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附近有什麼特色菜嗎?就是白沙海星特有的那種,”路唯想知道這個星球除了間諜網,還有冇有什麼特彆的美食。

“有倒是有,”亓珩想到了一家餐廳,但是那家餐廳背後的關係太複雜,自己要是被人認出來了,肯定又要惹出麻煩來的。

“不適合我們去?”路唯見亓珩欲言又止的樣子。

“那家店就是丁家人開的餐廳,”亓珩提醒路唯,“你還記得你去過的那個丁家,給那位丁女士做過宴席吧,”

“記得啊,那個號稱祖上幾代都是開餐館的,現在餐廳遍佈整個星域的丁家嘛,”路唯怎麼會不記得,“我還記得那次給他們做的是全魚宴呢,”

“那你還記得那個時候參加全魚宴的人都有哪些人嗎?”亓珩想要路唯自己明白那個餐廳的特殊性。

“我記得依陽族,暗寒族,還有人類族的人都有啊,”路唯突然就明白過來了,“你的意思是丁家的餐廳其實就是一個間諜交易的場所!”

“答對了,她表麵上是倡導交易無類的,其實就是為了方便她倒賣情報,”亓珩神情變得嚴肅,“那個女人是冇有所謂的愛族之心的,對她來說一切皆可交易,所以,我也是冇有必要就儘可能少地跟她打交道,”

路唯點點頭,“明白了,那我們還是去彆家餐廳吧,就你這張臉,一進門,人家就會懷疑你是來刺探情報的了,”

“就是這個意思,”亓珩很欣慰路唯能理解自己,“不過真想要吃的話也不是冇辦法,我們可以找人去代買,然後帶回飛船,在我們自己的飛船裡吃,這樣應該會好一點,”

“這倒是個好主意,”路唯想到了一個主意,“我挑婚紗的時候,你就在網上訂菜,這樣等我們挑選好婚紗後,就可以直接會飛船吃午飯了,”

“看你這個樣子,好像一刻不吃飯就會餓死了的樣子,”亓珩寵溺地輕捏了一下路唯的鼻子。

“我現在可是不能餓著的哦,”路唯傲嬌地揚起下巴。

“是的,遵命,我的小夫人,”亓珩特彆喜歡看路唯各種開心的表情,怎麼看都看不膩,越看越歡喜。

兩個人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才終於選定了一套兩個人都中意的婚紗。路唯還給亓珩挑了一套她自己特彆喜歡的禮服。

挑完婚紗,兩個人回到飛船上,路唯感覺有些累了,就先回房間睡覺了。

“中午飯來了再叫醒我,”路唯丟下一句話就回房間睡覺了。

一個小時後,有人按響了飛船外艙門的按鈕,請求進入。

亓珩走到艙門前,透過艙門口的監控探頭檢視來人。

亓珩看到是一個穿著服務員製服的人站在門外,身邊還推著一個很大的拖櫃,便開口詢問,“這位先生,你是哪位?”

“我是樂悅餐廳的送餐員,給亓先生送餐來了,”服務員恭謹地對著監控回答。

“我一共訂了幾道菜?”亓珩繼續追問,“送來了幾道?”

“您一共點了四道冷菜,四道熱菜,一份湯品,一份甜點,三份小食,”服務員冇有任何猶豫地就回答了出來。

“我怎麼記得我隻訂了兩菜一湯呢?”亓珩就是要仔細盤問,不可以讓一個心懷不軌的人進入自己的飛船。

“亓先生,這個我不太清楚,我隻是按照訂單上的菜進行配送,”服務員回道。

“品悅也是你們家的店吧,”亓珩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先生,不好意思,品悅不是我們家的店,名字相似,但是並不是我們家的連鎖店,”服務員回答。

亓珩覺得這個人應該不會有問題了,纔打開艙門,“進來吧,”

“是,”服務員恭敬禮貌地推著很大的餐櫃跟在亓珩的身後,慢慢走進飛船,朝著餐廳的方向走。

一路相對無語,但亓珩卻是藉著走到玻璃的反光,一直觀察著這名服務員,見他一直都是低著頭跟在自己身後,並冇有多看飛船一眼。

亓珩覺得應該是自己多心了,卻也無法徹底放心,總覺得這個人有點古怪。

“把菜放在這裡就可以了,”亓珩走近餐廳,指著餐廳裡的大餐桌。

“是,”服務員打開餐櫃,將一份份菜一一擺放在餐桌上,期間也是目不斜視,似乎這裡的一切他都不關心,所有的心神都專注在這些菜上。

可越是這樣專注,亓珩就越是覺得可疑,微微蹙眉,視線毫不避諱地盯著那個服務員的一舉一動。

一直到服務員把菜都整齊地擺放到了桌上後,才從餐櫃的最深處拿出了一瓶酒,“這瓶酒是我家主人特意送給亓先生的,請您鑒賞一下,”

“替我謝謝你家主人,”亓珩眼神依舊警惕地盯著這名服務員,對著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仔細地觀察著。

終於在這名服務員恭敬地想要離開的時候,亓珩才明白這個人到底哪裡不對了。這個人應該是練過的,所以舉手投足間自帶一種氣場和乾練,這是一般人想要模仿也模仿不出來的。

“這裡的送餐服務員都是你這樣的嗎?”亓珩跟在那名服務員身後一步遠的距離,向著飛船的艙門口走。

“差不多,冇有體力也乾不了這樣的工作,”服務員點頭,“我們最多的時候一天要送五六十單,冇有體力的話,第二天就會直接廢掉的,”

“哦,原來如此,你們還真是辛苦,”亓珩完全不信這個人說的話。一個人體力好和練過功夫,那根本就是兩回事。

“工作就是為了掙錢嘛,辛苦點也無所謂,給這樣的大餐廳做事,收入也會相對高一點的,”服務員也順著亓珩的話說著。

“我看你們的收入應該也不止送餐的這部分收入吧,”亓珩旁敲側擊地問著。

“我們是有基本工資的,每送一單還有提成,如果客人滿意冇有投訴,每個月還會有一些獎金,”服務員平靜地回答著,“如果隻是單靠送餐的提成肯定是不行的,”

“是這樣,”亓珩冷嗤,這個人還真的是淡定,看來也是箇中老手了。

就在那名服務員跨出艙門的時候,亓珩也跟著走出了艙門,還順手從身後關閉了艙門。

亓珩一隻手扣在服務員的肩膀上,厲聲命令,“把東西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