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掛斷了冷遇的通訊後,又通了音頻給軍方的那個人,和他說一下新年宴會以及那個肖一凡的事。

“你說新任的美食協會的會長叫肖一凡?”那個人顯然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他好像不是七個組長之一啊,”

“是的,那次鬥宴的時候他還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人物,”亓珩語氣顯得很平和,“現在不僅是冇事協會的會長,還將原來的那些組長都換成了他自己的心腹,”

“這個人很有能力啊,”那個人不禁感歎,“他姓肖,難道會是那個肖家?”

“正是那個肖家,”亓珩應聲,“這個人年紀輕輕,手段卻是十分狠辣的,絕對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你想要讓他幫我們做事?”那個人覺得亓珩不會無緣無故提到一個人。

“是的,我想要利用他急於想要靠近軍政兩方的想法,讓他幫我找出那個一直藏在人類族軍政圈子裡的最深的那個暗探,”亓珩也是直白地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覺得他有這個能力嗎?”那個人冷聲提醒,“還有你彆忘了那次鬥宴上,他們協會裡都還藏著暗探呢,你確定這次他的行動不會被透露出去嗎?”

“這就要看他自己了,”亓珩卻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如果他有能力,那麼他一定能把埋藏在自己協會裡的那個暗探找出來,繼而挖出潛藏在軍政圈子裡的那個人,如果失敗了,那也隻是他美食協會自己的行為,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

那個人覺得亓珩講得有道理,“這樣倒是可行,不用我們自己出麵,也就不會打草驚蛇了,”

“就是這個意思,”亓珩附和。

“你去跟那個肖一凡說,”那個人想著,再給那個肖一凡加加碼,“你去跟他說,隻要他這次的任務做得圓滿,以後人類族所有高階的宴會都交給他們美食協會的人做,但是如果失敗了,請他自動解散現有的美食協會,”

“好的,我明白了,我會轉告的,”亓珩又想到了冷言的事,“最近那個羽奕梁情況怎麼樣了?我這裡得到情報說冷遇已經找到冷言了,很快就要把他帶回暗寒族了,”

“我們已經讓那個羽奕梁小勝了幾次仗了,”那個人迴應,“聽我在那裡的線人說,現在暗寒族的統領很是器重他,大有要跟那個冷遇平起平坐的意思了,甚至還有人提議應該將暗寒族的軍隊分一半出來給羽奕梁,這樣可以製衡冷家,”

“結果怎麼樣?”亓珩想知道冷言回去後還有冇有可以轉圜的餘地。

“目前還在僵持中,畢竟軍隊裡大部分將官都是冷家培養出來的,讓他們去受羽奕梁的指揮,總是會有些不甘心的,”那個人繼續說著,“不過,我們埋伏在那裡的人已經開始利用輿論來幫羽奕梁造勢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最好是能在那個冷言回去暗寒族以前出結果,”亓珩擔心那個冷言一回去,事情的變數就會增多。

“那個冷言有這麼大的能力嗎?你好像一直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那個人覺得亓珩是過於擔心了。

“冷遇在明,冷言在暗,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亓珩心裡很清楚那個冷言回去後會給冷家帶來多大的助力,“他要是暗殺了幾個支援羽奕梁的人,甚至直接去殺了羽奕梁的話,就算統領在生氣,也無法改變事實了,”

“你說得有道理,”那個人不得不承認亓珩的擔心也是有道理的,“我會讓那裡的線人加快節奏的,你這邊如果有了冷言的訊息要及時通報給我,還有就是要儘可能拖住冷言,讓他越晚回去暗寒族越好,”

“這個我自然是會做的,您就放心吧,”亓珩心裡早就在盤算如何應付那個冷言了。

“抓緊時間吧,距離新年宴會冇有多久了,”那個人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焦躁。

“明白,”亓珩應承後切斷了音頻。

長舒了一口氣後,亓珩打開房間的監控視頻,看到昏暗的房間裡路唯睡得正熟,被子卻是已經被她踢到了老遠。

亓珩無奈搖頭,關掉視頻回去了房間。亓珩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感覺自己搞得跟潛伏暗殺似的。

幫路唯重新蓋好被子後,亓珩繞到了另一邊,又輕又慢地躺了下來,生怕自己動作重了吵醒身邊的路唯。

亓珩側身凝視著熟睡中的路唯,心裡依舊會覺得不可思議,感覺這一切都美好得太不真實。如果不是路唯氣息輕輕地拂過自己的臉頰,亓珩都要懷疑這一切隻是自己的幻覺,是自己陷在了自己的夢境中了。

路唯這一覺睡得特彆沉,醒來時發現天已經大亮了,亓珩也不在房間裡。路唯坐起身,看著自己身邊空著的半張床,被子和枕頭都有睡過的痕跡,顯然亓珩是回來睡過的,在自己冇醒的時候又離開了。

路唯點開通訊環,打了亓珩的視頻,“你在哪裡啊?”

“我在廚房啊,我猜你差不多該醒了,就給你準備了早餐,”亓珩把自己的虛擬螢幕轉向了餐桌,“怎麼樣,很豐盛吧,”

“嗯,不錯,我這就過來,”路唯笑眯眯地想要關掉通訊下床,就聽到亓珩在視頻的另一頭開口,“你彆動,我來抱你過來,”

“這個也太誇張了吧,”路唯從冇有想過自己會被亓珩這樣對待,開心得感覺整個房間裡都充滿了幸福的泡泡。

“不誇張,我查過星網的,說是頭兩個月一定要仔細小心,”亓珩煞有其事地說著。

“哦哦,看來你還真的做了不少功課呢,”路唯說著話,嘴角是抑製不住地高高揚起。

“你可彆小看我,我可是星際第一的獵人,做什麼都能做到最好,包括照顧我的女人,”亓珩邊說邊走出廚房,朝著房間的方向走。

“行,那我就讓你過足癮,”路唯又躺了下去,“你一會兒過來先幫我換衣,再陪我洗漱,最後再抱我去餐廳吃飯,”

“遵命!我的夫人!”亓珩關掉視頻,推門走進了房間,見到路唯像隻小貓似的蜷縮在被子裡,隻露出兩隻黑溜溜地眼睛盯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