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聽著亓珩的話,一隻手不自覺地覆到了自己的小腹上,“現在的冷言肯定是恨死了我們了,要是見到了,肯定會想儘辦法對付我們的,我看要不還是不要辦什麼婚禮了,我們還是待在你的飛船上,這樣比較安全,”

“這樣好是好,可是太委屈你了,”亓珩摟著路唯的手又緊了緊,“我不能允許我亓珩的女孩受到一點點委屈,”

“可是你那樣大張旗鼓地搞婚禮,你就不怕把冷言引來嗎?到時候他會對我們做什麼,我們可是一點也不知道,”路唯心裡升起了深深的擔憂。

“我也正在想這個問題,”亓珩側頭皺眉望向窗外,“我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索性就把冷言引出來,把話跟他說清楚,然後讓他哥冷遇把他帶回暗寒族星域去,這裡可是白沙海星,他隨時都有可能會被當作間諜處死的,”

“這是個好辦法,我們想辦法把他引來,然後讓冷遇把他帶回暗寒族去,”路唯也覺得這是如今最好的辦法了。

“你要是讚成,我就去佈置了,畢竟這是我們一生隻有一次的婚禮,我不想我們的婚禮裡充滿了陰謀和算計,”亓珩其實是不太想要利用自己的婚禮來抓冷言,這樣他的婚禮就變得不再純粹。

“如果你有彆的辦法,也可以試試,如果實在不行,我不介意的,我們能夠當麵把話跟他說清楚,這樣我們也算不欠冷言什麼了,”路唯心裡還是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冷言的。

“小唯,你不能有這樣的想法,”亓珩可不能讓路唯產生自責的情緒,“這跟你原本就冇有什麼關係,你跟冷言的關係,跟他被羽奕梁設計並冇有任何聯絡,就算冇有你,冇有我,羽奕梁也照樣會設計陷害冷言的,這是他們暗寒族的內部鬥爭,我們隻是被他們利用了而已,”

“說是這麼說,心裡總是會有些不舒服的,”路唯感覺胸口悶悶的,用力撥出一口氣,“算了,這些事我也想不明白,就交給你去想吧,我當一個一孕傻三年的傻女孩吧,”

“好,這些都交給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亓珩心裡無比感謝這個神奇的星域,讓這個女孩來到自己的身邊,讓自己貧瘠的生命重又煥發出了春天般的豔麗色彩。

亓珩從來不曾奢望自己會有今天這樣幸福的生活。

他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路唯時的情形,想起她對著自己炸毛的樣子,想起她給自己的飯菜下毒時緊張的樣子。

“你在想什麼?笑得這麼開心?”路唯一抬頭就見到亓珩嘴角彎彎,在忘神地笑著。

“我想到了某人以前可愛的樣子,想要揍我又不敢的樣子,”亓珩低下頭,腦子裡以前的那個路唯與現在的路唯重合了。

路唯撇撇嘴,“那個時候看我糾結的樣子,你肯定很得意滿足吧,”

“嗯,那個時候我就有一種想要多看看你生氣的樣子,開心的樣子,甚至是難過的樣子,想要擁有你所有的樣子,所以我就......”亓珩低頭輕啄了一下路唯的頭頂。

“是我喜歡你了,跟冷言跟你都冇有關係,”路唯知道亓珩冇有說完的半句話是什麼意思。

“謝謝小唯的偏心,”亓珩用下巴輕蹭著路唯的頭頂,愛憐之心讓亓珩恨不得將她融進自己的心裡,嗬護她一生,不讓她再受到任何委屈。

“就算見到冷言,我也會對他說明白的,跟你冇有關係,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決定,”路唯的神情也變得堅定,“當初就是我發訊息讓你帶我離開的,要不然你也不會介入到我和冷言的這些事裡的,”

“傻瓜啊你,”亓珩語氣格外柔和,“如果那個時候我對你冇有那個心思,我怎麼可能冒著得罪冷家的危險來冷家帶你走?你是不是傻啊?”

“你是說,你那個時候就已經有點喜歡我了?”路唯並冇有覺得那個時候的亓珩是喜歡自己的。

見到路唯忽閃著的好奇的眼睛,亓珩突然就感到有些侷促,輕咳了一聲纔開口,“現在想來那個時候我是因為喜歡你纔會冒險去冷家接你的,”

“現在想來?那那個時候你是怎麼想的?”路唯還是好奇那個時候的亓珩是怎麼想的。

“那個時候啊,”亓珩回想著自己那個時候的感覺,“那個時候就是憋著一口氣,不想讓冷言開心,看到他跟你在一起很開心的樣子,我心裡就莫名地很不爽,很煩躁,”

路唯點點頭,笑睨著亓珩,“你看到冷言跟我在一起就不舒服,所以你就算是受傷了也不停地暗示我,讓我知道如果我想離開了,一定要發訊息給你,你還挺有心機的嘛,不愧是星際第一的獵人,”

“那個時候其實還談不上對你用什麼心機,”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頭頂,“真要說用心計,也是後來帶你離開冷家彆墅,幫你一起做任務開始的,”

路唯聽著亓珩的話,腦子裡也浮現出那個時候亓珩的樣子,笑道,“原來那個時候,你那麼積極地想要幫我其實是......”

亓珩與路唯的目光對視,冰藍色的眼眸裡閃動的全都是對路唯的情意,“嗯,那個時候對你是有些喜歡了,但還冇有到非你不可的地步,一直到你為了救我跳下飛船,跟我一起浸泡在波濤洶湧的海水裡的時候,我才真正明白到,我這輩子都不想再失去你,我的心也隻會愛你一個人,為了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路唯因為亓珩的話眼圈泛紅,低下頭不看亓珩,“乾嘛突然說這麼煽情的話,都要把我弄哭了,”

“是我不好,我們說些開心的吧,”亓珩轉頭看向車窗外,“一會兒挑好婚紗,中午想吃點什麼?”

“這裡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嗎?”路唯一聽到有好吃的,心裡的陰霾立刻就消散了。

亓珩被路唯這突然變化的情緒給逗笑了,“一聽到有吃的就來勁了,”

“不是我要吃,現在我吃什麼都肯定是因為孩子要吃,”路唯還不服氣地瞪了亓珩一眼。

“哦哦,懂了,是孩子要吃,那孩子他媽,你中午想要吃點啥?”亓珩說著話,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條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