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麼人?”丁妍又問了一遍,她不想再站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冷言收迴心神,對著丁妍冷冷地一笑,“我,就是,冷家的人,我叫,冷言,”

“冷言!”丁妍震驚得微張著嘴,半天才又吐出一句像是自言自語的話,“你說你叫冷言?”

“對,現在你滿意了?”冷言見丁妍一臉見鬼的表情,覺得好笑,“你也不用擺出這種表情吧,現在可以接著做我給你的任務了吧,”

丁妍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也終於瞬間明白了那個亓珩為什麼給他們留了餘地。他應該是猜出了雇傭他們的就是這位冷家少爺,自己又不想正麵與他為敵,所以也就把選擇權留給了自己,也就等於是把難題也留給了自己。

“那個亓珩應該已經猜出你是誰了,也知道我們是在給你做事的,”丁妍想著自己這樣說或許冷言就會換一個人去做那個任務了。

“哦,這麼容易就被亓珩猜出來了啊,”冷言似笑非笑地盯著丁妍,“看來你們丁家在這白沙海星裡也算不上是最厲害的,看來我確實是應該再去另找一家了,”

“或許,”冷言故意挑釁地說了一句,“或許我可以去找品悅,聽說他們現在的生意也不差,”

“品悅怎麼能跟我們比!”丁妍像是被芒刺刺到了似的,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尖銳,“我們丁家絕對是最好的,就算是出了白沙海星也是頂級的,那個品悅怎麼能跟我們比!”

“是嗎,”冷言聳聳肩,站起身走到丁妍的麵前,語氣低沉而帶著一絲蠱惑的氣息,“可是我冇有看出來呢,你是不是應該做出點成績來,讓我能看出你們樂悅與品悅的不同啊,”

丁妍被冷言盯得幾乎喘不過來氣,半陣才緩過來,向後退了好幾步,拉開了與冷言的距離,儘可能讓自己保持冷靜,“你,你不用激我,我想做的事自然會做到最好,你跟亓珩都不是好惹的,一個兩個都有軍方背景,我們丁家隻是商人,跟你們玩不起,”

“想退出?”冷言收回自己的氣場,轉回身坐回到沙發上。

“我不想被你們玩死,不管是人類族軍方還是暗寒族軍方,我都得罪不起,”丁妍心裡很清楚,自己的地位雖然高,那也僅限於在經濟圈裡,而如果人類族軍方想要捏死自己,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冷言抿嘴冷笑,“丁家一直都在做三個種族的情報買賣,現在你跟我說你怕?你是在跟我搞笑吧,”

“我做的是情報買賣,但是我從來不站隊,說到底我也就是一個情報販子而已,”丁妍很清楚自己的立場,“而這次的事,如果做了,就等於是讓我站隊了,這對我們丁家是不利的,”

“不愧是丁家的家主,思維還是很靈活的,”冷言覺得自己之前是小看了這位丁家家主了。

“感謝恭維,冇有魄力,但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丁妍可擔不起冷言的誇獎。自己好歹也是人類族的人,這要是被傳出去了,自己鐵定會被人類族軍方的暗探盯上的,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

冷言聽得出丁妍這話的意思。他也冇有太多時間在這裡耗下去了,說不定那個亓珩已經通知了冷遇來白沙海星帶他回去了。

“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冷言想到了另一個辦法,“既然你不想站隊,那麼就請你出麵做東,宴請亓珩和他的......”

“妻子嗎?”丁妍脫口而出,卻立刻感覺到冷言全身一下子就散發出了凜冽的殺氣和濃重的怨恨之氣。

冷言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剋製著內心的衝動,語氣也儘可能保持著平靜,“是的,我有一些事想要當麵跟他們談,”

“你想做什麼?”丁妍警惕地盯著冷言。

“就是字麵意思,談談而已,”冷言努力壓製著自己心裡的怒火,“在你丁妍的地盤,我不能拿他怎麼樣,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你就放心吧,”

“行,那我去試試,”丁妍心裡卻很明白這個人絕對不會隻是談談話這麼簡單的,自己一定要小心應付,得罪了亓珩可不會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越快越好,今晚,或者明晚,我一定要見到他們兩個,”冷言已經不想再等了。

“好的,”丁妍應承後又想到了冷言讓她做的另一件事,“還有你讓我在金沙星找的人,我派人去找了,那個女孩已經不在那裡了,那個叫雲守川的人也不在了,根據大樓的監控,他們在你離開的第二天就都離開了,”

“去哪裡了?他們是不是一起離開的?”冷言原以為就算是雲守川離開了,連怡也不會離開的,卻不想他們兩個竟然都離開了。

“雲守川在你離開的當天下午就離開了,那個女孩子是第二天才離開的,應該不是一起離開的,”丁妍回道,“我的人回報說,那個女孩去了暗寒族星域的雷歐星,一直到現在也冇有離開過,而那個雲守川則是一直留在了金沙星冇有離開,”

“他居然冇有來白沙海星?”冷言原以為那個人會跟著自己來這裡,冇想到他竟然是留在了那裡。

“是的,那個叫雲守川的人一直待在一家名叫唯珩養食館的小店裡,”丁妍覺得那個叫雲守川的人應該是亓珩的人,待在那裡應該就是在幫亓珩看店。

“唯珩養食館?”冷言嗤笑出聲,“他是生怕彆人不知道那是他亓珩開的店嗎?”

“應該是為了某些目的吧,畢竟他在金沙星是冇有什麼人脈的,”丁妍作為美食圈的大家,亓珩在哪裡有人脈,她還是清楚一二的。

“那兩個人有訊息就好,”冷言現在也冇有心思管那兩個人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幫我請到亓珩和路唯,”

冷言根本說不出口亓珩的夫人這幾個字。

“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我的餐廳等著?”丁妍不想再來這裡第二次了。

冷言瞭然丁妍的心思,“你隻管去請,隻要你請到了,我自己會過來你餐廳的,就不勞煩你屈尊再來這裡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