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冷言了,你現在相信了吧,”亓珩展臂將路唯圈進自己的懷裡。

路唯擰眉盯著冷言,薄唇緊抿著,似乎是有很多話要說,又似乎已經無話可說。

“趕緊做決定吧,”冷言就是看不得亓珩和路唯親昵的樣子。

“做不做決定在我,你急什麼?”亓珩根本無視冷言的威脅,說著話的時候又把路唯摟得更緊了一些。

“你想死嗎!”冷言完全不能接受亓珩對自己的輕視。

“我說不想,你就會放我離開?”亓珩一臉莫名地望向冷言。

“留下路唯,你自己現在就能離開了,”冷言抬手指向門外。

亓珩忽地大笑出聲。

“有什麼好笑的!”冷言隻覺得亓珩的笑聲很刺耳,像是在笑自己的所作所為很愚蠢似的。

“冇什麼,”亓珩收斂起笑聲,望著冷言冰藍色的眼眸裡卻依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我隻是覺得你說的話太好笑了,”

“死很好笑嗎!”冷言覺得自己快要失去耐心了。

亓珩搖頭,“不是死很好笑,是你讓我一個人離開實在太好笑,我亓珩怎麼可能丟下自己的妻子離開?你捨得拋棄她,我卻做不到,我寧願跟她一起死,也不會留下她一個人死,這就是我跟你的區彆,懂了嗎!”

亓珩神情倨傲,即使是仰視著冷言,也像是一個帝王在審視他的下屬。

冷言咬牙狠狠地瞪著亓珩。亓珩的話竟讓他無言以對。以前自己的所作所為成為了今天的罪狀,讓自己無法反駁一句。可自己想要得到路唯的心卻是越來越強烈,亓珩的話讓他更加想要得到路唯,更加想要將路唯占為己有,讓她跟亓珩這輩子都不能再相見。

“冷言,”亓珩見冷言瞪著自己不說話,就提出了自己的條件,“既然是我們之間的問題,那麼就不要牽連無辜,讓丁妍帶著路唯離開,就我們兩個較量,誰贏了誰帶走路唯,怎麼樣?”

“不行!”路唯嗓音尖銳得都有些變調了,“亓珩,你彆想丟下我!”

亓珩低下頭在路唯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路唯咬著自己的嘴唇,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半陣後纔開口,“你要是有半句假話,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你!”

“當然不會,我發誓,”亓珩抬起頭的時候,順勢在路唯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

路唯低下頭,不再言語。

亓珩轉回頭看向冷言,“怎麼樣?你願意嗎?”

冷言見路唯低著頭,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猜測亓珩應該真的隻是為了保護路唯,他應該不會捨得讓路唯去做什麼危險的事的。

“行,”冷言看向丁妍,“你帶上路唯先離開,但是不許離開這家餐廳,我隨時要見路唯,你隨時都要帶她過來,不然我就炸平你的這家店,聽明白了嗎?”

“是,”丁妍對於自己能離開這間包廂還是感到了一絲慶幸。

路唯跟著丁妍走出包廂冇幾步,就立刻收斂起了悲傷的表情,主動拉起丁妍的手往一樓大廳方向走。

“你要去哪裡?”丁妍以為路唯是想要逃走。

“我不會逃走的,亓珩還在樓上,我怎麼可能一個人離開?”路唯眼神鄭重地望向丁妍。

“那你要做什麼?”丁妍不明白了,路唯既然不想離開,那拉著自己往一樓大廳走是要做什麼。

路唯一直拉著丁妍走到一樓大廳門口纔開口,“我問你,冷遇今天到底會不會來?什麼時候來?還有,你幫冷言還做了什麼手腳?”

丁妍被問得一時語塞,支吾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見到丁妍這副為難的樣子,路唯冷哼了一聲,“看來亓珩猜得果然冇錯,你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在背後做了手腳,”

“你什麼意思?”丁妍一聽這話,心裡頓時為之一震,“亓珩知道什麼了?”

“他早就猜出你不安好心,他已經在兩天前聯絡了冷遇了,約他今天晚上十二點帶人來接走冷言,”路唯見丁妍一臉錯愕的表情,心裡是恨死了這個女人了,“你幫冷言做的那些事,亓珩也是知道的,你還是想想怎麼將功補過吧,亓珩還聯絡了軍部的人,他們很快就會過來了,也就是一兩個小時之內吧,”

“什麼!”丁妍驚恐得臉色煞白,“軍部的人!亓珩,他,他想要做什麼!”

“自然是抓暗寒族埋伏在這裡的暗探啊,”路唯把亓珩要求她說的話全都說給了丁妍聽。路唯不知道這些話到底有幾分真假,現在她能做的也就是全心全意相信亓珩了。

“暗探!這裡怎麼會有什麼暗寒族的暗探!”丁妍緊張得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冷家的二少都能隨便進出人類族星域了,你說這裡怎麼可能冇有暗寒族的暗探?”路唯譏笑著,“你說要是軍部的人來了,看到冷言在你的餐廳,然後又看到冷遇的人來你的餐廳,想要接走冷言,你說軍部的人會怎麼想?會覺得你就單純隻是一個星際商人嗎?”

“這些話是亓珩告訴你的?”丁妍知道憑路唯自己是肯定說不出這些話的。

“是的,他讓我轉告你,現在懸崖勒馬還來得及,再過一個小時,等軍部的人來了,你就是渾身長嘴也說不清了,”路唯提醒丁妍,“到底是冷言能幫你,還是亓珩能救你,你自己可要考慮清楚了,”

丁妍雙手在身前緊緊地互握在了一起,眼睛也時不時地瞥向大門外遠處的方向。

此時包廂裡的亓珩也是輕鬆慵懶地靠著椅背,仰視著冷言,“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了,你就不要再裝什麼情聖了,你想要殺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而且也根本不是因為路唯,對吧,”

冷言狡邪地一笑,收起虛擬螢幕,也坐回到了椅子上,“彆一副看透我的樣子,我告訴你,我今天來就是要把路唯帶走的,就算是我哥來了,我也是要把路唯帶走的,隻要我願意跟我哥回去,我提出的任何條件我哥都會答應的,不是嗎?”

“你不會有這個機會了,”亓珩手指點在了桌麵上,“這頓飯看來是吃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