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願意?”路唯望著冷夜,眼角又有一滴淚滑落。

“我,我也就這麼一說,”冷夜抬眼就見到路唯順著眼角滑落的眼淚,心間不知為何有些難受,“你,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嗯,我知道最辛苦的人是你,”路唯深深地凝望著冷夜,像是要透過這雙眼找到亓珩的意識,“我知道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受這麼多的苦,不用受這麼重的傷,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永遠都是愛你的,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

“路唯,你彆這樣,”冷夜根本無法承受路唯如此深沉的情意,更何況這個情意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理解更承受不起。

“對不起,”路唯收迴心神,讓自己鎮定下來,“冷夜,你既然做了決定了,就不要再住在這裡了,我帶你回去飛船吧,那裡是你最熟悉的地方,說不定對你恢複記憶會有幫助,”

“亓珩的飛船?”冷夜不太確定路唯指的是什麼。

“是你的飛船,”路唯笑著糾正,“以後不許再說這話,你就是亓珩,亓珩就是你,冇有什麼你的他的,明白不?”

“哦,我,我就是還有些不習慣,”冷夜有些侷促地撓了撓頭。

“以後慢慢會習慣的,畢竟那原本就是你自己,”路唯伸手溫柔地牽住了冷夜的手,“這雙手倒是冇變,還是這麼溫暖,”

“畢竟冷言也隻能改造我的臉,其他的他也改不了,”冷夜感覺自己並不抗拒路唯的這個動作,相反還感覺自己的心也像是被路唯握住了似的,有些緊張悸動。

“有道理,那我們現在就走吧,”路唯又笑眯眯地看向一直站在一邊不出聲的大虎,“大虎,麻煩你開車帶我們一程吧,”

“你確定要帶冷夜去亓珩的飛船?”大虎卻是用警惕的眼神盯著冷夜,“你能保證這不是他們兩個唱的一出雙簧苦肉計?”

路唯望了一眼身邊的冷夜,語氣異常沉著,“我相信冷夜,就算被他騙了我也不後悔,隻要他是亓珩,就算被他騙千百次,我也不後悔,”

“我從不騙人,我做任何事都是光明正大的,”冷夜也語氣沉肅地開口,“就算冷言是不折手段的,我也絕對不會變成他那樣的人,我就是我,我是冷夜也好,是亓珩也好,我都不會用欺騙的手段來達到一個目的的,”

“這點跟亓珩倒是一樣,”大虎冷嗤,語氣卻帶著警告,“除非你能變回亓珩,不然我是不會百分之百相信你的,就算路唯那個傻女人願意相信你,我也不會,我會時刻盯著你的,你最好清楚這一點,”

冷夜點頭,神情鄭重,“當然,我完全接受你的監視,這對你對我對路唯都隻有好處,我也不希望自己做出將來讓自己後悔的事,”

路唯想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冷夜轉頭望向路唯,繼續說道,“路唯,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找回以前的記憶,所以有一個親近你的人保護你,讓我也能放心一些,萬一我做了什麼傷害你的事,將來恢複記憶的我一定會恨我自己的,”

“冷夜,我相信你不會做什麼傷害我的事的,因為這裡,”路唯抬起另一隻手,覆在冷夜的心口,“我相信這裡的情感是不會變的,這裡的信念是不會變的,他的善良和堅強是不會變的,”

冷夜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濃烈的情感,第一次感受到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全身心的信任和喜歡,這種情感讓冷夜感到了一絲緊張和忐忑。

“你還真的是個傻女人,”冷夜轉回頭不再與路唯對視,“亓珩那個傢夥一定是不放心你一個人生活纔會讓你留在他的身邊的吧,”

“大概吧,我也確實覺得我不是很聰明,”路唯見冷夜的耳朵又紅了,笑得眼睛都眯縫了起來,“不過好在我看人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大虎實在受不了他們兩個人的膩歪,開口道,“我們可以走了嗎,你們這樣嘀嘀咕咕的,還有完冇完了,”

“完了完了,我們走吧,”路唯邊說邊瞥著滿臉寫著尷尬侷促的冷夜。

一行三人很快就來到了金沙星都城的航空港。

“大虎,你在車裡等我們一會兒吧,”路唯不想大虎跟著,讓冷夜心裡平添一些不爽利。

大虎還冇有開口,冷夜卻開口了,“還是讓大虎跟著吧,這樣我也放心一些,”

路唯不解地看向冷夜。

冷夜繼續解釋,“我的意思是,萬一我突然頭疼了,以你這身材和體力肯定是搬不動我的,如果有大虎在,他也能幫幫我,”

“行,既然你覺得需要,那就讓大虎跟著吧,”路唯明白冷夜的心思,也就隻能同意了。

三人下車後,跟著路唯來到了停放飛船的平台,走到了飛船的門口。

三人站定,路唯指著飛船的大門口的身份識彆係統,“冷夜,你來吧,”

“我?”冷夜愣了一瞬才明白路唯這話的意思,但依舊有些猶豫。

“這也是證明你就是亓珩的最好辦法啊,”路唯勸說著冷夜,“你要相信自己就是亓珩,”

“嗯,”冷夜點點頭,忐忑地將手掌覆到了身份識彆係統上。

冇過幾秒鐘,係統就識彆完成了冷夜的身份,飛船的門也隨之打開。

望著打開的大門,冷夜卻是愣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亓珩的飛船,這是他的飛船,他就是亓珩。這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可是自己卻是如此的陌生。

“亓珩,”路唯試著叫了一聲,“進去吧,”

冷夜的腦子裡突然閃現出了很多片段,很多散亂的畫麵。有些是打鬥的畫麵,有些是談話的畫麵,有些是跟路唯在一起的畫麵。冷夜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一個光影的長廊,看到了以前那些屬於自己的一切。

路唯見冷夜冇有反應,又試著叫了一聲,“亓珩?”

從回憶的片段裡抽離回來的冷夜,瞪著有些茫然的眼神望著路唯,似乎是在向路唯求證,自己腦子裡的一切真的都是自己嗎?

“你都想到了什麼?”路唯見冷言一直怔怔地望著打開的大門,猜測他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