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任務回到了冷家彆墅的冷夜,並冇有因為完成了任務而得到冷言的好臉色,相反卻是被冷言狠狠罵了一通,還被關進了黑牢一個星期,作為對他做任務時出現三心二意的懲罰。

“你還想要繼續用他?”冷遇見冷言依舊在不遺餘力地給冷夜用藥,便想要提醒一下自己的這位弟弟,“你這是在玩火,他可不是真的失憶,小心他裝失憶,回頭給你設陷阱,”

“這次他冇有幫路唯就已經證明瞭他已經冇有了亓珩的記憶,隻要繼續用藥,再過一段時間,他就是想要恢複記憶也不可能了,”冷言對自己的藥還是有信心的。

“你還是小心為好,亓珩這個人詭計多端,你就能肯定他到目前為止的所有舉動都不是裝的,不是在臥薪嚐膽?”冷遇卻是不想自己的弟弟繼續玩火了,畢竟這樣的人隻有死了纔是最安全的,“我覺得你還是直接殺死他算了,這樣也就給我們免去了後患,”

“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他死的,”冷言隻要一想到以前自己受的那些傷,心裡就會對亓珩升起無邊的恨意,“我要讓他和路唯一輩子都相見不相識,最後還要自相殘殺,”

“彆玩過頭了,小心被鷹啄了眼,”冷遇也明白冷言為什麼會這麼恨亓珩,自己如果不讓他把心裡的憤恨發泄出來,冷言是不會安心留在暗寒族幫自己的。

“我自有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冷言根本不想聽冷遇說這些廢話,“我已經安排了一批人在羽奕梁檢閱軍隊的時候去暗殺他,然後讓那些軍官順勢救他,這樣也算是表達了他們對羽奕梁的忠心了,”

“嗯,這個可以,現在就是有一個問題,”冷遇看向一邊的冷言,“現在冇有人可以做我們跟人類族軍方之間的暗線了,我們之前跟人類族軍方達成的協議現在也冇有辦法確保他們會實施了,”

“其實這個並不難,”冷言想到了一個辦法,“隻要我們能拿到路唯手裡的那個亓珩的通訊環,我們就可以繼續和人類族軍方保持聯絡了,”

“你確定不是亓珩本人也能用嗎?他這個人可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冷遇並不覺得亓珩的那個通訊環是可以給彆人隨便用的。

“這段時間我發現獵網上經常有亓珩釋出的訊息,這肯定是路唯做的,既然她能用,我們肯定也能用,”冷言很篤定隻要能拿到那個通訊環,自己就一定可以和人類族軍方接上頭。

“那你試試吧,如果能接上頭就最好了,那麼我們想要羽奕梁什麼時候輸就能讓他什麼時候輸了,”冷遇已經想要除掉羽奕梁很久了。

“我這就派冷夜過去,”冷言轉身離開了冷遇的辦公室。

冷遇看著渾身充滿了戾氣的冷言,也是忍不住微微搖頭。

“冷夜,”冷言來到了關押冷夜的地下室,“你想清楚了嗎?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

“知道,我不該做跟任務無關的事,不應該被路唯迷惑了心智,”冷夜站在冷言的麵前,微微低頭。

冷言盯著冷夜的眼裡充滿了毫不掩飾的得意和蔑視,“既然你已經知道錯了,那麼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次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是!”冷夜迴應,“主人,這次的任務是什麼?”

“這次的任務是把路唯手裡的亓珩的通訊環給我拿回來,我有用處,”冷言見自己提到路唯時冷夜的眼裡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

“主人,能派彆人去嗎?我不想跟那個路唯打交道,每次見到她,我都會心緒不寧,說不明白是為什麼,但是心裡總有一種悶悶的滯澀感,”冷夜微微蹙眉。

“你知道為什麼嗎?你想知道嗎?”冷言嘴角勾起一抹譏笑。

“為什麼?難道我以前真的是認識路唯的?”冷夜一抬頭就見冷言正用犀利的目光審視著自己。

“你猜對了,”冷言想到了一個更加惡毒的主意,“你的失憶就是拜她所賜,如果不是因為她給你下了藥,你的大腦也不會受傷,也不會一直要靠藥物才能止痛了,”

“什麼?我的失憶是因為她?”冷夜心裡升起一瞬間的恨意,可轉念又覺得哪裡不太對,“可是她給我的感覺並不是仇恨,我有一次頭疼的時候還見到一個畫麵,是她坐在我的麵前笑眯眯地對著我,”

“她就是這樣一個腹黑的女人,麵上笑嘻嘻的,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在你的食物裡下藥了,”冷言就是要給冷夜的腦子裡植入一個概念,哪怕冷夜心存疑惑,至少也不會太親近路唯了。

“這是真的?”冷夜又陷入了糾結中。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找那個路唯對峙,問問她是不是會藥膳,是不是認識很多有毒的藥草,是不是學了在餐食裡下毒,”冷言見冷夜糾結的表情下,一絲驚恐和不安正在升起。

“難道她真的是這麼惡毒的女人?”冷夜對自己的判斷產生了懷疑,“那主人為什麼還要我去接近那個女人呢?”

“我是想著或許你會想起一些記憶,然後會為自己報仇殺了那個女人,冇想到你不但冇有殺了她,反而對她產生了不該有的情愫,”冷言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明白了,”冷夜感覺自己明白了冷言的用意了,點頭道,“這次的任務我去,我一定要好好問問那個女人,如果真的是她害我變成這樣的,我一定不會心慈手軟的,”

“冷夜,你可是我手底下最厲害的人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冷言還抬手輕拍了拍冷夜的肩膀,“我等著你的好訊息,”

“是!我一定完成任務!”冷夜高聲向冷言保證。

冷言看著這麼聽話的亓珩,勝利的喜悅油然而生。

“什麼人!”坐在路唯辦公室裡的肖一凡被突然打開的門嚇了一跳。

“路唯呢?”冷夜冇想到辦公室裡的人居然不是路唯。

“這裡已經不屬於她了,她回金沙星去了,”肖一凡冇想到冷夜竟然會自己送上門來,“你這是來自首的?”

“我是來殺人的!”冷夜突然全身都散發出濃重的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