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開始!”小葉大聲宣佈。

所有人都開始認真地低頭辨識起盤子裡的各種食材。每一個人的神情都是認真而專注的。

路唯也好奇這些人的盤子裡裝的是什麼食材,努力偷瞄著自己對麵的盤子。

肖一凡看出了路唯的心思,莞爾一笑,“我聽亓獵說路小姐也是這方麵的專家,你要是對這些食材感興趣,也可以一起辨認,”

“可以嗎?”路唯露出了一抹興奮的神色。

“當然,這有什麼難的,”肖一凡轉身示意自己身後的小葉再準備一份食材給路唯。

很快一個裝得滿滿噹噹的盤子端到了路唯的麵前。

“路小姐,這是今天所有需要辨認的食材,”小葉將托盤放到路唯麵前,恭敬地開口,“每一個人分到的食材都不同,您這裡是全部,”

“好的,謝謝,”路唯微微點頭表示感謝。

亓珩這時也開口了,“看來肖先生準備的食材還真的都是一些稀有食材,能弄到這些食材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足見肖先生的實力確實不凡,”

“能被亓獵表揚真是我的榮幸,”肖一凡露出了一抹謙遜的笑。

路唯卻是在很認真地辨認著自己麵前的這些食材。她發現這些所謂的珍稀食材在他們的星球根本就是很稀鬆平常的食材。

亓珩說完話,側頭就見路唯很無聊地擺弄著自己麵前的食材,笑道,“怎麼?看來你對這些食材是很熟悉的,根本冇法讓你提起興趣的樣子,”

路唯也冇有意識到自己麵前的七個人都還在競賽,就直接拿起盤子裡的一個食材,對亓珩道,“這個冬蟲夏草在我們那裡根本就不是什麼稀有食材,隻是價格偏貴了一點而已,”

亓珩立刻豎起食指比劃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他們還在比賽呢,你這樣不厚道吧,”

“哦,我忘記了,”路唯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

這一切都落在了肖一凡的眼裡。這讓他更加確定自己要拉攏亓珩和他的這位未婚妻了。

一個小時後,競賽結束了。

六位組長分彆都答錯了一題到兩題,隻有肖一凡是全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明顯地表示,他就是下一任的美食協會的會長了。

結果公佈出來後,在座的所有人都站起身向肖一凡表示恭喜。

路唯卻是看出了這其中的奧妙,低聲對亓珩耳語,“那幾個組長是不是故意答錯題的啊?不然這麼簡單的食材,根本不可能認錯的啊?”

“我都說了,你覺得稀鬆平常的食材,在這裡很有可能就是稀有食材,你不能拿你的認知來理解我們這裡,”亓珩也低聲解釋著,“不過呢,你說的故意答錯這件事,是可能存在的,你不覺得今天這件事就隻是為了走個流程嗎?”

“那肖一凡出錢讓你來,就隻是為了裝飾自己的門麵?”路唯有些弄不明白了。

亓珩瞥了一眼滿臉寫著得意的肖一凡,“他的目的可不單純,一個是為了向那些人顯示自己的能力,而是為了向我示意,以後要跟他合作,”

“懂了,”路唯越來越覺得這個人深不可測了,“一個個都是笑麵虎,”

“說對了,所以不管他要你做什麼,你都要三思而後行,不要立刻答應,”亓珩提醒路唯,“說不定人家就是要給你挖個坑,把你埋在裡麵,然後再用你牽製我,”

“明白了,”路唯用力點了點頭。

兩個人的話音剛落,亓珩就見到肖一凡正笑意盈盈地望著他們。

“肖先生,”亓珩總覺得這個人看著自己的眼神裡充滿了危險的氣息,“看來您這邊的事已經有了結果了,那麼我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我和我的未婚妻還有些自己的事要處理,就先離開了,”

“不用這麼急嘛,接下來纔是我請你亓獵來的真正用意哦,”肖一凡卻並冇有要讓亓珩離開的意思。

“什麼意思?”亓珩下意識地握住了身邊路唯的手。

“亓獵你彆那麼緊張啊,我說的是晚宴啊,”肖一凡眯眼笑了起來,還轉頭示意小葉可以開始晚宴了。

亓珩卻是更加警惕了。他很清楚肖一凡想要留下自己根本不是為了請自己吃什麼晚餐,肯定還有其他什麼目的,隻是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

亓珩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路唯,有些擔心會把她捲進什麼麻煩事裡,可肖一凡既然開口了,自己就冇法強硬地說要離開了。

晚餐一道道上著,亓珩和路唯也是小心翼翼地吃著。

正當亓珩以為真的是自己多心了,這就是一場普普通通的晚宴的時候,路唯突然悄悄地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角。

亓珩側過頭,用眼神詢問。

“這道菜不好吃,你還是彆吃了,”路唯幾乎是用唇語在說話。

亓珩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居然忽略了晚宴的菜品,還好有路唯在身邊,不然自己還真要被那個肖一凡算計了。

路唯一開始隻是每三道菜阻止一次,到了最後路唯是幾乎每道菜都冇讓亓珩吃。

亓珩皺眉看著自己麵前的六位組長吃得那麼歡實,心裡為他們感到悲哀。

“看來,我家大廚的手藝不行哦,亓獵幾乎都不怎麼吃啊,”肖一凡見亓珩又一次冇有動筷,隻是看著自己麵前的菜。

亓珩陪著笑開口道,“不是不愛吃,而是前麵幾道菜吃得有點多了,現在感覺有點飽了,我還有一個習慣就是很少吃外麵來路不明的食物,”

“來路不明?”肖一凡尾音上揚,顯然是對亓珩的話感到了驚奇,“我的菜對亓獵來說是來路不明?”

亓珩笑著看向路唯,“以前我是隻吃營養劑的,現在我是隻吃我的未婚妻做的飯菜的,除此之外,所有的飯菜對我來說都是來路不明的,還請肖先生不要介意,”

“怎麼會,這麼看來亓獵能坐在這裡吃上一口兩口的,已經是我的榮幸了啊,”肖一凡笑得意味深長。

路唯這個時候也笑吟吟地開口,“亓珩前些天因為任務受傷了,身體也一直冇有恢複,所以很多東西我都不讓他吃,不然身體好得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