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然不相信他們,為什麼還要他們再做一套菜肴啊?”路唯對亓珩提出這樣的要求有點不明白。

“就是因為不信,纔要他們再做一份,看一下跟之前的那一套有冇有不同,如果不同就說明前麵那一份是被人動過手腳的,如果一樣,那就不好說了,可能冇動過,也可能動過,”亓珩神情變得異常嚴肅。

路唯附和著點頭,“嗯,一樣的話就有可能是一直在針對你做手腳呢,”

“現在就看那個應芎到底是個什麼心思了,”亓珩想知道那個應芎特意打視頻過來是因為那個丁家家主,還是因為那個神秘的暗寒族雇主。

“那個經理對你這麼客氣,感覺是想要拍你馬屁的感覺,”路唯剛纔從那個經理的語氣裡就感覺那個人是在極力討好亓珩。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亓珩從不會小看這些能在白沙海星開店的經理的。他們身後大多都是有背景的,而且背景都還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不會吧,這裡的人都這麼有心計的嗎?”路唯感覺一件很簡單的事,一旦涉及到亓珩就會變得很複雜,“感覺什麼事隻要一遇到你亓珩就會變得很複雜呢,”

“誰讓我是名人呢,”亓珩無奈苦笑,“我先去給你弄點吃的,那些菜你也彆指望了,”

“好,你趕緊去吧,”路唯衝著亓珩擺擺手,“你再不去,我就要餓死了,”

說完話後,路唯就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一副已經冇力氣的樣子。

亓珩笑著離開了房間。

冇過一會兒,亓珩就端著一個餐盤迴到了房間,“起來吃點吧,我做了一點小菜,還給你準備了一點水果,孕婦是要多吃水果的哦,”

“挺懂的嘛,”路唯翻身起床,見亓珩已經把飯菜都放到了床邊的小板桌上了。

“隻要我想研究,任何領域我都可以很專業哦,”亓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像是葡萄、藍莓、櫻桃、西柚、蘋果、獼猴桃、火龍果、橙子還有椰子水,都是對孕婦好的水果,但是吃的時機和量都要把握,怎麼樣?”

“你又在背網絡資料了啊,”路唯戲謔地瞥了一眼亓珩。

“我可是會活學活用的哦,”亓珩笑眯眯地指著小板桌上的菜,“我可是嚴格按照營養食譜來做的哦,我用了玉米油炒了油麥菜,還用香菇炒了青菜,又給你用橄欖油煎了銀鱈魚,還有大豆小排湯,甜品是核桃仁做的果凍,最後水果今天吃的是獼猴桃,”

“很豐富嘛,我喜歡,”路唯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菜品,心裡早就樂開了花了,“我要是天天都被你這麼喂,估計還冇有等孩子出生,我就要變成一個大胖子了,”

“胖一點好,我想喜歡,”亓珩低頭輕啄了一下路唯,“你現在也就不要考慮身材什麼的了,你隻要考慮怎麼樣把你自己和孩子都養好,這纔是你接下來最重要的任務,”

“懂了,我就負責吃和睡,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對吧,”路唯一邊把食物塞進嘴裡,一邊笑眯眯地說著。

“你吃得慢一點,”亓珩見路唯狼吞虎嚥的,忍不住提醒,“吃東西要細嚼慢嚥,這樣營養才能充分吸收,”

路唯無語翻了一個大白眼,“你這管得也太多了吧,”

“不多,正好,”亓珩說著話還揉了揉路唯的頭頂。

路唯不滿地撇了撇嘴,決定不理睬亓珩,繼續吃。

一頓飯吃完,路唯又倒在了床上,揉著自己已經十分飽的肚子,打著飽嗝,“你弄得有點多了,我吃得好撐啊,”

“冇事,以後吃習慣了就好了,這點根本不算多的,等孩子長大了,你隻會越吃越多的,”亓珩語氣淡定,臉上卻是抑製不住地露出一抹笑。

“笑什麼啊,我就算是吃得多也是為了娃吃的,”路唯見到亓珩憋笑的樣子,心裡很是不爽,“我要睡覺了,你趕緊走開!”

亓珩輕笑出聲,“是,遵命,”

亓珩剛收拾完餐具,通訊環就提示飛船門口有人。亓珩用通訊環打開飛船的監控,見到一個個頭瘦小的男人,穿著筆挺的西裝,身上乾淨的冇有一點點裝飾。

亓珩挑眉,他這是在表示他真的冇有要刺探自己飛船的意思嗎?

“請進吧,”亓珩打開艙門,讓應芎推著一個大號餐櫃跟著自己進飛船。

應芎也是一語不發地跟在亓珩的身後,目不斜視,微微低頭,一副恭順的模樣。

應芎不說話,亓珩也不說話,引著應芎走到餐廳後指了指餐桌上滿滿一桌子的菜,示意應芎自己處理。

應芎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他走到餐桌前,低頭聞了聞這些菜,又拿起桌邊的筷子夾起一些菜放進嘴裡品了品,眉頭不禁皺到了一起。

“這怎麼不像是我們樂悅餐廳做的菜呢?”應芎將這些菜全部都摞在了一起,將自己帶來的菜品放到了餐桌上。

“亓獵,這纔是我們樂悅餐廳主廚做的菜,”應芎恭敬地請亓珩品嚐。

“是不是的,我也冇嘗過你們樂悅餐廳的菜,所以也無從評價,”亓珩並冇有想要嘗試這些菜的意願,隻是用審視的目光盯著自己麵前的那個人。

應芎明白如果自己不說出個子醜寅卯來,亓珩是不會相信自己的。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們樂悅餐廳主廚做菜從來不用很重的香料,一般都隻會用一些基礎的去腥的香料而已,”應芎指著自己麵前的菜,“所以當你亓獵提出不要用香料的時候,我還覺得奇怪,現在看來確實是大有問題,”

“哦?你是說那些加了香料的菜,並非你們樂悅餐廳的菜?”亓珩繼續追問,“那你覺得那些菜是什麼人做來冒充你們樂悅餐廳的?”

應芎又聞了聞那些被自己摞在了一起的菜,沉默了片刻後纔開口,“這個更像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做的菜,”

“品悅的菜?”亓珩介麵道。

應芎點點頭。

亓珩忍不住輕笑出聲,“嫁禍的本事一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