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的未婚夫比起來還差得遠呢,”路唯還是第一次這樣叫亓珩,不習慣地紅了臉。

亓珩卻是看得十分歡喜,心情也莫名地變好了,連看那個肖一凡也不是那麼討厭了。

亓珩走到路唯的身邊,展臂攬住路唯的肩膀,“我的未婚妻自然是要有些本事的,我就是喜歡能乾的女孩子,”

“亓獵,你也不用這樣秀恩愛吧,”肖一凡有些受不了亓珩突然說這麼甜膩膩的話。

“我喜歡把自己的情感表達出來,”亓珩卻覺得這並冇有什麼不好。

肖一凡瞥了一眼低著頭,臉紅得跟酒醉了似的路唯,尷尬地輕咳了一下,“這裡的事就交給小葉來處理吧,不行的話我們再過來,我們先回休息室談一些更重要的事吧,”

“行,”亓珩點頭。

回到休息室,亓珩見路唯滿臉倦容,體貼地開口,“小唯,你要不要去那裡的軟塌睡一會兒?我看你已經很累了的樣子,”

“嗯,確實,”路唯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你們聊,我先去睡一會兒,”

“去吧,走的時候,我會叫你的,”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亓獵對路小姐還真的是體貼入微啊,”肖一凡見亓珩一直陪著路唯,直到路唯睡下了才走回休息室的客廳沙發處。

“自己的女孩,仔細心疼一點也是應該的,”亓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肖會長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肖一凡笑搖搖頭,“我可是還冇有遇到像路小姐這麼優秀的女孩呢,”

“路唯隻有一個,但是優秀的女孩還是很多的,相信肖會長一定會遇到自己心動的女孩子的,”亓珩不想再跟肖一凡討論路唯的問題,就轉了一個話題,“肖會長要跟我談什麼呢?”

“我相信亓獵一定知道人類族首都星每年都要舉辦新年宴會的事,”肖一凡也順著亓珩的話切入主題。

“當然知道,但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亓珩自然是不會說自己的上級已經給了自己一個任務了。

“現在冇有,但是以後就會有了,”肖一凡笑得有些意味深長,“我想要亓獵幫忙的正是這件事,”

“美食協會的美食獵人不是每一年都會被邀請參加年會的宴會的嗎?”亓珩不明白肖一凡到底想要自己幫他做什麼。

“以前是,但是自從紅彤漣死後,軍政兩方就都不太待見我們協會了,還有謠傳說這次的宴會不會邀請我們去的,”肖一凡說到這裡心情也變得沉重。

“這也正常,那次鬥宴居然搞出了間諜的事,要知道軍政兩方最忌諱的就是新年宴會裡出現暗探或者是間諜了,”亓珩卻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換了誰都不會再輕易讓這樣的美食協會進入新年宴會的。

“但是自從紅彤漣死後,美食協會已經經過了一次大清洗,我提拔上來的都是可靠的人,絕對不會是間諜或者是暗探的,”肖一凡急於向軍政雙方表態。

亓珩像是聽明白了肖一凡的意思了,“你是想讓我幫你進入新年宴會,然後你就有機會可以向軍政兩方證明你的忠心了,對嗎?”

“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肖一凡用力地點了一下頭,“我一開始隻是以為亓獵就是一個星際獵人,所以想要你幫我潛入,現在知道了亓獵有軍方的背景,我就更加希望亓獵能幫我說情一下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亓珩很清楚那個甄倫的作風的,他是寧可錯殺,也不會放過的,“你知道這樣的忠誠是很難表達的,很容易會被誤認為你是刻意要接近他們,畢竟你還隻是一個新上任的會長,”

“這個我當然知道,”肖一凡很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所以我纔想到了要讓亓獵你來幫我一下,隻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願意做,”

“包括幫他們找出潛伏在軍政內部的間諜和暗探?”亓珩試探著肖一凡的心思。

“當然,隻要是我能幫上忙的,我都願意做,”肖一凡覺得如果亓獵能幫他立功,自己就一定能重新獲得軍政兩方的信任的。

“那個荊妍和尉遲沉你知道嗎?”亓珩想到了那次鬥宴上最囂張的兩個人。

“怎麼可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們,我們協會也不會被甄倫懷疑的,”肖一凡一想到那兩個人心裡就會升起不可抑製的憤怒。

亓珩卻是輕笑道,“肖會長,我可冇說讓你去弄死那兩個人,相反,我想讓你去收買那兩個人,他們對幫助你獲得軍政的信任是很有用的,”

“為什麼?”肖一凡完全冇有明白亓珩要他這樣做的目的。

“紅彤漣是尉遲沉和荊妍下毒害死的,這個毋庸置疑,那麼我問你,你知道著背後的幕後黑手是誰嗎?”亓珩反問肖一凡。

肖一凡搖頭,“不知道,協會查了很久也冇有查到,”

“這就說明他們背後的人的勢力是不容小覷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個一直潛伏在人類族軍政圈子裡的間諜,”亓珩提示肖一凡。

肖一凡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有道理,你要我收買他們,就是為了想要挖出他們背後的那個人,對不對?”

“對的,”亓珩點頭,“而且,你接近他們的理由也是現成的,那就是多虧了他們弄死了紅彤漣,不然你也冇有機會成為美食協會的會長,尉遲沉是個獵人,見錢做事,這個人不是問題,再就是荊妍,她是你們美食協會下麵的獵人,你一個會長想要接近她,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嗯,假裝委以重任,然後慢慢套出她背後的那個人,”肖一凡明白了亓珩的意思。

肖一凡不得不佩服亓珩隻是三兩句話就給自己指明瞭一條路,關鍵是這條路還牽連不到他自己。

“對,然後再讓尉遲沉去殺掉荊妍背後的人,這樣你也算是立功了,接下來我也就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幫你說情了,”亓珩滿意地頷首,“肖會長果然是聰明人,一點就透,”

“亓獵纔是高人,就這麼簡簡單單幾句話,就幫我指明瞭方向,”肖一凡現在也終於瞭解了這個人為什麼能成為星際第一的獵人了。他的心思和手段完全是另一個級彆的,自己根本冇法跟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