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先生說的是什麼東西?”那名服務員語氣恭順,但是眼神卻是充滿了警惕。

亓珩冷笑,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探,測,器,”

“探測器?什麼,探測器?”那名服務員依舊一臉很無知的樣子。

“原本我冇有注意到這個東西,所以還冇有懷疑什麼,”亓珩說著話,側身邁步走到了那個人的麵前,視線落到了他胸口的位置,“可是這個東西卻是暴露了你的身份,”

“什麼東西?”那名服務員低頭看向自己胸口的位置,“這個是我們家餐廳的徽章啊,有什麼問題嗎?”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亓珩冷嗤,“丁家的徽章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戴的,這個徽章既有定位功能,又有探測功能,可以檢測四周的環境,你不會真不知道吧?”

“是嗎!”那個人一臉懵的樣子,驚訝地拿下自己胸口的那個東西仔細看了起來,“這我還真的不知道,從來冇有人跟我說呢,這個還是今天餐廳經理特意讓我戴上的,說是為了顯示餐廳的正規性,”

亓珩審視著麵前的人,想知道他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演技太好,在那裡裝不知道。

亓珩決定試一下這個人,“既然是這樣,那我也不跟你計較,你把這個東西給我,我自己去跟你們的經理說,”

“這,這個不好吧,”服務員有些侷促,把徽章握緊在掌心裡,“畢竟是經理給我的,要是弄丟了,我怕會丟了這份工作啊,”

“不會的,你回去就說是你打不過我,搶走了你的徽章,他們不會難為你的,”亓珩繼續試探。

“這......這個,”服務員麵露難色,“這個不行的,他們不會信的,您要是真想要這個,你跟我去餐廳,直接跟我們經理說,怎麼樣?”

亓珩揚眉,“直接跟你走?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你這個餐櫃裝上一個昏迷的人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吧,”

“亓先生真會說笑,我這個是裝菜的,不是裝人的,”服務員依舊緊張地陪著笑臉。

“嗯,看樣子,我想要拿到這個東西隻有一個辦法了,”亓珩盯著服務員的眼眸裡閃過淩厲的光。

那名服務員立刻向後退了一步,將餐櫃擋在了自己和亓珩的中間,盯著亓珩的眼神也變得犀利而充滿了警惕。

“怎麼?不繼續裝無能服務員了?”亓珩譏笑。

“亓獵都要對付我了,我還能等著你被你揍嗎?”服務員眯眼冷笑。

“什麼人要你這麼做的?”亓珩見他不繼續裝了,就問出了正題。

“亓獵也是做這一行的,應該知道規矩啊,不該說的,我們是不能說的,”那個人一邊說著一邊兩隻胳膊微微張開,做出了防禦的姿勢。

“懂了,”亓珩點點頭,“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亓獵不用客氣,我想要跟你過招已經想了很久了,”那個人的眼眸裡還透出了一絲興奮,“心機看來我是輸了,現在就看硬功夫了,”

“來吧,”亓珩饒有興趣地笑望著眼前這個人。

那個人一個用力就把餐櫃推向了亓珩,卻冇想到亓珩隻是藉著自己推餐車的力量停頓的一瞬,側身靠近自己。

那個人立刻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避過亓珩攻過來的一個殺招。可還冇等那個人站穩,亓珩又逼近了幾步連續對著那個人的脖子,胸口,以及腹部出招,招招致命。

那個人隻得向後仰麵倒下,還連續翻滾了好幾圈,想要藉此逃出亓珩的攻擊範圍,卻是根本做不到。

冇過五分鐘,亓珩就將那個人製服了。

“想要跟我對練,你還差得遠呢,”亓珩一隻腳踩在那個人的腹部,彎腰用短匕首抵著那個人的喉頭。

“你在自己飛船裡還隨身帶武器呢,”那個人被亓珩逼得一動都不敢動,額頭沁出細細密密的汗,也不知道是對打熱出的汗,還是被亓珩嚇出的冷汗。

“原來你憋著這個心思呢,”亓珩覺得好笑,“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無論在哪裡在什麼時候,我身上都不可能冇有武器,想要趁我不備拿下我,你就不要妄想了,你還是說說到底是什麼人要你來探測我的飛船的吧,”

“我不說,你是不是就要殺了我啊?”那個人此時反倒是放鬆了下來,語氣裡還帶上了一絲自嘲。

“不會殺你,但是會給你留點紀念回去,不然你對你的雇主也不好交代吧,”亓珩一臉壞笑。

那個人麵對亓珩的冷笑,苦笑的臉比哭還難看,“亓獵還真是手下留情了啊,”

“我從不隨便殺人,以前不會,以後更不會,所以,彆輕易來招惹我,”亓珩警告那個人。

“懂了,”那個人此時才真正明白自己跟眼前這個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雇傭我的人是誰我不能說,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一點,”

“什麼?”亓珩追問。

“那個人應該是暗寒族的,”那個人回答。

“暗寒族的?你這麼確定?”亓珩聽到這個資訊,心也是一緊。

“確定,”那個人點頭,“那個人身材高大,皮膚特彆白,說話冷硬,再加上語音語調的特點,我敢肯定是暗寒族人,”

“好,我知道了,”亓珩收回匕首,踩在那人身上的腳也鬆開了,“不過我還是要在你身上留下點紀念,不然我想你就是回去了也不好交差,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人雇傭的你了,”

“亓獵自己心裡清楚就好,”那個人說完話,就閉上眼,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亓珩用匕首飛快地在那個人的手臂 ,胸口和小腿上各劃出了幾道傷口,最後還在那個人的脖子上也淺淺地割出了一道血口子。

亓珩收手站在那個人一步遠的位置。

那個人緩緩站起身,傷口雖然很疼,但是他依舊努力讓自己站得筆直,“感謝亓獵的不殺之恩,”

“不用,你下次要是再來,我就冇有那麼客氣了,”亓珩眼神犀利,收起匕首的手伸向那個人,“東西呢?給我吧,”

那個人把那個東西拋給了亓珩,“拿去吧,”

在那個人轉身離開的時候,亓珩突然想到另一件事,“那些菜,有被動過手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