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為兩星的小廚路唯和秦清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另一個手裡有夕顏花的人卻是悠哉悠哉地走進了一家奇貨店。

“老闆,”岑柒悠閒地坐到了櫃檯前的高腳椅上,“你這裡什麼時候來都這麼清淨,”

“你什麼時候來都說不出一句好話,”老闆滿頭黑線地懟了一句。

“說不出好話,總比賣不出好貨要好些吧,”岑柒也是嘴上不饒人。

“難不成你有好貨要給我?”老闆聽出了岑柒話裡的意思,還伸出了手,“你說好要給我的貨呢?”

“我們說好過了嗎?我應該隻是答應你找找而已吧,”岑柒眼含笑意地瞥著老闆。

老闆卻是一副瞭然的樣子,“你啊你,你要是冇有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你是不會過來的,你這個人就是喜歡裝腔作勢,”

岑柒低頭淺笑,“老闆很瞭解我嘛,”

“那是自然,”老闆說著話還勾了勾手指,“拿來吧,”

岑柒點開自己的手環,從藍色光暈裡取出了幾株夕顏花,“拿去,這應該就是你想要的花,”

老闆放著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幾株夕顏花,滿心歡喜地接過,“不愧是稀有的花,果然是漂亮,”

“這個可是我費了好大功夫才弄到的,差點我就要被瞿如鷲給吃了,你可得多分點給我哦,”岑柒指著老闆手裡的幾株夕顏花。

“老規矩,二八分嘛,我是不會少了你的,”老闆撇了撇嘴,“我可是打聽到一個訊息說有人在那裡找到了更加稀有的夕顏花品種,據說是雙色的呢,”

“哦?”岑柒的腦子裡突然就冒出了某個人怒瞪著自己的模樣,不禁嘴角微微揚起。

“你在想什麼呢?”老闆見岑柒竟然會走神,還一個人在那裡笑,這可真是天要下紅雨了。

“冇什麼,有這些也足夠老闆你撈一筆了,世上不是什麼東西都要得到手的,不是嗎?有時候遠遠地放著看,不是也挺好的嗎?”岑柒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老闆挑眉,“這話從你岑柒嘴裡說出來真的是稀奇啊,以前你不都是主張隻要是好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手的嗎?”

岑柒隻是笑笑,並不接老闆的話。

在岑柒拉開門就要離開的時候,老闆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我跟你說一件重要的事,”

岑柒回頭看向老闆。

“肖梓木的事有下文了,”老闆神情變得嚴肅,“我聽說有人正在花錢找人殺你,你可要注意一點了,”

“殺我?”岑柒不屑地冷笑,“那也得先找到我吧,”

“我知道你易容術厲害,但如果有人盯著查,也未必就找不到,畢竟這世上冇有天衣無縫的事,”老闆嚴肅地提醒岑柒。

岑柒也收斂起了自己的笑臉,鄭重地地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儘可能清理乾淨尾巴的,不過呢,我倒是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或許我就能找到肖梓木的上線了,”

“還是一句話,安全為上,”老闆最後提醒了一句。

岑柒點點頭,拉門離開了店鋪。

岑柒並不擔心自己的真實身份會被人找到,因為自己公開的身份有好幾個,每一個身份都相互沒有聯絡,連長相和背景都不同,哪一個是自己最真實的身份,幾乎冇有人知道。

有這樣多重的身份的掩護,即使被人找出了一個身份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的。

就算是那個女孩,她也隻是看到了自己的一個身份而已,再加上她也隻是一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對自己做什麼,所以自己根本不用擔心。

不過,她手裡的東西自己還是有些好奇的。

“去看看她手裡的寶貝,或許她會願意賣給我呢,”岑柒嘴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淺笑。

岑柒打開了自己的指環,很快就定位到了路唯所在的位置,“這麼會藏啊,都藏到那麼偏遠的地方了,看來是真的不想被我找到,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此時路唯正歡樂地忙碌著,一直到晚上關了店門,路唯將餐桌、地麵以及後廚都清理乾淨了才終於在店鋪角落的位置坐下來休息一下。

“喝杯熱牛奶吧,可以幫助睡眠,”秦清端著一杯熱牛奶坐到了路唯的身側。

“我還需要助眠啊,我現在是沾著枕頭就能睡著,”路唯笑指了指自己,不過還是不客氣地將一杯牛奶一口氣就喝光了。

秦清遞給路唯一塊手帕,“擦嘴,不助眠,補充營養還是需要的吧,你這樣天天都這麼忙,中午還隻吃一碗炒飯,”

“你那碗炒飯營養很全麵啊,葷素都有,味道也很好,就是讓我天天吃我也吃不膩,”路唯接過手帕擦著嘴,還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

“喲,一杯牛奶就把你灌飽了啊,”秦清被路唯的飽嗝逗笑了。

“我這是喝得太快知道不?”路唯站起身,想要回去廚房,手卻被秦清拉住了。

“今天休息一天吧,我看你已經很累了,”秦清另一隻手指了指路唯的黑眼圈。

路唯有些尷尬地抽回手,把手背在身後,但被秦清握住的地方依舊殘留著溫熱的感覺,讓路唯的耳朵也發熱了。

“那個,我不是很累,”路唯彆過臉,低頭不看秦清。

秦清卻很鄭重地開口,“路唯,我,我喜歡你,想對你有更深的瞭解,希望,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

“我,可是,”路唯不知道該怎麼說,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像是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似的。

秦清盯著路唯的眼神堅定而真誠,“路唯,我是認真的,”

“我,我知道,但是,”路唯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忐忑著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想說什麼儘管說出來,”秦清見路唯明顯是有話要說。

“我,其實,我,”路唯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或許秦清能接受或許不能。

猶豫了很久,路唯才終於說出了口,“我,其實,我不是你們這個星球的人,我,我其實來自另一個星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來了這裡,”

“另一個星係?!”秦清揚眉,驚愕地盯著路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