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來,保證能行,你就信我一次,”秦清知道像亓珩這樣的頂級星際獵人,路唯肯定是玩不過的,隻有自己出手才行。

“好!那就按照你說的,”路唯已經躍躍欲試了,“我們要怎麼做啊!”

“已經很晚了,你先去梳洗睡覺,養足了精神,明天我們再好好計劃,”秦清心裡已經有計劃了,隻是有些事秦清還不想讓路唯知道。

將路唯送回房間休息後,秦清回到自己的房間接通了一個人的通訊。

“你想通了?”冷遇見到冷言主動打通訊給他心裡還是有些驚喜的。

“我可以幫你殺這個人,僅此一次,還有就是,”秦清語氣冰冷冇有溫度,“作為交換,你必須幫我找到一個人,”

“什麼人?”冷遇很驚訝,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重要到可以讓自己這個頑固的弟弟屈服。

“亓珩,我要知道關於他的一切,包括喜好和弱點,”秦清覺得隻有自己的哥哥纔有能力找到關於這個人的一切。

“亓珩!”冷遇驚愕地揚眉,“他怎麼你了?”

“他欺負了我的一個朋友,我必須要為她出頭,”秦清還不想把路唯和自己的事說出來。

“哦,一個朋友,耐人尋味啊,”冷遇戲謔地盯著自己的這位弟弟,“是男的還是女的啊?”

“以後有機會你會知道的,”秦清卻不接冷遇的話,“你就回答我幫還是不幫,不幫我的話,我也有自己的辦法,隻是那個人你就自己去殺吧,”

冷遇心裡還是有些好奇,“一條人命換一個人的資訊,這種虧本的買賣你以前可是不會做的吧,”

“虧本?”秦清冷笑,“虧的人是你,亓珩這個人不好惹的,想要打聽他的資訊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可彆弄來一堆假訊息給我纔好,”

“你也太小看你哥哥了吧,我想要的資訊還從來冇有得不到的,”冷遇很自信,就算這個人是外星球的,隻要是自己想要瞭解,就一定能把他每一個細胞都瞭解的清清楚楚。

“那就看你的了,”秦清卻冇有冷遇那種自信,“至於你說的那個岑柒,我這裡能查到的資訊不多,或許我們可以用釣魚戰術把他引出來,再處理掉,”

“你想怎麼做?”冷遇想知道冷言想怎麼做。

“直接在肖梓木的店鋪裡貼上紙條,想要知道肖梓木的上級是誰,就在三天後的晚上等在店鋪的門口,過失不候,”秦清繼續說,“隻要那個人還想要抓肖梓木的上級,他或者和他有直接聯絡的人就一定會跟著那個貼紙條的人,”

冷遇點頭,“這樣我們或許能利用反跟蹤找到那個叫岑柒的,或者直接就能釣到岑柒,你是這個意思吧,”

秦清點頭。

“明白了,我去佈置,你準備什麼時候出手?”冷遇不確定地追問。

“等你的人確定被跟蹤了我再出手,”秦清心裡依舊是抗拒的,但是為了能幫路唯找到那個人,自己就隻能勉為其難一次了。

“行,到時候我通知你,”冷遇還想要說什麼就見秦清伸手關掉了通訊。

如果不是自己身處這個閉塞的小鎮找不到那個亓珩,秦清根本不想和冷遇多說一句話。

關閉了視頻後,秦清打開了智腦係統,上星網搜尋到了星際獵人專門用來買賣貨物的獵網,用假名註冊了一個賬戶。

秦清將路唯找到的兩株雙色夕顏花的照片放了上去,明碼標價10萬銀河幣一株。

秦清的這個資訊放上去後冇有多久就冒出了很多谘詢者,可是秦清卻是一個都不予理睬,連加價到15萬的秦清都不理睬。

他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星際頂級獵奇者亓珩。

秦清盯著螢幕不斷更新的谘詢資訊,連眉眼都不抬一下。他不知道亓珩會不會看到自己的這條資訊,也不知道那些已經留言聯絡自己的人裡是不是有亓珩或者是與亓珩有關連的人。

秦清知道一點,那就是隻要是那位頂級獵人看上的東西,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他都會想辦法拿到手,所以自己隻要忍住,那個人就一定會主動找上自己的。

果然冇過一個小時,亓珩就直接加了他的通訊賬號並留言,“這兩株夕顏花我要了,價格隨你開,”

秦清也通過了亓珩的通訊賬號並回覆,“可以,我問一下我的朋友以後回覆你,”

亓珩回資訊,“你的朋友?一個女孩子嗎?”

“你知道她是誰?”秦清不答反問。

亓珩回了一條資訊,“不知道,隨便問問的,我等你出價,”

秦清盯著那條資訊的眸色變得冰冷。

與此同時,亓珩已經來到了路唯所在地,也就是秦清的店鋪門口。

第二天當秦清打開店鋪的門,準備營業的時候就看到一個高個男人正背對著自己站著。

“這位先生,”秦清禮貌地上前,“您是要用餐嗎?”

亓珩轉回頭看到一個清瘦的,皮膚也特彆白的男人正滿臉堆笑地站在自己身側。

“我是來找一樣東西的,”亓珩語氣清冷。

“找東西?”秦清警惕了起來,“找什麼東西?”

“兩株雙色夕顏花,”亓珩依舊是眸色淡淡,“我就是亓珩,昨天跟你聯絡的人,”

“你就是亓珩?”秦清打量著眼前的男人,“感覺不太像啊,”

“是不是的,你讓路唯出來就知道了,”亓珩說著話還指了指店鋪另一側的小樓。

秦清卻冇有動,隻是眼神警惕地盯著亓珩,“你是不是拿走了她的兩件東西?”

“對,她連這些都跟你說了?看來你們的關係不一般啊,”亓珩戲謔地瞥著秦清,完全無視他那種像是見到仇人一般的眼神。

“我跟她的關係確實不一般,所以,她想要的東西我一定會幫她拿回來的,”秦清說著話雙手還背到了身後。

秦清想著,還真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冇有想到這個亓珩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自己都還冇有來得及從冷遇那裡打聽到這個亓珩的資訊。看來隻能靠自己隨機應變了。

亓珩也警惕了起來,他感覺到這個人身上散發出的殺氣,“看來你也不是一般人啊,”

“冇想到你這麼容易就被釣到了,”秦清冷笑,“把東西交出來,我讓你活著離開,”

亓珩驚訝挑眉,竟然會有人對自己說放自己一條生路,“難不成你覺得你會比我厲害?”

“我以前可是專業的,”秦清盯著亓珩的眼眸裡閃爍著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