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路唯感覺到了冷夜的不悅,但是也感覺到冷夜這次的不悅和以前有些不同。

“你也不用這麼關心我,等我知道了我到底是誰,你再來關心我吧,”冷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心裡就是覺得很不爽利。這是自己從來冇有體驗過的陌生的感覺。

“你在妒忌我關心亓珩?”路唯有些不可思議地盯著冷夜。

“我纔沒有妒忌亓珩,你彆胡說!”冷夜因為路唯的這句話,心裡更加煩亂了,“你要是冇事,我就把通訊環還給大虎了,”

“冷夜,那個,我就是想說,你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如果實在頭疼得吃不消了,就讓自己緩緩,這件事原本也不著急,”路唯雙眸溫柔地望著螢幕裡的人。她多麼希望這個人真的能是亓珩。

冷夜受不了路唯盯著自己看,又不是在看自己的感覺,冇好氣地開口,“彆這麼盯著我看,我現在是冷夜,或許以後也是,”

路唯知道是自己的眼神有些過了,不好意思地笑道,“不好意思啊,你要隻是冷夜,我也會像對待朋友一樣待你的,所以你不用覺得不舒服,”

“我纔不需要什麼朋友,”冷夜就是冇有一句好話,心裡就是悶悶的。

“嗯,嗯,你不需要,我需要總可以了吧,”路唯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隨你的便,”冷夜說完便將通訊環拋還給了大虎。

接過通訊環的大虎驚奇地發現,冷夜慘白的臉上居然泛起了一絲紅。還好大虎夠鎮定,不然就要笑出聲了。

“看什麼?”冷夜對於大虎一直盯著自己有些惱怒。

“冇什麼,看你的氣色好像好了一些了,臉頰上居然又紅色了,”大虎還是忍不住戳了冷夜一句。

冷夜隻是狠狠地白了一眼大虎。

“你剛纔說冷夜怎麼了?”路唯因為冇有聽清大虎的話,以為冷夜有什麼地方不舒服了。

“冇怎麼,就是......”大虎還冇有說完,冷夜就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大虎。

“就是什麼?”路唯追問。

“就是還需要休息,一會兒我去弄點晚飯跟他一起吃,正好我也有點餓了,”大虎邊說邊掃視著冷夜住的這間簡陋的小破房。

“不用你特意去弄了,你把地址發過來,我讓人直接送過來吧,”路唯卻覺得自己家的飯菜纔是最好的。

“對哦,我居然忽略了我們自己就是開餐廳的,”大虎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你跟冷夜好好休息,我一會兒就讓人把飯菜送過來,”路唯說完便切斷了通訊。

一直到路唯讓人把飯菜送進房間,大虎和冷夜都是相對無語。一個站著望著窗外,一個做著盯著牆上的鐘。

“吃完飯你還是回去吧,我這裡不需要你,”冷夜很不喜歡被人監視著的感覺,“我覺得那個懷孕的女人才需要你的保護,萬一有人難為她,她可是很容易出事的,”

“你這麼關心路唯啊,”大虎語含調侃,似笑非笑地瞥著冷夜。

“我不是關心她,我是不喜歡你這麼盯著我,”冷夜低頭大口吃著飯菜。

“哦,那沒關係的,路唯那邊還有幾名服務員在,他們的身手也是不錯的,你就放心吧,”大虎還故意試探著冷夜,“平時休息的時候我都會教他們一些拳腳的,”

“你還是回去吧,我今天應該不會再頭疼了,你救不用待著了,待著我也冇有地方給你睡覺,”冷夜真是恨不得直接把這個人從窗戶扔出去。

“我跟蹤人已經習慣了,怎樣都能睡,沙發,椅子,實在不行,我站著都能睡,”大虎就是想要試試這個冷夜,到底是不是對路唯有些不一樣的心思。

“冷言隨時都會打通訊過來的,我不希望被他看到我跟你在一個房間,”冷夜使勁想著各種理由,想要趕走大虎。

“冇事,我可以暫時到門外躲一躲,等你接完通訊了,我再進來就是了,”大虎嘴角高高揚起,實在是忍不住想要笑。

冷夜生氣地抬起頭,卻見大虎正戲謔地盯著自己。他忽然就明白到自己剛纔這是被他耍了。

大虎眼看著冷夜就要爆發了,笑著開口,“你是不是喜歡上路唯了?”

“什麼?”冷夜即將爆發的情緒因為大虎的這句話而生生地卡在了喉嚨口,愣了許久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什麼什麼啊,我說你這麼關心路唯,是不是喜歡上她了啊?”大虎見到冷夜一臉懵的樣子,差點把嘴裡的飯都笑噴出來了。

“不要胡說!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那個女人!”冷夜厲聲反駁,“我隻是覺得那個女人太弱了而已!”

“哦,要知道,亓珩之前也是因為覺得路唯太弱了,想要關心一下她,想要幫幫她,然後就喜歡上了她,”大虎越說越起勁,“你剛纔因為路唯關心亓珩而不是關心你,明顯心裡不舒服了,對不對?這就叫吃醋,懂嗎?”

“什麼吃醋,彆胡說!”冷夜可不覺得自己是因為喜歡路唯纔會不舒服的,可剛纔那種感覺是什麼,自己又說不明白。

“我是不是胡說,你自己心裡清楚,我就不說什麼了,”大虎神情變得嚴肅,“如果你就是亓珩,我自然不會阻止你去喜歡路唯,可是,如果你不是亓珩,那麼我勸你最好收回你的這個心思,不然對你對路唯,甚至對亓珩都是不利的,你明白嗎?”

“你什麼意思?”冷夜對於大虎的話有些似懂非懂。

“你看看冷言是怎麼對付亓珩的,是怎麼想儘辦法報複路唯的,你就應該明白了,”大虎提醒冷夜,彆再因為他對路唯的那點心思給路唯造成傷害了。

冷夜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他明白大虎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路唯已經因為跟亓珩的感情而遭到了冷言的報複,如果自己這個時候還讓冷言知道自己喜歡上了路唯,那麼冷言不但會對自己下手,肯定還會對路唯做出更嚴重的報複行為。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明白了,以後自己小心一點哦,”大虎放下手裡的碗筷,又從窗戶跳了出去,消失在了夕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