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會像一個門神一樣一直站在我的店門口,那樣會影響我做生意的呀,”路唯無奈地搖了搖頭。

“就這個原因?冇有其他的原因?”冷夜總覺得路唯不會隻是因為這樣一個理由。

“這個理由還不夠嗎?你站在那裡,很多人以為我這家店被人監視了,就不會進來了,你說這算不算是要命的事?”路唯冇好氣地瞥著冷夜。

“明白了,那些想要傳遞情報的人會以為我是來監視你這家店的,然後他們就會出於謹慎,不進你這家店了,你是這個意思吧,”冷夜覺得這個勉強算是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還有一個理由,”路唯望著冷夜的眼神變得深邃,“我希望通過你傳遞給冷言一個資訊,隻要他願意放了亓珩,他想要的情報我都會給他,他想要在人類族做的事,我也會儘力幫他做,”

“什麼?你為了一個男人,甘願做冷言的暗探?”冷夜皺眉,完全不能接受。

路唯苦笑著聳聳肩,“我知道亓珩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罵我胡來了,但是我一個無權無勢的女人,想要救出自己的男人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你就不怕他知道了以後反倒會恨你嗎?”冷夜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路唯搖搖頭,“不會的,亓珩隻會一邊罵我笨一邊幫我善後的,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好人,值得我為他做任何事,”

“包括這些見不得人的事?”冷夜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懂路唯了,“你知道你一旦成了冷言的暗探,他會讓你做些什麼嗎?到時候你會連回頭的機會都冇有了,”

“我不需要回頭,”路唯悲傷的眼神裡露出一絲堅定,“我隻要亓珩活著回到我的身邊,活著看到我們的孩子出生,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

“蠢女人!”冷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罵路唯是出於什麼心思,“一個男人而已,根本不值得!”

“你什麼都不懂,”路唯低下頭,一隻手輕覆在在自己還平坦的小腹上,“如果有一天你愛上一個女孩,你就會明白那種願意為她生為她死的感覺是什麼了,”

“我是不懂什麼愛情,但是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是那個男人,我絕對不會同意你用這樣的方式去救他的,那樣的話,就算我自由了,回到了你的身邊,我也會恨我自己一輩子的!”冷夜壓抑著心裡那股衝動,極力勸說路唯不要靠近冷言。

路唯皺眉盯著冷夜,他著急的樣子像極了亓珩,那種不願意自己靠近冷言的心情,也像極了亓珩。

“你明明是冷言的下屬,為什麼要阻止我幫冷言做事?”路唯不明白冷夜在糾結什麼。

“正因為我是他的下屬,所以我知道他是一個多麼危險,多麼變態的一個人,你一個懷孕的女人最好離他越遠越好,”冷夜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一定會幫你去找亓珩的,你就不要靠近冷言了,不然你一定會後悔今天的決定的,”

“很多事已經在做了,就不能停止了,”路唯撇過頭不看冷夜,“除非他回來,不然我想我是停不下來的,”

“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倔!”冷夜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固執的人,固執得讓他想要幫她擋去所有的麻煩和危險。

“你是我的什麼人?憑什麼來管我的事,”路唯強忍著眼淚,“你想要的已經得到了,趕緊走吧,再不走,一會兒你就走不掉了,”

“你什麼意思?”冷夜的神經一下子緊繃了起來。

“樓下的那個人在你第一次進入我的店鋪的那天後就開始調查你了,你要是再不走,他就要拿你去軍部邀功了,”路唯長長撥出一口氣,讓自己從剛纔難受的情緒中平複下來。

“你們是故意設計抓我的?你引我進店也是你們計劃好的?”冷夜終於明白了一切。

“既然明白了就趕緊走吧,”路唯指著窗戶,“這裡是二樓,以你的身手,跳下去是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那你呢?”冷夜覺得自己這麼離開了,路唯就冇法解釋了。

“我自有辦法解釋,你不用擔心,”路唯神色恢複了平靜。

“不行!我覺得那個姓肖的不是什麼善類,你要是放我走了,他肯定會為難你的,”冷夜還是覺得留下路唯一個人不妥當,“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就算是我綁架你的,到時候我離開了白沙海星再放了你,這樣你也就不用為難了,”

“謝謝你替我著想,我真的冇事的,他們不會為難我一個懷孕的人的,”路唯站起身走到窗戶邊,打開窗戶,“你趕緊走吧,算是我替亓珩賣給冷言一個人情,”

冷夜心裡一陣莫名地煩躁,“你一直在為亓珩和冷言找平衡,可我覺得我們男人之間的問題就該由男人自己解決,那個亓珩要是靠你才能脫身,他根本就不配做個男人,”

“那你去跟他說,讓他趕緊想辦法回來啊,”路唯指著窗外。

冷夜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路唯辦公室的門突然就被人撞開了,五個男人和那個姓肖的一下子全都湧進了路唯的辦公室。

“抓住這個暗寒族的奸細!”帶頭衝進來的男人指著冷夜高聲命令。

“肖一凡,你不是說等他離開店鋪再抓的嗎?”路唯冇想到肖一凡竟然直接帶人衝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肖一凡瞥了一眼路唯身後大開著的窗戶,冷冷開口,“我再不進來,你就該放這個人從你的窗戶離開了吧,”

“怎麼會!”路唯冇想到肖一凡會看穿自己的心思,“我隻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纔會開窗透透氣的,”

“是嗎?”肖一凡冷傲地瞥了一眼路唯,不想再跟她囉嗦,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另一個人,“冷夜,你就束手就擒吧,也省得我們動手!”

“就憑你們幾個?”冷夜輕蔑地冷笑,“真動起手來了,還不知道誰殺誰呢,”

“你逃不掉的,樓下已經安排了一隊軍方的人,任憑你身手再好也是逃不掉的!”肖一凡是不會放過這樣一個立功的好機會的。

“是嗎,”冷夜一個展臂就把路唯給箍進了自己的懷裡,用另一隻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我們試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