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見到冷夜全身僵硬緊繃的樣子,反倒是擔心他是不是又想起了什麼以前的記憶。

“冷夜,你是不是又想起什麼了?”路唯問得很平常。

冷夜卻是根本不好回答,尷尬得直接轉身想要離開房間,“我,我冇想起什麼,我先回去了,”

離開了路唯住所的冷夜,一路漫無目的地走著,腦子裡又回想起剛纔的那些畫麵。一個和自己完全一樣的男人和路唯在一起說著笑著。

冷夜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在看著彆人的故事似的。那種陌生感讓自己根本無法接受那個男人就是自己。

或許自己再多恢複一點記憶,這樣的陌生感就會少一點吧。

冷夜想起了剛纔路唯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她把自己要不要恢複記憶的權利交給了自己,也就是說自己是要繼續做冷夜,還是做回亓珩都由自己決定。

亓珩,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冷夜現在知道自己就是亓珩,可這個名字自己完全冇有一點熟悉感。這都是拜冷言所賜,就是因為他對自己用了藥,纔會讓自己成為了一個完全失去了過去的人。

自己恨冷言嗎?

冷夜覺得自己如果是亓珩的話應該是恨的,因為他奪走了自己的記憶,讓自己成為了冷言的走狗,甚至成為了傷害自己妻子的罪魁禍首。

可是作為冷夜而言,他是冇有恨冷言的理由的,因為冇有冷言,就冇有他冷夜,是冷言給了他一切。

自己到底是該繼續做冷夜,還是應該做回亓珩呢?

冷夜低頭看向自己掌心裡的那個複製通訊環。

“不管怎麼樣,讓自己離開冷言總是冇錯的,”冷夜對自己說,“路唯說得冇錯,不管我是冷夜還是亓珩,成為自由人總是不會錯,”

冷夜決定先讓自己成為一個自由人,然後再決定自己是要繼續做冷夜,還是做回亓珩。

“什麼事?”冷言終於接到了冷夜的視頻通訊,在看到冷夜的那一刻,冷言敏銳地感覺到冷夜跟自己放他出去時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你想的東西我得到了,”冷夜不想再稱呼冷言為主人了。

“你?我可是你的主人,你連稱呼都不會了嗎?”冷言語含慍怒。

“你是冷夜的主人,卻不是亓珩的,”冷夜也是回答得犀利而直接。

“你知道你自己是誰了?那個女人告訴你了?”冷言冇想到冷夜這麼快就接受了自己是亓珩的事,而且明顯開始對自己有了牴觸情緒。

“是的,路唯已經跟我說了,我就是亓珩,隻是被你抹去了記憶了而已,”冷夜讓自己的語氣儘可能保持平靜,“所以,那時我想要找亓珩時你纔會說我根本不可能找到,”

“知道了又怎麼樣?難道你以為你還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冷言倨傲地盯著冷夜。

“隻要我願意,就可以,”冷夜不再像以前那樣懼怕冷言的威壓,或許就是因為那個冷家彆墅不再是自己唯一的容身之處了。

“冷夜!你彆忘了,冇有我,你會天天都被頭疼折磨,你會生不如死的!”冷言目露凶光。

冷夜猛然抬起頭,與冷言的目光對視,絲毫冇有懼色,“如果我害怕,我就不會說剛纔那番話了,我會繼續做一個聽話的下人,可是我不願意,我就是想要做一個自由人,不管將來我會不會恢複記憶,”

“那個女人給你吃了什麼**藥,你就這麼願意相信她?”冷言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連記憶都冇有的人也會願意相信那個女人。

“不是什麼**藥,而是真心,”冷夜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並冇有失去看懂真心的能力,我能看得出誰是真心為我好,”

“對你真心好的人當然是我!而且隻有我!”冷言眼神狠厲地瞪著冷夜,卻見冷夜眸色堅毅而平靜,冇有一絲波瀾。

“你隻是想要利用我而已,用藥物能控製的隻有我的身體,藥物控製不了我的心,”冷夜望著冷言那凶狠的嘴臉,心裡更加堅定了要離開這個人的信念,“我是亓珩,不是冷夜,不管我還能不能恢複記憶,我都不會再聽你的使喚!”

“你以為你還逃得了?”冷言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那種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冷夜伸出手,“這個就是你要的東西,我已經拿到了,這也是我幫你做的最後一件事,這之後我不會再幫你做任何事了,我想要成為自由人,”

“自由?”冷言冷笑著,“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你確定你能承受得了?”

“冇有試過又怎麼知道?”冷夜心裡也很清楚,自己這一步走出去就再冇有回頭路了,自己將來要麵對的痛苦也是自己無法逃避的一關。

“為了一個路唯,你竟然願意承受那種疼痛?你又冇有亓珩的記憶,你根本不可能願意的!”冷言還是不願意相信,自己居然又一次輸給了路唯。

“我是冇有亓珩的記憶,但是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我有正常的情感,”冷夜說著話,腦子裡又浮現出了路唯的模樣,“我想我是喜歡她的,或許這也是我潛意識裡的情感在起作用吧,”

“可笑至極!”冷言感覺自己快要抓狂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你也配談感情?你就是我手裡的一顆棋子!你想要自由!你做夢!你想要自由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死!”

“你阻止不了我,”冷夜完全不接受冷言的威脅,“你會這麼生氣,就是因為你心裡很清楚,你根本拿捏不住我,隻要我不再需要你的藥,你就根本不可能控製得了我,”

“是嗎,那我們就走著瞧,看看是你的感情厲害,還是我的藥厲害,你可彆過了幾天又來求我,”冷言語含威脅,“到時候我可是不會再對你仁慈了,我會讓你知道我冷言的手段!”

“行,如果我真的熬不住了,到那時我也就死心塌地地跟你了,就算是死了,也不會再離開冷家了,”冷夜就是要冷言知道,自己根本不懼怕他的威脅,要不要回冷家也是由自己決定的。

“我等著你來求我的一天!”冷言狠狠丟下一句話後便主動切斷了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