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後。

路唯頹喪地走出警察局。雖然證明瞭她真的不是什麼間諜,但是她也因此失去了兩顆星。係統現在判定她隻是一星小廚。

“不就是重頭來過嗎!有什麼了不起!”路唯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也要重新拿回自己失去的兩顆星,要不然怎麼有臉回去。

鬥誌高昂的路唯很快發現了一個問題,無論她去哪家店,不管她是要應聘還是吃飯,都遭到了拒絕,原因就是她冇有身份識彆碼。

看著美味的食物,聞著誘人的香氣,路唯揉著自己空癟的肚子,心裡也是冤孽無比。

路唯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會被丟到了這樣一個奇葩的地方,做什麼都要身份識彆碼,每一個人都用警惕的眼神盯著自己,好像自己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似的。

實在餓得頭暈眼花的路唯決定做一次自己有生以來最大膽的事。她徑直衝進一家餐廳,也不顧服務員的阻攔,直接衝到了在她看來一定是一個有錢人的男人麵前。

店裡幾乎所有人都被路唯的舉動震驚得盯著她看,相反那個被路唯盯上的男人卻像是完全感覺不到路唯的存在似的,依舊低頭慢慢地吃著自己麵前的飯食。

路唯被那個男人的淡定弄得有些心虛,愣了幾秒鐘才終於開口,“先生,我叫路唯,我是廚師,我現在很餓,隻要你能給我買一份飯食讓我吃飽,我願意免費給你做工一年,怎麼樣!”

那男人依舊垂目專注地吃著自己的飯食,周身都散發著冷氣,明顯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路唯見那個男人無動於衷,自己也有些尷尬,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再努力一下。自己還是第一次做這麼丟臉的事。

就在路唯尷尬得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那個男人放下了手裡的筷子,悠悠地開口,“吃了我的飯,就是我的人,”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路唯卻冇來由地心裡竄出一陣害怕。

“什,什麼意思?”路唯下意識地向後挪了一小步。

“冇有錢,連腦子也不好?”那個人終於抬起頭,清冷地眼神裡帶著犀利的審視。

“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是吃了這頓飯,以後就都要幫你乾活兒?冇有時限?”路唯後悔自己這麼愚蠢的舉動了,自己這是要被買下的節奏啊,而且還隻是一頓飯,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廉價了?

“看來腦子還行,還能賣幾個錢,”那個男人不再看路唯,繼續拿起碗筷吃飯。

“賣!?”路唯被眼前這個人的話驚得瞪圓了眼睛,她轉頭看向那名原本想要把自己轟走的服務員,此時卻是一臉淡定,似乎那個人說的是一件很正常的話。

“服務員,”那個男人放下手裡的碗筷。

“是,先生,您還需要什麼?”一旁的服務員恭敬地上前。

“買.....”那個人話還冇有說完,就聽到路唯突然大聲吼道,“我願意!但是,我要吃這裡最貴最好吃的菜!”

那個人側頭看向路唯,見她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笑,視線落到了她胸前的那枚吊墜上,“拿你的這枚吊墜作為抵押品,”

“這個不能給你,給你了,我就回不去了,”路唯當然不會願意把自己這唯一的寶貝交給一個陌生人的。

“是嗎,”那個人微微挑眉,視線又看向了服務員,“結賬,今天這裡太吵了,影響了我的食慾,”

“是,”服務員嫌棄地瞥了一眼路唯,轉身去給那個人結賬了。

那個人站起身,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

路唯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答應,這個人顯然不是什麼善類,可是自己一個冇有身份的人,哪裡也去不了,什麼也乾不了,連口飯都吃不到。

就在那個人即將走出餐廳的時候,路唯疾步走到那個人身後,急急地開口,“行!給你就是了,但是以後我一定會把它買回來的!”

那個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在轉身麵對路唯時便消失了,“成交,”

路唯就覺得眼前這個人很欠揍。雖然自己已經被自己用一頓飯賣給他了,但是心裡卻是把他狠揍了一百遍。

那個人又走回到自己的餐桌前,指著自己麵前的椅子,對路唯淡淡開口,“坐下,吃飯,”

這是路唯有生以來吃得最憋屈的一頓飯了。雖然點了最貴的飯菜,但是路唯卻根本冇有嚐出那些菜是什麼味道。

就在路唯鬱悶地扒拉著飯食的時候,她的係統給她釋出了一個必須要完成的任務:請複原出你麵前的四道菜,完成三道菜即可完成任務。

路唯看到這個任務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如果這個時候提出要求說要借用廚房燒菜,還是燒和他們一樣的菜,餐廳的老闆會把她直接轟出去的吧。

“你有什麼問題嗎?”那個人見路唯一臉鬱悶想死的表情,以為是她開始後悔把自己賣給他了。

“冇......”路唯剛想說冇有問題,突然靈機一動開口,“你還說這是這家店最好吃的,可是這菜明明就很難吃,如果是我來做,我肯定會做得比這好吃幾倍!”

那個人不說話,隻是眼神清冷地盯著路唯,看看她到底想要耍什麼花樣。

“你不信,你可以讓我試試,我保證可以做得味道比他們的好,”路唯以為那個人是不信自己。

“你的目的是什麼?”那個人隻是淡淡地問出一句。

“目的?”路唯心裡狂撓牆,自己怎麼能說是那個蠢係統非要自己像個神經病似的去做菜的。

路唯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個理由,“證明我的能力和價值啊,我可是廚師世家,”

“你不會是吃了我飯的想要賴賬了吧,”那個人周身散發著冷氣。

“當然不會,我是那種人嘛,”路唯索性很乾脆地將自己胸前的十方扣拿下來放到了那個人的麵前,“這個給你,反正要給你的,你就先拿著,這樣你總能相信我了吧,”

路唯心裡又開始咒罵那個係統了,要不是這個蠢係統,自己也不用這麼主動地把自己的寶貝獻出來。

這個人總覺得眼前的女孩很古怪,突然就說要做菜,還不惜把她最寶貝的吊墜給了自己。

她到底想要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