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專業的,”亓珩也是絲毫不退讓。

秦清背在身後的手緊握成拳,“那就各憑本事,你要是輸了,就把路唯的東西還回來,”

“在這裡?”亓珩並不覺得他們在大街上是可以隨便動手的。

“有什麼不行的?”秦清話音剛落,整個人就一步上前緊貼著亓珩,原本背在身後的右手也順勢抽出自己一直藏在身後的短匕首,抵在了亓珩的一側腹部。

亓珩一震,他冇有想到這個人的速度居然快得自己都反應不過來。

“看來還是我比你更專業一些,”秦清還將抵在亓珩腹部的匕首又向前進了幾分,“你還是乖乖地把東西交出來吧,”

“我不交的話,你就要在你自己的店門口殺人嗎?”亓珩一瞬間的驚訝後立刻冷靜了下來。

“殺人有很多種方法,不一定非要見血的,”秦清盯著亓珩的眼睛裡閃過一絲狠厲。

“路唯跟你到底是什麼關係?”亓珩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會對路唯的事這麼上心。

“我喜歡她,就是這個關係,所以,”秦清的語氣裡帶著狠厲,“你最好聽話,不然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死,”

亓珩還想要開口的時候,就聽到路唯突然叫囂的聲音,“人渣,你離秦清遠一點!”

秦清聽到是路唯的聲音,立刻收起了自己手裡的短匕首,原本拿著匕首的手改成了緊緊抓住亓珩的外衣。

路唯邊說邊衝到秦清的身邊,一把用力推開了亓珩,“你走開!你不要傷害秦清!”

路唯明明個子那麼小,隻到秦清的胸口,卻依舊雙臂張開擋在了秦清的前麵,一副要保護他的樣子。

看著這個樣子的路唯,亓珩心裡莫名起了一陣煩躁和不悅。

此時秦清看著站在自己麵前極力想要保護自己的路唯,心裡是又驚又喜,“路唯,你不用擔心,他傷害不到我的,”

“他這個人很狡猾的,你彆上他的當,”路唯說著話,眼睛卻是死死地瞪著麵前的亓珩。

“我不會的,你放心,”秦清抬手按下了路唯的手臂,還向前走了一步,眼神冰冷地看向亓珩,“把路唯的東西還給她,”

“被星際獵人拿走的東西是不可能歸還的,除非你有本事再搶回去,”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帶著冷傲。

“本事?”秦清冷笑,“剛纔你不是已經領教過了嗎?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現,你應該已經轉世投胎了吧,”

亓珩靈光一閃,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秦清,你有秘密冇有讓路唯知道,對不對?”

“你什麼意思?”秦清心突地一跳。

“剛纔你明明就能殺我的,為什麼路唯一出現你就放棄了?你為什麼不敢讓路唯看到?”亓珩能明顯感覺到秦清變得有些緊張。

秦清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是不想讓路唯看到這麼血腥的畫麵而已,我可不是你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亓珩!”路唯憤怒地開口打斷了他們,“你不要在這裡詆譭秦清,他可是比你好上千百倍的好人,你算什麼!你就是一個隻會欺負人的人渣!”

“我說過罵人是要資格的,”亓珩一個箭步伸手就想要掐住路唯的脖子,卻被秦清反握住了手腕。

“隻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動她分毫!”秦清用力捏著亓珩的手腕,像是要將他的手腕捏斷似的。

亓珩吃痛皺眉。他冇有想到看上去弱不禁風的一個人,竟然力氣這麼大。

“鬆手!”亓珩低喝,“我今天來不是跟你打架的!”

“你以為我真的會把那兩株夕顏花賣給你嗎?”秦清嗤笑出聲,“這個隻是我引你來的一個誘餌而已,今天你要是不把路唯的東西交出來,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

亓珩還是第一次被人製得死死的,但是他是不會屈服的,“路唯的東西我是不會交出來的,你就不要做夢了,你就是殺了我也是得不到的,因為這兩樣東西根本不在我這裡,”

“你是不是給了那個抓了肖梓木的岑柒了?”路唯急切追問。

亓珩意識到路唯並不知道岑柒的真實身份。

“說話!”秦清見亓珩不開口就加重了手裡的力道。

“是又怎麼樣!有人買我就賣,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嗎?我是獵人,有好東西自然是要賣個好價錢的,不是嗎!”亓珩故意這樣說就是為了不讓路唯,還有那個秦清懷疑自己跟那個間諜案有什麼聯絡。

“就算那個手環你賣給岑柒了,那我的十方扣呢!這個你總不會也賣給彆人了吧!”路唯不相信亓珩會把十方扣也賣了。

“是的,我也賣了,”亓珩一口承認了,“至於賣給了誰,我是不會說的,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吧!”

“混蛋!人渣!”路唯憤怒地叫囂,“你都賣了,你還發什麼鬼訊息叫我來找你拿回東西!你是耍我玩嗎!你覺得這樣很有趣很好玩,是不是!耍人很有趣嗎啊!”

路唯被亓珩氣得眼淚止不住地流著。她滿心的怨憤此時都化作了不甘的淚水,一滴滴地滾落。

“亓珩,看來你和網上的評價真的是差太多了,你根本就是一個人渣!”秦清另一隻手握成拳頭,憤恨地一拳揍在了亓珩的臉上。

亓珩隻覺得自己滿嘴鹹腥,“這一拳算是我欠你的,路唯,你記住,以後再見麵,你就是我的獵物,還有,你的那兩株夕顏花我要定了,我亓珩想要的東西還從來冇有得不到的!”

“這裡就是你的第一次!”秦清說完話,鬆開了一直掐著亓珩手腕的手,剛纔藏起來的短匕首瞬間又出現在了他的手裡。

秦清趁著亓珩後退的那一瞬,順勢上前,將短匕首橫在了亓珩的脖子邊,“不要打那兩株夕顏花的主意,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我秦清的厲害的,”

“我一定會得到它們的!”亓珩卻依舊倔強地不肯低頭。他順著匕首的方向向前,任由匕首在自己的脖子劃出一道血痕,側身越過秦清一把掐住了路唯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