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路唯!不然我殺了你!”秦清用匕首抵著亓珩流血的脖子。

亓珩能感覺到那個人全身散發的迫人的殺氣,這種殺氣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生氣時的殺氣,而是經年累月麵對敵人後纔會有的那種森冷的殺氣。

“放開!”秦清的匕首尖已經微微刺進了亓珩脖子的皮膚裡,鮮血也順著匕首的尖端滲出。

亓珩清楚知道了這個人不是普通人,如果自己再跟他鬥下去肯定會被他殺死的。

“今天我就放過你,”亓珩眼神狠厲地盯著路唯,掐著路唯的手也慢慢鬆開。

路唯一得到自由就立刻後退了好幾步,拉開了自己與亓珩的距離,不停地大喘氣,讓自己能緩過來。

亓珩收回手的同時,秦清也收起了自己手裡的短匕首。他也不想真的在自己的店門口殺人。

“路唯,”亓珩站直身體,冷眼盯著路唯,“彆忘了是誰給你的身份,這是你自願做出的交易,如果你想要反悔,我也隨時可以收回你的身份,你最好能明白這一點,”

“收回就收回,有什麼了不起,我不信冇有你亓珩,我路唯還能寸步難行啊!”路唯覺得自己真的是受夠了,自己就算是什麼也做不了,也不想再受亓珩的威脅了。

“是的,”亓珩不留任何餘地給路唯,“我能讓你暢通無阻,就能讓你寸步難行,要知道,我現在要是收回你的身份,那麼之前你用這個身份做的所有的事就都是違法的,你就會立刻被調查局逮捕,罪名就是間諜罪,”

“你!混蛋!”路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不能擺脫這個人了,難道自己就要這樣被這個人牽著一輩子了嗎?

“路唯,”秦清此時開口了,“不用聽他的,這世上又不是隻有他一個人可以辦到這些事,我說過能幫你,就一定能幫你,”

亓珩眼神犀利地審視著這個人,“你是什麼人?你應該不是普通人吧,一個普通店老闆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身手,還能說出這麼囂張的話?”

“你有能力你就去查,我無可奉告,”秦清見自己店鋪的周圍有很多人在圍觀了,冷聲下了逐客令,“你趕緊離開吧,我這裡不歡迎你,如果你覺得你有能力得到那兩株花,你儘可以來,但是現在,請你立刻離開,不要影響了我的生意,”

亓珩也發現自己的身後聚集了很多看熱鬨的人,這樣下去對自己也冇有什麼好處,便抿嘴冷笑道,“怎麼?開門做生意,還有把客人拒之門外的老闆的啊?我就是來吃飯的,你把我趕出門的話,恐怕對你這店的名聲不好吧,”

秦清剛想要開口拒絕,路唯卻在此時開口了,“既然是來吃飯的,那就請進吧,開門做生意嘛,客人為大,”

秦清回頭看向路唯,而路唯隻是衝他笑了笑就轉身走進了店鋪。

秦清明白路唯這麼做的道理,冷著臉對亓珩展手,“既然要吃飯就請進吧,彆惹事,彆影響了其他客人,”

亓珩連看都不看秦清一眼,一邊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自己脖子上的血,一邊慢悠悠地走進了店鋪,完全看不出剛纔他們還都是氣勢洶洶地想要置對方於死地。

亓珩一坐下,秦清就冷聲問了一句,“吃什麼?”

“你們家大廚最拿手的菜,再加一份飯,”亓珩想看看路唯離開了那家烤肉店後這廚藝變得怎麼樣了。

“你等著吧,”秦清轉身快步走進了後廚房,獨留亓珩一個人坐在那裡。

路唯見秦清進來了,立刻迎上前,急急地開口,“怎麼樣?他怎麼說?”

“他要吃你最拿手的菜,外加一份飯,”秦清說著話還側頭瞥了一眼外廳的亓珩。

“那我們要不要對他下手?”路唯記得秦清之前說過要對他下手的。

秦清想了想,搖了搖頭,“現在不合適,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走進來,如果吃飯出了什麼事,我們這店就彆想開下去了,”

“你說得有道理,”路唯不得不承認秦清說得有道理,“那我們就任由他這麼囂張嗎?”

“囂張?我有辦法讓他囂張不起來,”秦清想到了一個讓亓珩吃癟的辦法。

“那我要做什麼?”路唯見秦清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做一道你最拿手的菜,我來做一份炒飯,就這麼簡單,”秦清並不想把自己的那些手段告訴給路唯,不想讓路唯看到自己黑暗的一麵。

“哦,好,”路唯心裡還是很好奇的,不知道秦清會怎麼做。

秦清見路唯的臉上寫滿了好奇兩個字,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路唯的頭,“趕緊乾活兒吧,一會兒你就會看到我的辦法的,”

路唯還是第一次被秦清這樣摸頭,臉刷一下就紅了一個徹底。

秦清看到路唯頂著一張紅撲撲的臉乾活的可愛模樣,也是忍不住眉眼都變得柔和了,不自禁地自己也眯眼笑了起來。

十五分鐘後,秦清端著一份菜一份飯來到了亓珩的麵前。

“這是你點的菜和飯,吃吧,”秦清將飯菜放到亓珩的麵前。

亓珩見自己麵前的菜居然又是那道仿素菜,不禁玩味地抿嘴淺笑,“還真是個死腦筋,”

“你什麼意思?”秦清不悅地反問。

“冇什麼,”亓珩拿起勺子吃了一口那道菜,不禁揚了揚眉,輕歎,“進步了不少嘛,有意思,”

秦清卻是皺著眉,“你對這道菜有什麼意見嗎?”

“這道菜真的是路唯自己燒的?”亓珩放下勺子,抬頭看向秦清。

“有什麼問題嗎?”秦清不答反問。

“冇有,隻是讓我想到了勤能補拙這個詞,看來我是小看了她了,”亓珩又把自己麵前的秦清上下掃視了一遍,“又或者是得到了你這個專業人士的幫助?”

“這是路唯自己辛苦研究出來的,跟我冇有關係,”秦清不許有人抹殺了路唯那些辛苦的付出。

亓珩點點頭,然後又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炒飯,“這個炒飯就一般了,看來......”

亓珩話還冇有說完,秦清就搶過話,“這個炒飯是我做的,不是路唯做的,這個是路唯最喜歡吃的,如果不是你點了炒飯,我是不會燒給你吃的,”

“哦!路唯喜歡這樣的炒飯?”亓珩意味深長地看向秦清,“看來她的品味也是一般,”

亓珩這話說得也是一語雙關,秦清自然是聽得明白的,“這應該是與你無關的,你要是吃完了就請你結賬走人,不要影響了我後麵的生意,”

亓珩剛想要抬手結賬,突然就感覺到自己的手指不能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