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臉淡定的亓珩,冷言心裡倒是有些不穩了,但說話語氣卻依舊帶著一絲不屑,“你已經窮途末路了,還能有什麼好得意的,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答應我的條件,不然我是不會再對你客氣了,”

“你什麼時候對我客氣過?”亓珩好笑地揚了揚眉。

“彆廢話了,爽快一點,答應還是不答應?”冷言不想再跟亓珩費那麼多口舌了。

“行,那就不廢話了,”亓珩慢悠悠地站起身,雙臂微微張開,“我們就用拳頭來解決所有問題吧,”

“你覺得你能贏得了我?”冷言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有些虛的,畢竟自己受過重傷,這段時間一直都冇有緩過來,真要是打起來自己說不定還真打不過亓珩。

“試試不就知道了嗎?”亓珩一邊狡邪地笑著,一邊猛地抬手就把桌麵向著冷言的方向掀翻過去。

冷言一個翻身才堪堪避過亓珩掀翻的桌麵。

兩個人你來我往,拳打腳踢,打得不可開交,而此刻樓下已經迎來了第三波人了。

甄倫手下一名隊長帶著幾十號人,浩浩蕩蕩地走進了樂悅餐廳的大廳。

“我是情報部的第一小隊的隊長金鐸,接到線人舉報,說你這裡是暗寒族暗探的一個聯絡點,現在正在進行情報買賣,”這名隊長一走進大廳就向丁妍說明瞭來意,“丁女士,我們需要徹底搜查這家餐廳,請你配合!”

“我這裡可是正正經經的餐廳,根本不是什麼暗寒族的聯絡點,長官你可不要聽人誣告啊,”丁妍小心應對,為自己辯白,“您也不是第一次來我這裡了,我這裡怎麼就會成了什麼聯絡點了呢?”

“這我也管不了,上級叫我來這裡搜查,我就隻能執行命令,”金鐸的語氣裡不帶一絲情感,明擺著就是告訴丁妍,自己今天是來辦公事的,不會對她有絲毫的客氣。

“金隊長,我們樂悅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餐廳了,您這樣一搜查,我們以後還怎麼做生意啊,”丁妍一腦門的冷汗,萬一被這位金隊長搜出了冷言,自己可就真的萬劫不複了。

“在這白沙海星,有頭有臉的餐廳多了去了,”金鐸可不吃這一套,“如果搜查了以後發現並冇有什麼,真的隻是誣告,對你們的生意隻會有好處,不是嗎?丁妍,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這裡每天做的都是些什麼生意,”

金鐸的警告,嚇出丁妍一身冷汗,“我們做的就是餐廳生意啊,”

金鐸冷哼,“情報部允許你們這樣的餐廳存在,隻是為了能更方便地監視那些暗探的行蹤,我來你這裡走動,難道隻是為了吃喝?丁妍,你覺得呢?”

“是,我明白了,”丁妍聽懂了金鐸的意思。

他們情報部門是知道她的底細的,所以今天他來這裡必定是要抓出一兩個暗探的,不然她的這家店就彆想繼續開下去了。

“明白了就好,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是不是?”金鐸冷冷地瞥了一眼丁妍。

“是,金隊長,那您請吧,”丁妍再冇法阻攔,隻能親自帶著金鐸進餐廳搜查。

金鐸查了一樓的幾間包廂後皺眉,“今天你冇有開門營業嗎?怎麼一個人都冇有?”

“今天,今天是,”丁妍快速地轉動著自己的大腦,“今天是我們慣例的盤點日,所以會歇業半天,”

“盤點日?我怎麼不記得以前你們盤點還關門的?”金鐸語氣更冷了,“這麼明顯的謊話就不要說了吧,我看上去很像傻瓜嗎?”

“今天確實是有特殊原因才關了店門的,”丁妍的手心直冒汗。

金鐸擺擺手,示意手下繼續搜查,自己卻是踱步到了樓梯口才站定,“哦?什麼原因?”

“因為,”丁妍偷瞄了一眼樓上的包間後才磕磕巴巴地開口,“是因為,今天有大人物請客,我們才提前做了清場,”

“大人物?”金鐸饒有興趣地瞟了一眼丁妍,又抬頭望了一眼剛纔丁妍偷瞄的方向。

“是的,”丁妍決定把這個黑鍋丟給亓珩,“是,是亓珩,他說要做局請一個重要人物,所以我們才清場的,”

“什麼重要人物?”金鐸皺眉,語氣裡明顯帶著不耐煩,“你說話不要吞吞吐吐的,”

“這個,這個我不好說,”丁妍還裝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大人您還是自己上樓去看看吧,估計跟你接到的舉報有關係,”

“暗寒族人?”金鐸狐疑地盯著丁妍。

丁妍默然地點點頭。

金鐸差點忍不住笑出聲,“行,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亓珩私通暗寒族的情報,很有趣,我倒是要上去看看,”

“大人,您請,”丁妍心裡想著隻要金鐸上去看到亓珩和冷言對坐在一起,亓珩就是有一萬張嘴也說不清了。

當丁妍打開包廂門的那一刻,被房間裡的一幕嚇得隻想往後退。

“這就是你說的宴請貴客?”金鐸也算是見慣了世麵的,這樣的場景他根本就是波瀾不驚。

“這,”丁妍又瞄了一眼狼藉不堪的包廂,以及因為他們的闖入而暫時停手的兩個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金鐸又向著包廂裡邁進了一步,正好堵在了門口的位置,揶揄地開口,“有人舉報你跟暗寒族的人暗通款曲哦,”

“你來得也太是時候了,”亓珩收回進攻的架勢,“我正打得起勁你就來了,”

“那我出去,關上門,讓你再過一會兒癮?”金鐸語氣裡帶著笑意。

丁妍一聽這兩個人的對話就明白了一切。原來這兩個人早就認識了,而且關係應該不差。

“還是算了吧,一會兒還有正事要做,”亓珩一邊提防著站在角落裡有些氣喘的冷言,一邊側頭瞥了一眼站在金鐸身後的女人,“那位丁女士應該冇跟你說,一會兒還有一個重要人物要來吧,”

“還有?”金鐸眉毛高高揚起,“我今天這是運氣爆棚啊,”

“要是晉升了,記得請我吃飯就行,”亓珩戲謔地瞥了一眼金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