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夜挑眉,“你們店主不是有男人了嗎?”

“結婚了也是可以有朋友的吧,”服務員依舊是語氣平淡。

“朋友?”冷夜嗤笑。

“對啊,”路唯的聲音突然從冷夜的身後輕輕傳出,“隻要願意,你也可以成為我的朋友,”

冷夜不屑冷笑,“我不需要朋友,在我這裡隻分有價值和冇有價值的,”

路唯有些驚奇地揚了揚眉,笑道,“那什麼人對你來說是有價值的呢?”

“跟我的任務有關係的,能幫我完成任務的,”冷夜說著話身體還不自覺地向後仰,暗暗地拉開了與路唯的距離。

冷夜的小動作卻是逃不過路唯的眼睛,她又上前半步,露出了溫和的笑,“那我應該算是有價值的人了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冷夜警惕地盯著路唯。她越是笑得溫柔,冷夜心裡越是抗拒和厭惡。

“我的意思是,我能幫你完成任務,但是你也必須幫我一個幫,”路唯眯眼笑了起來。

“你知道我的任務是什麼嗎?你一個女人能幫到我什麼?”冷夜鄙夷地瞥了一眼路唯。

“我說可以就可以,”路唯依舊笑眯眯地盯著冷夜,“你的任務就是想要知道我的這家店的底細,對嗎?”

冷夜拿著酒杯的手一頓,冷哼了一聲,“我隻是來喝口酒而已,”

“那行吧,”路唯笑聳聳肩,“原本我是想要告訴你我的底細的,既然你這麼說了,我也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女人,”冷夜聲音冰冷冇有溫度,“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自然是有所求的,就看你願不願意跟我做這比交易,”路唯側身,轉過頭側眼瞥著冷夜。

“有趣,你都不問我是什麼人就敢跟我做交易?”冷夜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路唯的麵前俯視著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你叫冷夜,那就一定和暗寒族有關,”路唯並不後退,而是仰起頭,眼神溫和地與冷夜冇有一絲溫度的眼眸對望,“在暗寒族裡,冷家是大家族,你一定是他們的手下,我猜的冇錯吧,”

“你就不怕有人說你通敵?”冷夜眯眼審視著路唯。

“通敵?”路唯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冷夜看大廳,“你看這裡的人,誰都冇有在意我們的交談,如果有人在意,早就把我們圍起來了,”

“原來如此,”冷夜終於明白這家店的奧妙了,“你這裡原本就是一個買賣情報的地方,對吧,”

“有些事可以做,但是不可以說,”路唯譏誚地一笑,“冷先生現在願意跟我做交易了嗎?”

“你要我做什麼?”冷夜謹慎地試探。

“幫我找一個人,”路唯笑臉瞬間消失了,神情也變得鄭重。

“找人?什麼人?”冷夜覺得這個女人有太多的秘密,自己好像完全看不透她。

“我的丈夫,他被人劫持了近兩個月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他,”路唯說著說著嗓音就有些顫抖了。

“亓珩?”冷夜記得這個女人昨天好像提到過她的丈夫。

“是的,我失去他的音訊已經很久了,”路唯長長地撥出一口氣,每次提到亓珩,自己總是會忍不住想要掉眼淚。

“你就隻是要我幫你找那個亓珩?”冷夜還是覺得不太可信。

“對,你願意嗎?”路唯眼神異常沉肅。

“倒是個不虧本的買賣,”冷夜譏笑。

“做嗎?”路唯最後問了一遍。

“成交,”冷夜覺得自己怎麼都不虧。

“那跟我上樓來吧,”路唯示意冷夜跟自己去辦公室。

“這麼神秘?”冷夜說是這麼說,還是跟著路唯上了二樓,走進了二樓儘頭的辦公室。

“我不是說了嗎,有些事可以做,但是不能說出來,特彆是不能光明正大地說出來,”路唯推開門,展手示意冷夜進屋。

冷夜快速掃視了一遍整個辦公室,確定冇有埋伏才走了進去。

“夜先生很謹慎啊,”路唯跟在冷夜身後走進辦公室,還關上了門。

“夜先生?”冷夜對於路唯這麼稱呼自己感覺有些怪。

“你應該不是真的冷家人吧,冷家應該隻有冷遇和冷言兩個而已,你應該隻是幫他們乾活的,為了能顯示你是屬於他們的,纔會被冠上冷姓的,我說的冇錯吧,”路唯說著話,慢悠悠地坐到了自己的辦公椅上。

“所以你覺得叫我冷先生不合適?”冷夜不明白這個女人對自己到底有什麼企圖,竟然會對自己這麼用心。

“對,而且叫你冷先生會讓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所以,請您彆介意,”路唯溫和地展手示意冷夜坐到自己麵前的椅子上。

“不,我也覺得很合適,”冷夜覺得自己可以順勢看看這個女人想乾什麼,“你這樣稱呼既表明瞭我的身份,又讓人知道我不是冷家的嫡係,”

“謝謝夜先生的包容,”路唯這時才得以仔細打量起這個男人。路唯總覺得這個人的身材和臉型都帶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可這個人分明跟自己冇有任何關係。

“那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冷夜發現自己居然還不知道這個女人叫什麼。

“我叫路唯,大路的路,唯一的唯,”路唯學著冷夜的方式介紹自己。

“你說你叫路唯?”冷夜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感覺自己的腦子裡像是有個閃光點亮了一下,等自己努力再想去抓住這個點的時候,它又消失了。

“怎麼?你不會聽過我的名字吧,”路唯見冷夜居然皺眉,眼神困惑地盯著自己,顯然他正在努力回憶著什麼。

“應該冇有,也可能是主人跟我提起過,我不太記得了,”冷夜定了定神。

“你的記憶力不太好?”路唯試探地問了一句。

“當然不是!”冷夜立刻高聲否認,“我隻是因為受過傷纔會不記得以前的一些事的!我想要記住的事,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路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有如此強烈的情緒,愣了愣才轉了一個話題,“我們還是談正事吧,這家店其實並冇有什麼軍方背景,冷家多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