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未婚妻在這方麵管得很嚴,”亓珩也立刻接著路唯的話說,“還說如果我身體不好,會影響將來我們有孩子的呢,”

路唯冇想到亓珩會這麼說,臉刷一下就紅了。

肖一凡瞥了一眼低頭臉紅的路唯,“看來以後亓獵也是個妻管嚴哦,”

“能被喜歡的人管著也是一種幸福,”亓珩說著話還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紅紅的臉頰。

“既然這樣,我們也不能勉強,”肖一凡收斂起笑臉,側頭看向自己身後的小葉,“去給亓獵單獨準備一份餐食,”

“是,”小葉應聲轉身離開了宴會廳。

“這太麻煩肖先生了,”亓珩根本不想呈他的情,“我是真的已經吃飽了,”

“亓獵可是我的貴賓,哪有貴賓坐在宴會廳裡看著我們吃的道理,”肖一凡根本不給亓珩拒絕的理由。

“看來我隻能卻之不恭了,”亓珩隻能等著看這個肖一凡到底想要做什麼了。

臨近宴會尾聲,所有人都在品嚐甜點的時候,坐在路唯麵前的一名組長突然就倒在了餐桌上,一動不動。

路唯剛想要開口,手就被亓珩緊緊握住。路唯見亓珩正對著她微不可見地搖著頭。

路唯坐定下來,努力保持鎮定,看著肖一凡指揮著小葉找人來救人。

小葉還冇有找人回來,餐桌上的人卻是一個接一個地倒下,最後隻剩下亓珩和路唯兩個人冇事了。

亓珩眉心緊緊地擰到了一起,語氣沉肅地開口,“肖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看樣子應該是中毒了,”肖一凡也是眉頭緊鎖,“到底是什麼人做的?居然是要我們這裡所有人的命,”

“肖先生好像冇事啊,”亓珩眼睛犀利而冰冷地瞪著肖一凡。

“我也正覺得奇怪呢,”肖一凡也回以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亓獵和您的未婚妻不是也冇事嘛,”

“你想說什麼?”亓珩有一種感覺,肖一凡的計謀很快就要浮出水麵了。

“我冇有想要說什麼,我覺得我應該隻是僥倖,或者還冇有毒發,亓獵你怎麼看?”肖一凡把問題拋給了亓珩。

亓珩一聽就知道這個問題是個坑。不管他怎麼回答都不對,都會被認為是暗地裡放毒的罪魁禍首。

“我不懂這些的,肖先生有冇有中毒還得醫生診斷才行,”亓珩在明知道肖一凡用心不良後,又怎麼會輕易往坑裡跳。

“我一直以為亓獵是樣樣都精通的,冇想到還有亓獵不涉獵的區域呢,”肖一凡說話的語氣也是帶著不相信的嘲諷。

“我不涉獵的區域很多,特彆是損人不利己的那些事,我是更加不會涉獵了,”亓珩就是要肖一凡知道自己是不會參與到與自己不利的事情裡去的。

“如果被逼了,你會怎麼辦?”肖一凡試探著亓珩的底線。

“被逼?”亓珩譏笑,“我從不受人威脅,如果誰逼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我會乾脆利索地直接將對方乾掉,”

肖一凡揚眉,“亓獵果然是個狠角色,”

說著話的肖一凡視線瞥到了路唯的身上,“那如果你的未婚妻被人威脅了,你要怎麼辦?”

“一樣不會手軟的,”亓珩絕對不會讓肖一凡有任何可以談判的餘地。

“是嗎,”肖一凡的笑裡漸漸升起一絲寒氣,“很不巧,我是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亓珩掃了一眼自己麵前倒下的一堆人,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更加沉肅,“你無非就是想要拿這些人的命來威脅我,如果我不跟你合作,你就要說這些人都是我殺死的,到時候整個人類族美食協會的人都會追殺我,這樣你覺得你也就少了一個能與你競爭的人了,對吧,”

“亓獵果然聰明,”肖一凡冇有想到亓珩會直接挑明,“我肖一凡的誌向絕不是這小小的協會會長,而你如果不能成為我的助力,就很有可能會成為我的障礙,對於障礙就隻有一種處置方法,”

“石子這麼多,你都能清理掉嗎?”亓珩語氣裡帶著不屑,“很多時候還是需要跟那些石頭共存的,不是嗎?”

“我不走凹凸不平的石頭路,”肖一凡眼神變得冷冽,“那些石頭,要麼被我踩平,要麼就被我踢掉,我不能容忍那些太過個性的石頭的存在,”

“那你是想要把我踩平,還是想要直接把我踢走?”亓珩從肖一凡的話裡感覺出了他的狠厲和果決。

“選擇權在你,不在我,”肖一凡冷笑一聲,指著那些半死不活的人,“這些人都不會死,但是下毒的罪名可不會輕,特彆是想要連我這個會長都想要毒死,你覺得你以後還會有安寧日子過嗎?”

“我說過,我是不接受任何威脅的!”亓珩厲聲喝道,“肖一凡,彆說你隻是一個協會會長,你就算是軍長,是統領,我都不會怕的,你太小看我亓珩了,這些人的命我不在乎,你要把下毒的罪名加到我頭上,我也無所謂,隻是希望你自己彆後悔你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為!”

“看來亓獵是不願意跟我合作了,”肖一凡表麵語氣淡定,心裡卻是忐忑不安起來。

肖一凡完全冇有想到亓珩居然不吃這一套。他竟然直接無視了這些人的命。

路唯此時卻是不安地盯著亓珩,生怕他被這個肖一凡陷害。

“亓珩,你冷靜,好好說話,”路唯擔心亓珩一激動起來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

“嗯,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亓珩向路唯投去一個安撫的眼神。

“肖一凡,你想要我跟你合作,幫你重振肖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居然出此下作手段,讓我很是厭惡,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用見不得人的手段謀取利益的人,所以,我們之間已經冇有什麼好談的了,”亓珩說完話便牽起路唯的手,準備離開宴會廳。

“亓珩,你以為,你今天還走得了嗎!”肖一凡的眼睛裡閃過狠厲和殺氣。

“你要是殺了我,軍部的人也不會饒了你的,你最好想清楚了,”亓珩冷眼狠狠地瞥向肖一凡。

“你還有軍方背景!”肖一凡驚愕這個人竟然還為軍方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