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蹲到路唯的身邊,與她近距離地四目相對,“早啊,我的小夫人,”

“早,”路唯把腦袋探出一點,親了一下亓珩的唇,“趕緊換衣服吧,我餓了,”

“嗯,好,”亓珩伸手掀開杯子,將路唯抱進洗浴室,準備幫她洗漱換衣服。

路唯見亓珩的臉和耳朵都是紅紅的,而且他全程都是低著頭不看自己的。

路唯憋笑道,“你這是什麼情況啊,為什麼臉紅得比我塗了腮紅還要紅啊,”

“浴室裡太熱了的關係,”亓珩也確實覺得很燥熱,不過有一大部分原因與浴室的熱氣冇有任何關係。

路唯笑得露出了兩排白牙齒,身體一抽一抽的,根本停不下來,“原來你也會尷尬啊,我還以為你什麼事都能很淡定呢,”

“我是很淡定啊,你哪裡看出我尷尬了?”亓珩可不想承認自己的定力不夠。

“哪裡?你全身都散發著尷尬的氣息,”路唯感覺亓珩幫自己換衣服的手都變得特彆熱,“你冇有感覺到你的手比我的皮膚還要熱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發燒了呢,”

“不許嘲笑我,”亓珩被路唯笑得更加尷尬了,“我也是第一次嘛,以後多做幾次就淡定了,冇想到晚上跟你在一起,和白天這樣給你換衣服感覺完全不一樣,”

“你說要是我把你這臉紅脖子紅的樣子放到星網上,會不會有很多人來爭相購買你的這些照片啊,”路唯已經笑得直接趴到了亓珩的肩膀上。

“拿你老公的醜照賺錢,你也真的算是星際第一人啊,”亓珩無語地瞥了一眼路唯。

“老公啊,”路唯又咀嚼了一遍這個詞,“還挺不習慣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以後多叫叫就會有真實的感覺了,”亓珩終於幫路唯洗漱好,換好了衣服,“我們去吃早飯吧,”

“當然好啦,再待在這裡,我覺得某人就要去沖涼水澡了,”路唯又憋不住笑了起來。

亓珩強自鎮定地抱起路唯往餐廳方向走,不想再理會這個有恃無恐地點火撩撥自己的女人了。

坐定在餐桌上的路唯聞了聞那些早餐,感覺冇有讓自己特彆不能接受的味道後,纔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你在聞什麼?”亓珩有些不明白。

“我是在聞有冇有什麼我不能接受的味道,要不然一口吃下去還不得難受很久啊,”路唯一邊嚼著一邊解釋著。

“放心吧,我可是認真研究了很久才製定出了你的一係列早餐的,絕對不會讓你有不舒服的感覺的,”亓珩得意地笑著,心裡升起很高的成就感。

“就是做個早餐而已,你看把你給得意的,”路唯無語搖頭。

“給你做早飯可是很有講究的哦,”亓珩煞有其事地說開了,“我看了星網上的資料,又結合了你昨天跟我說的那一大堆,我才研究出這些早餐的,”

“你彆得意,我跟你說,孕婦的口味可是會隨時變的,今天喜歡的東西,或許明天就不喜歡了,”路唯還用筷子指了指自己麵前的幾樣小菜。

“這個我也知道啊,所以以後每天晚上我會先問你想吃什麼,然後再結合營養均衡的搭配來給你做早飯的,這個也難不倒我,”亓珩對於路唯冇有難倒自己更是得意了。

“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路唯不服氣地輕切了一聲,嘴上不饒人,心裡卻是暖融融的,就像是被裝上了一隻恒溫小太陽似的,透亮又溫暖。

“我會努力學的,保證把你養得棒棒的,把我們的寶寶也養得棒棒的,我亓珩的寶貝一定也是最棒的,”亓珩說著話,視線不自覺地移到了路唯小腹的位置。

“嗯嗯,最棒的,要是個男孩子也就算了,要是個女孩子我看誰敢娶你亓珩的女兒,讓你亓珩做人家的嶽丈,人家男孩子肯定是壓力山大哦,”路唯把自己都給說笑了,差點把嘴裡的食物都笑噴出來。

“要是男孩子呢,我會好好教他怎樣把一個女孩變成咱們家的,要是個女孩子嘛,我覺得她隻要做自己喜歡的就可以了,至於哪個男人想要娶她,除非是她真的喜歡,不然我就一定要讓那個男人過五關斬六將,決不能讓他輕易得到咱們女兒,”亓珩越說越起勁,好像自己已經有了一個快要出嫁的女兒了似的。

“我看你還是彆弄什麼過五關斬六將的了,這樣下去,我們女兒肯定會變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路唯無語地白了一眼亓珩。

“不嫁人也沒關係,隻要她開心就好,我亓珩養得起,”亓珩覺得自己過得太辛苦,所以心裡就想讓自己的孩子過得輕鬆快樂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路唯停下吃飯的動作,看向亓珩,發現他望著自己的眼眸變得深沉,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情緒纏繞其中。

路唯輕咳了一下,繼續吃飯,“你還是彆想那麼遠的事了,你還是先想想眼前吧,”

“眼前就是要把你養好,然後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亓珩心裡一直都在盤算著這件事,“這場婚禮一定要邀請很多人來參加,鑒於你的特殊情況,我會儘可能安排你隻是做一些簡單的事,不會讓你太辛苦的,”

“嗯,看來你已經有計劃了,”路唯吃下最後一口飯,放下碗筷,揉著自己已經很飽的肚子。

“還有很多要計劃的,但是今天有件最重要的事一定要你去做,”亓珩突然探過身,幾乎是與路唯臉貼臉地四目相對。

路唯努力向後仰,想要拉開距離,“什麼事啊?”

“這麼快就忘記了啊?”亓珩笑睨著路唯,“都說一孕傻三年,我看你已經有點這個趨勢了,”

“什麼意思啊!”路唯不服氣地憋著嘴,“我哪裡傻了!”

“那你說,今天我們要去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麼?”亓珩睨著路唯,一臉壞笑。

路唯努力想著,終於想起來要做什麼了,得意地捏住了亓珩的鼻子,“今天我們要去挑婚紗,對不對?”

“還算不傻,”亓珩站起身將路唯抱起,“我們換身衣服就出門,今天一定要把婚紗定下來,而且一定要定最漂亮的那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