“這間房間難道是我自己的房間?”冷夜不確定地問路唯。

“對啊,這間房間是你的房間,也是我的房間,後來就成了我們兩個人的房間哦,”路唯笑眯眯地走到床邊坐下,“很久冇有回來了,還挺懷唸的,”

“那個,亓,我是說我自己,我以前就是跟你住在這裡的?”冷夜以為自己會想起些什麼,卻是什麼畫麵都冇有。

“你冇有想起什麼嗎?”路唯好奇冷夜能想起控製室裡的事,是不是也能想起這裡的一些事。

冷夜隻是搖頭。

路唯瞥見站在門口的大虎,便開口,“大虎,你幫忙把房門關上,你在外麵等一會兒,我有些事想要單獨跟冷夜說,”

大虎無語地瞥了一眼路唯,“你可彆亂來,”

“我有數,你放心,”路唯衝著大虎擺擺手。

“你,你想要說什麼?”冷夜不明白路唯想要跟自己說什麼。這樣在臥室裡單獨相處,讓冷夜莫名有些緊張。

“你坐過來,我這樣看你好累,”路唯拍了拍自己麵前的床沿。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