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在肖一凡離開後,不悅地開口,“那個人看著麵善,說起話來還真是不客氣啊,”

“他是擔心自己做不成協會的會長吧,”亓珩的目光瞥向門的方向,“紅會長死了有段時間了吧,到現在才選會長,看來這段時間人類族的美食協會也很動盪,”

“對哦,上次我們比賽到現在也有好幾個月了呢,”路唯這纔想起自己參加過比賽這檔子事兒。

“關鍵是,上次比賽的時候並冇有見過這個叫肖一凡的人,我敢肯定上次他不是裁判,”亓珩神情有些凝重,“也就是說,這個人是在這短短幾個月裡竄上來的,”

“好厲害的人,”路唯的腦子裡又浮現出了那個人的模樣,“感覺跟他的長相完全不相符,”

“這種人是不能看外表的,能這麼快就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小人物躥升到管理員,還能有資格參加會長的競爭,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亓珩心裡提高了對那個人的警惕,“我們還真得小心應付這個人,”

“嗯,一臉溫潤無害的模樣,很容易讓人放下警惕心的,”路唯也讚同地點點頭,“看來我又被他的顏值給欺騙了,”

“看顏值,是你們女孩子的通病吧,”亓珩笑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你也算是半個已婚女人了,不可以再這樣犯花癡了,知道不?”

“知道啦,”路唯輕拍掉了亓珩捏自己臉頰的手,“還有,一會兒我真的要幫他嗎?被你說得我有點心裡冇底了,”

“冇事,我一直都會陪著你的,你拿不準的事就不要做,我會幫你的,”亓珩也確實覺得自己要好好觀察一下這個叫肖一凡的人。

“看來這個任務還真的是冇有那麼容易完成的呢,”路唯總覺得這個事兒不那麼簡單。

“我會見機行事的,既不能損害了我自己的名聲,也不能幫一個將來會給自己惹麻煩的人,”亓珩很清楚不能給自己找一個將來不受自己控製的人。

路唯還想要說點什麼,房門又一次被敲響了。

“進來,”亓珩對路唯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進來的是穿著考究的年輕男子,看著就像是管家,“亓先生,晚宴開始了,肖先生請您和您的女伴一起去餐廳,”

“好的,”亓珩站起身,走到路唯麵前,挽起路唯,跟著這位年輕男子走出了休息室。

“彆緊張,放輕鬆,”亓珩見路唯緊張得走路都不自然了。

路唯點點頭,做了幾個深呼吸,轉過頭對著亓珩輕輕一笑,“這樣可以了吧,”

“漂亮,”亓珩輕拍了拍路唯挽住自己胳膊的手,“你要相信,你是今天宴會最漂亮耀眼的女孩,”

路唯微微頷首。

走進宴會廳,路唯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坐在宴會的長桌子邊了。當他們走進宴會廳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們的身上。

“兩位的座位在這邊,”男子示意亓珩和路唯坐到肖一凡身邊的兩個座位。

兩個人剛坐定,肖一凡就朗聲開口,“這兩位是我今天請來的貴客,亓珩先生和他的未婚妻路唯女士,”

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在了他們身上。

亓珩很淡定地與那些人的目光對視,而路唯隻是低頭淺笑。

亓珩發現之前自己參加比賽時的那幾名裁判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都是生麵孔。

“亓獵,”肖一凡笑吟吟地開口,“我給你介紹一下吧,坐在我右手邊的幾位,都是我們協會新進的組長,負責人類族各個行星的事務,代替杜平的是倪樂樂,代替歐燕的是王慶,代替韓雨沫的是石博涵,還有這四位,林純,墨未央,錢崇義,曾誌安,都是我們美食協會的新任組長,”

“幸會,冇想到協會在這麼短短幾個月裡增加了這麼多的新鮮血液,果然是有一番新氣象了,”亓珩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提起了十二萬分的警惕。

這個肖一凡笑吟吟的說著話,卻儼然已經是這個協會的主事人了。今天的這個選舉估計也隻是走個形式而已,那麼他找自己來應該還有另一個更深層次的目的。

亓珩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肖先生今天請我們過來是有什麼特彆的意義嗎?”

“那是自然,亓獵可是排在星網第一的獵人,我能請到你為我坐鎮,也是我的榮幸,”肖一凡也客氣有加,說著話還微微欠身。

“我就是一個普通的獵人而已,冇有你說得那麼誇張,”亓珩禮貌迴應。

肖一凡淺淺一笑,轉身對著自己身後的男子低聲開口,“小葉,開始吧,”

“是,”那個叫小葉的男子應聲後離開了宴會廳一會兒後,又重新走回了宴會廳,身後跟著好幾個端著盤子的侍者。

肖一凡站起身,聲音洪亮而沉著,“今天要選出新一任的協會會長,在座的各位都是參加競選的成員,包括我自己也是,那麼我們就按照規章製度來做一次評選,裁判就讓亓珩和他的未婚妻來擔任,大家冇有意見吧,”

肖一凡話音一落,幾乎所有人都立刻開口表示冇有異議。

亓珩明白過來他這是被這個肖一凡也騙了,他其實就是想要自己幫他成為協會會長,根本不需要自己幫他鑒彆什麼食材。

路唯此時也看出了不對勁,側頭看向亓珩,用眼神詢問亓珩。

亓珩隻是微微搖頭,讓路唯不用緊張。

“既然大家都冇有異議,那麼現在就開始吧,”肖一凡向小葉示意。

小葉立刻指揮身後的一隊人,將手裡的托盤分彆放到那幾名組長麵前。

等侍者全部退下後,亓珩纔看清放在他們麵前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這些都是從各地找來的食材,這次的競選方式就是看誰認出的食材多,認出最多的人就可以成為協會的會長,”肖一凡的視線從那七位組長的臉上一一掃過。

“誰鑒彆好了,就可以將托盤和答案交給亓獵,讓亓獵做個評判,”肖一凡又看向亓珩。

“可以,我一定會公正地做出判決的,”亓珩微微頷首。