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唯!你怎麼進來了?快出去!”亓珩皺眉,對著大門口高聲急喊,“金鐸!帶個人都帶不走嗎!”

金鐸快步走進包廂,拽起路唯的胳膊就想往外走,但路唯就是倔強地站著不肯走。金鐸也不敢真的用力往外拽,隻能是望著亓珩。

“小唯,聽話,你忘記我剛纔跟你說的話了嗎?”亓珩站起身走到路唯的麵前,試圖安撫她。

“你纔是忘記了我們說過的話!”路唯仰頭瞪著亓珩。

“現在是非常時期,你待在這裡隻會讓我分心,”亓珩一點也不想讓路唯出現在冷言的視線裡,一分鐘,一秒鐘都不行。

“我就是要待在這裡呢!”路唯知道亓珩說的是實話,可是心裡卻是不甘心,不想總是成為一個需要亓珩保護的弱者。

“小唯,”亓珩摟住路唯,輕拍著她的後背,“如果是一個月前,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的,你想要跟著我,我也不會有半個不字,可是現在不行,你明白嗎,我想要保護你,保護我們的孩子,你也有這個責任,懂嗎?”

路唯因為亓珩的安撫,眼淚也不受控製地落了下來。

金鐸此時卻是忍不住戳出來一句,“又不是生離死彆,彆搞得這麼煽情,行不行啊,你男人命硬得很,惡人活千年呢,你就不要擔心了,趕緊跟我走,我還要找拆彈的人過來呢,”

亓珩狠狠瞥了一眼金鐸,“原來你一直單身是有原因的,”

金鐸竟也是無言以對地白了亓珩一眼。

路唯卻是因為金鐸的話忍不住笑出了聲,“惡人活千年,好像是有那麼點道理的,”

“小唯,”亓珩的語氣裡帶著一絲不爽,“你居然這樣說你男人,”

“隻要你能一直活著,”路唯仰頭,望著亓珩的雙眸波光流轉,“我不在乎你是什麼人,好人,壞人,什麼人都無所謂,”

“我一定會讓自己活著的,”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額頭,“快走吧,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嗯,我等你來接我,”路唯依依不捨地鬆開了亓珩,一步三回頭地跟著金鐸離開了包廂。

亓珩衝著路唯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冰藍色的眼眸裡充滿了愛憐與安撫。

路唯第一次發現原來藍色帶給自己的並不是冰冷,也不是高遠,而是深入心底的暖流,是近在咫尺的安穩。自己隻要能與那冰藍色對望一眼,就會感到安心,就會感到安穩,就會覺得自己的內心充滿能量。

路唯突然就很想自己的孩子能繼承亓珩那雙美麗而靈動的冰藍色眼眸,讓那攝人心魄的雙眸能一直一直地繼承下去,成為他血脈傳承的印記。

路唯從深夜等到淩晨,又從淩晨等到了清晨上午時分。每一個從她休息的房間路過的人,都會讓路唯以為是亓珩回來了。

不知道是為什麼,路唯的心緒一直難以平靜,這是很久冇有的感覺了。自從亓珩和自己在一起後,自己就很少體驗這樣忐忑難安的感覺了。

路唯心裡一直默唸著,不要讓自己胡思亂想,不要去想那些不會發生的事。亓珩一定會來接自己的,他一定是被那裡的事給絆住了,纔會來不了的。

一直等到中午,路唯依舊冇有等到任何一個人過來。

路唯再也坐不住了,她走出房間隨便拉住了一個人就問,“那個,不好意思,你們金隊長怎麼還冇有回來?”

士兵並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身份,將實情全部都說了出來,“昨天晚上那個樂悅餐廳發生了大爆炸,死了很多人,金隊長一直在做現場處理,估計要很久纔會回來的,”

這個訊息對路唯而言卻像是一個炸雷,轟然在自己的耳邊炸開,讓自己頭暈耳鳴,根本聽不見周圍的其他聲音了。

路唯再一次睜開眼時,發現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坐在自己身邊的不是亓珩,而是那個金鐸。

“亓夫人,你醒了!”金鐸見路唯醒了,一直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下了。

當他聽到路唯因為知道了樂悅餐廳爆炸的事而暈過去的時候,氣得差點冇把那個泄露了訊息的士兵給宰了。

“亓珩,怎麼還冇回來?”路唯不敢開口問亓珩怎樣了,她極力不讓自己去想那個最可怕的結果。

金鐸緩緩站起身,站在了路唯的病床前,臉色鐵青,悲傷而憤恨的表情溢於言表。

路唯強壓住心裡的忐忑,艱澀地開口又問了一遍,“亓珩,他什麼時候回來?”

金鐸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如果不是他找來的拆彈專家太無能,也不至於釀成今天這個局麵。

“那個,我們還冇有找到他,”金鐸壓抑著心裡的悲憤,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通訊環,塞進了路唯的掌心,“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了,對不起!”

“你,你什麼意思?”路唯用力握住掌心裡的通訊環,眼淚像是決堤一般傾斜而下,可聲音依舊努力保持著鎮定,“他,他應該不會有事的,對吧,”

“我們找了一個晚上,並冇有找到他的屍體,”金鐸低下頭,不敢看路唯的眼睛,“冷言的屍體我們也冇有找到,我們懷疑他們趁著爆炸混亂的時候,逃走了,”

“你確定?”路唯聽到這一絲希望,立刻從床上坐起身,緊緊地拽住金鐸的衣袖,“你確定冇有他們兩個的屍體嗎?”

“我確定,”金鐸長長地撥出一口氣,抬頭看向路唯,“亓夫人,你不用擔心,我相信亓珩一定會冇事的,冇有找到屍體就是最好的訊息,就算是被冷言他們帶走了,他也一定會回來的,”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路唯又用力握了握掌心裡的通訊環,“如果有亓珩的訊息,一定要告訴我,我這段時間都不會離開白沙海星的,”

“那你住哪裡?需要我給你安排一個住處嗎?總不能一直住在飛船裡吧,”金鐸想著幫路唯安排一個舒適一點的住處。

路唯搖搖頭,“我就住在飛船裡,那裡對我來說是最安全的,隻要我不願意,冇有人能進來這個飛船,而其他地方都有可能會被人偷襲和攻擊的,”

金鐸不得不承認,路唯說得有道理,隻得同意她回飛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